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追兵

第4章 追兵

老仆杨峥带路,一行五人趁着夜色,先是经过一片草地,接着翻过一座小山,拐到了庄园附近唯一的土路上,茂盛的草丛消失无踪,一步之隔,他们迈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尽是坚硬的泥土与碎石,小书童茗香畏惧地呻吟了一声。

    顾慎为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黑夜中的行进、姐姐的出嫁、腰上的短剑,一切都显那么不真实,直到天边泛白,他才清醒过来,诧异地发现阳光是从背后射来的。

    “咦,咱们是在向西去吗?”翠兰的婆家是中原人士,从小定的亲事,送亲应该一路往东才对。

    杨峥含糊地嗯了一声,好像小少爷的问题不值一答,过了一会才说道:“咱们先去疏勒城,那里有官兵护送咱们。”

    “疏勒城?”顾慎为惊喜地叫道,疏勒国是西域最大的国家,严格来说,顾家的庄园就位于该国境内,它的都城占地广大人口稠密,是西域数一数二的繁华之地,顾慎为早闻其名,迁至此地两年多,却一直未曾亲眼得见。

    顾仑曾经在中原担任高官,顾慎为一点也不觉得疏勒国派兵护送有什么奇怪,他只觉得自家的排场太小了些。

    翠兰小姐一直端坐在马背上,似乎对这个安排没有任何异议,顾慎为恢复了活力,与姐姐并驾齐驱,念叨着到了疏勒城能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又拔出短剑,像模像样地挥舞着,翠兰少言寡语,偶尔开口说几句话,都是劝弟弟小心些。

    虽然只大了三岁,翠兰对这个淘气的弟弟却像母亲一样看护着。

    因为有两名少女,一行人走得很慢,正午阳光炽烈,杨峥也没有停下休息的意思,翠兰和丫环已经有点摇晃了,却都强忍着不说,顾慎为心疼姐姐,自己也有点忍受不住直面而来的暴晒,大声嚷嚷着要喝水吃饭。

    就在这时,后面隐隐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杨峥跳下马仔细听了一会,从马身右侧解下惯用的长枪,立在土路中间,白发飘飘,威风凛凛。

    其他人都自觉地退到路边,只有顾慎为眼睛一亮,也跳下马,拔出短剑,与杨峥并肩站立。

    “姐姐,别怕,我来打强盗!”

    “别挡着我。”杨峥横起长枪,用枪杆将小少爷拨到后边,他在顾家地位很高,除了老爷顾仑,他对谁都不客气,尤其是顾慎为名义上还是他的徒弟。

    顾慎为不满地晃着短剑,还想为自己争取杀敌的机会,这时就见远处扬起一片灰尘,追兵已经到了。

    一共三个人,皆着黑衣,离有二十余步的地方勒住马匹,一起拔出了腰刀。

    “顾家的人要回顾家去。”中间的黑衣人说,声音冷硬得像是生锈的铁块。

    “无名之辈应该滚回老家去。”杨峥挺起了长枪。

    顾氏一门讲究“刀枪双绝”,先练刀,再练枪,杨峥尤其精于枪术,虽然以一敌三,却也丝毫不惧。

    左首的黑衣人拍马挥刀杀来。

    杨峥端着长枪,枪尖斜斜指上,两腿分开,稍稍下蹲,那幅模样就像是庄稼汉手持锄镐,对抗扑来的恶狼。

    黑衣人杀到近处,腰刀高高举在空中,正要狠狠砍下,杨峥手中长枪倏地刺出。

    这一刺即简单又平实,没有一点花招,也看不出有多大力度,似乎小孩子也能躲得开,黑衣人却偏偏反应不过来,胸膛中招,连人带刀一起摔落,连声啊都没发出来,跨下的马继续跑了一阵才莫名其妙地停下来。

    另两名黑衣人不由自主地催着马匹后退了两步。

    顾慎为却兴奋地跑前两步,他一直不觉得师父的武艺有多高强,特别是对自家的枪法颇有微词,天天戳来戳去,多少年了,杨峥就没练过别的招式,没想到,如此简单的一戳竟有如此威力,小少爷不由得对师父和家传枪术全都刮目相看。

    剩下的两名黑衣人互相望了一眼,各自举刀,同时拍马进攻,一左一右,想要进行夹击。

    顾慎为凑上前,也想检验一下自己短剑的威力,其实他从未学过剑术,就心不在焉地练过几套刀法,对他来说,用剑和用刀没什么区别。

    杨峥再次用枪杆将小少爷拨到身后,依然是双腿微弯,长枪冲前,好像他就只会这么一招。

    有时候一招就足矣,杨峥在顾氏枪术上浸淫数十年,每日最少戳一千次,无论寒暑雨雪,从未间断,在别人看来这只是平淡无奇的一戳,在他心中却是一招化万招,一招抵万招,越练越是奇妙无穷,其中蕴味难以言说。

