第一章苏家少年

第一章苏家少年

青阳镇,苏府。

    这是一座气派的宅院,占地极广。高高的围墙,巨大的泡钉铁门,无一不彰显主人家雄厚的财力。

    此时,门前一丈来高的石狮边上,站着一个面目清朗的少年。少年正定定的看着敞开的大门内,像是在等什么人。

    少年叫苏远,苏家旁系子弟。

    来了!

    苏远面上一松,疾步迎向门口出来的一行人,“二长老,我想领一本功法秘籍,请您准许。”

    苏远口中的二长老,是个留着八字胡的消瘦中年人,此时正一脸不耐烦,斜睨着苏远,“功法何等珍贵,岂能你说领就领?”

    “可您上次不是答应我……”

    “谁答应过你了,就你的资质还用得着功法秘籍吗,笑话!”中年人硬邦邦的说完,领着几个随从,扭头就走。丝毫不管身后苏远难看的脸色。

    这是苏远第三次找苏道明领功法秘籍了,本来还担心对方又找借口推托,谁想到苏道明这次连借口都懒得找,直接就拒绝了。

    苏远气得牙痒痒,但也无可奈何。

    苏道明是苏家老爷子的小儿子,当代家主的亲弟弟,掌管府内大小事务。而苏远只是家族旁系子弟,虽然因为八年前的那件事,他享受直系子弟的待遇。但苏远知道,这不代表他的身份有本质改变。

    天丰大陆是一个武者为尊的世界,各种强大的武学功法是人类得以生存繁衍的倚仗。

    苏远一心想成为强大的武者,走出青阳镇,看看外面的世界。苏家子弟不论直系旁系,如有需要都可以向家族申请功法秘籍。

    但苏道明向来不喜苏远,先是找借口推托,后来干脆避而不见。苏远几次求见未果。

    打听到苏道明今天要出门,就专程到大门这守着,谁想到这苏道明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了。

    闷闷的走进苏府大门,苏远捏了捏拳头,他资质差是事实,但也并非不能修炼。

    他是传说中的废脉,也就是经脉淤塞,难以运行元气,一般都认为这种体质无法修炼,但事实并非如此。

    只要毅力足够强大,废脉也能勉强修炼,但是要比常人多付出无数倍的努力,却成就有限。所以这个体质的人多半心灰意冷,自暴自弃了,久而久之,废脉也就成了不能修炼的代名词了。

    苏道明抓着这点,说他用不上功法秘籍,他也没办法。

    “别挡着道,走路不带眼睛的啊!”苏远正想得出神,却被人猛地推了一把,身形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推开苏远的是一个矮胖年轻人,他身后跟着两男两女,都是和苏远差不多的年纪。

    苏远眼底闪过一丝怒火,这个矮胖年轻人叫苏旭,正是苏道明的儿子,平时没少找苏远的麻烦,这次也明显是故意找事。这路上不说行人,走马车都宽敞的很,自己走在路边怎么可能挡着他的道。

    苏旭的实力比起苏远强太多了,所以每次冲突都是苏远吃亏,但即便如此,苏远也从来不会服软求饶,男人,总有些东西是必须坚持的。

    “旭哥,你真得减减肥了,瞧瞧,这么宽的路都走不下你了!”苏远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苏旭跟他老爹苏道明长得完全是两种风格。苏道明是干巴巴的瘦,苏旭则是圆溜溜的肥,配上两小眼睛,实在有碍观瞻。苏远常腹诽苏旭是苏道明带了绿帽子的产物,要不这爷俩咋一点也不像呢。

    苏旭身后的一个红衣女孩见苏远说得有趣,“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另一个高挑女孩也是掩口轻笑。

    这一行人中除了苏旭之外,两个年轻男子算是苏旭的猪朋狗友,苏远都认识。而两个女孩苏远倒是第一次见,相貌都是相当出色,应该是苏旭在武府的同窗。

    “你他妈找死!”

    苏旭勃然大怒,苏远这是明目张胆地挖苦他的外形,这还是当着两个他好不容易邀请到的美女同窗面前。

    他捋起袖子,就准备动手,站在苏旭身后的两个男子,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而那个高挑女孩见状眉头轻轻一皱,却没开口说话。

    苏远倒是无所谓,他一开始就预料到后果了。

    “喂,苏旭,你不是说带我们到处参观参观吗,磨磨蹭蹭干嘛,我们不是来看你打架的!”正当苏远以为这顿皮肉之苦是逃不掉了,那个红衣女孩却对苏旭嚷嚷了起来。

    苏远心头微微一暖,红衣女孩明显是在帮他解围。

    “……算你走运!”苏旭鼻翼微张,满脸怒色的喘着粗气,半饷才恶狠狠的撂下这么一句,显然他不想得罪那红衣女孩。

    “这也算是逃过一劫吧!”看着苏旭一行人离去,苏远耸耸肩,毫不在意的嘀咕一句,转身往自己住处走去,又犯愁起功法的事,他急需功法来验证他的一个猜想……

    突然,苏远脚下一顿,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想弄到功法未必要找苏道明,或许换换目标会有惊喜。

    苏道明对自己的儿子苏旭肯定是大开方便之门,苏旭手里的功法秘籍肯定不会差。

    如果能想办法弄到手,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至于私下偷学家族功法触犯家规,苏远才不管这些,他从来都是个胆大包天的人,何况他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目标是有了,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苏旭不可能把功法秘籍随身带着,功法秘籍必然在其住处。可让苏远苦恼的是,他跟苏旭关系恶劣,根本找不到借口接近对方住处。就算找借口去了对方的别院,在人家眼皮底下盗走秘籍未免不太现实。

    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个办法,苏远有些郁闷的回到自家的院子。

    苏家府邸面积相当可观,分给苏远一家的院子也算不上小,假山池塘,亭台楼阁,应有尽有。总的说来,苏远一家在苏家的待遇是很不错的。苏远对此心安理得,这一切都是苏远拿自己的机缘换来的。

    苏远回到自己房间,一路上没见着父母,估计又去店里了。苏远的父母过惯了辛劳的日子,整天闲不下来,基本都在自家的店铺帮忙,很少回苏府。苏远劝过几次不起作用,也就随他们去了。

    无奈的摇摇头,苏远开始今天的修炼。

    苏远目前的境界为聚元境三重,武道境界从低到高分为聚元境、真气境、化罡境,每一个大境界又细分为一到九重。化罡境之后还有先天、结丹等等境界,这些境界太遥远,苏远只是听过一两个名词,并不清楚详细划分。

    聚元境三重的修为是刚起步,在同龄人中也属末流,他没能从家族获得功法,修炼的只是很容易得到的,不入阶垃圾功法。

    盘腿坐下,苏远沉下心来运转元力,一般武者修炼,是不需要打坐修行的,元力会自行遵循所习功法运转。

    只有冲击瓶颈或是炼化丹药时,不能分神,才需要打坐。

    但苏远不行!

    他筋脉阻滞不堪,稍一分神,功法便停止运行,只能靠长时间打坐勉强修行。苏远虽然境界低的可怜,但他的付出却是常人的无数倍。

    他需要日复一日枯燥的打坐修行,过程中不能有一丝懈怠,要时刻集中精神。

    而且,元力在阻塞的筋脉中强行运行,会带来巨大的痛苦。这种情况下的修炼,不仅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更需要强大的意志。

    苏远迫切希望能得到一本新的功法,毕竟他自身的功法等级太低,不会有太明显的改变。但苏道明故意刁难,就是不给他功法,以苏远的心境,也难免有些烦躁。

    “苏道明这老王八!”苏远恨恨的骂了句。随即又开始头疼怎么从苏旭那弄来功法。

    片刻之后,苏远干脆走出房间,准备去家族演武场转转。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一身新衣的少女,正对着池塘的倒影臭美呢。

    苏远呵的一下乐了。

    少女是苏远唯一的丫鬟小可,很是乖巧伶俐,苏远父母以及苏远自己都挺喜欢这小丫头。

    小可听到动静回头,看见正笑盈盈的看着她的苏远,脸唰的红了。

    “少……少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苏远看着面前窘迫的少女,调笑道“小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少爷刚刚差点没认出来。”

    听到这话,小可的脸更红了,“夫人给我新买的裙子,我就试试……我去看看夫人回来没。”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

    “这小丫头,还害羞了。”

    苏远笑着摇摇头,举步出门,往演武场去。

    苏家演武场是一块五六亩的空地,是家族子弟训练武技的场地。苏远刚到,就看见场边树荫下,围着石桌坐着的苏旭一行人。石桌上摆着瓜果酒水,几人正饮酒聊天,很是悠闲。

    苏旭也注意到苏远了,脸上怒色一闪而过,却又眼珠一转,摆出一副倨傲的嘴脸,朝苏远招招手。

    “哟,这不是苏远堂弟吗?你来的正好。眼看晌午了,赶紧准备几个拿手菜,嘿,我要招待客人。哈哈哈……”

    苏远有一手好厨艺,这在苏家不是秘密。不过有那个口福尝到的,除了他的父母,就只有小可了。

    苏旭这是存心在恶心他--在苏家你就是我可以随便使唤的下人!

    苏远心头不由一阵恼火,没打算搭理他,转身准备就要离开。

    突然,他心中一动,计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