    只有老爷顾仑能理解他的心思,毕竟这套枪术就是顾仑传授给杨峥的,顾仑常常叹息说,顾氏“双绝”中的长枪之术只能由外姓继承了。

    因为这个原因,杨峥对顾家忠心耿耿,只有要他在,就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少爷与小姐。

    两名黑衣人杀到。

    杨峥连刺两枪,速度快得好像是同时刺中了两人。

    一名黑衣人一声不吭地跌落马下,另一人啊的一声惨叫,摇晃了几下,竟然没有落马,双腿一夹,全身低俯,向西边奔逃。

    杨峥转身单手举枪,瞄了一会,用力掷出,一丈多长的长枪笔直地射出,与标枪一样平稳快速。

    三十步以外,黑衣人被长枪直贯胸膛,像布偶一样掉在地面上。

    “杨师父!”顾慎为又是惊喜又是敬佩地叫道,“教我枪法吧!”

    “每天对着靶子戳五百下,三年之后小成,然后每日戳一千下,坚持十年,枪术就练成了。”

    “那不如练‘合和劲’,十年之后更厉害。”

    “嗯,也行。”杨峥走到尸体旁边,拔出长枪,在黑衣人身上擦去血污,翻身上马,继续赶路。他对小少爷的热情不放在心上,就和那三具被抛在路上的尸体一样。

    合和劲是顾氏家传内功,向来传子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威力极大,是顾氏武学的根基,杨峥深受顾仑信任,也没获得传授。

    顾慎为从几岁开始就练习合和劲,将近十年了,还在入门第一层停滞不前,算是创下了顾氏历代子孙中修练速度最慢的纪录。

    五人继续前行,顾慎为对强盗的来历十分感兴趣,杨峥一言不发,他只好与小书童茗香热切地讨论,姐姐翠兰和丫环菊香慢慢从惊吓中恢复,偶尔也插一句。

    讨论了一个时辰,顾慎为的热情熄灭了,杨峥却突然说道:

    “他武功很好。”

    “谁?”顾慎为诧异地问。

    “差点逃跑的那个。”

    “他?我看稀松平常,一招没使出来就被师傅你射个了透心凉。不,他武功的确很好,可是咱们顾家枪法更厉害,是不是?”

    “呵呵。”

    杨峥没有争论下去,高手比武往往数招内分胜负定生死,一招即败的人未必比一招制胜者差多少,换个时间地点,情形可能就会颠倒,其间的微妙,很难向外人解释清楚,顾慎为虽然姓顾,修习家传武功时间也不短,但从未登堂入室,仍算是“外人”。

    又走了一段路,天色渐暗,杨峥终于肯停下休息,前后无村无店,说是休息,也不过是在路边的石块上小坐而已。

    奔波一天,顾慎为已经精疲力尽,靠在姐姐身边,茗香、菊香从包裹中找出干粮与水,服侍主人进餐。

    杨峥简单吃了几口,频频向东张望,仍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

    顾慎为对杨师父的过分谨慎有些不以为然,杨师父不仅从父亲那里学会了枪法,还学了他那古板的性格,三具尸体摆在大路上,还有什么人敢再追来?

    “欢少爷,有一件挺重要的任务,不知你愿不愿意做?”顾家只有杨峥称顾慎为“欢少爷”。

    “愿意愿意,是和杀强盗有关吗?”顾慎为兴奋地一跃而起。

    “嗯,不过这事做起来不大容易,欢少爷不用勉强。”

    “越困难越好。”顾慎为扶着剑柄,骄傲地说。

    “我要你快马加鞭,去疏勒城搬救兵来。”

    “救兵?强盗不是死了吗?”

    “可能还会有更多强盗追来。”

    “师父一枪一个,我……两剑一个,把他们全杀光。”

    “可是他们人多,就咱们两个人,很难保护小姐周全。”

    顾慎为看了姐姐翠兰一眼,“有道理,我去,找谁?国王吗?”

    “不,你到疏勒城找杨元帅,就说杨峥请他,他自会明白。”

    “好好。”

    顾慎为站起身就要上马,杨峥拽住他,“和茗香换下衣服,你这身不适合骑快马。”

    杨峥安排得越正式,顾慎为越是兴奋,茗香倒是有几分不愿意,被小少爷强拉到远处,互换了衣裳。

    唯一令顾慎为不快的是,杨峥将他的短剑也没收,说是他路上用不着,“一直向西,快马加鞭,一天一夜就能到疏勒城。”

    顾慎为跳上马,一整天的疲倦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向姐姐露出灿烂的笑容,“等我搬救兵回来!”

    这时的他还是如此单纯,没有追问详情,甚至没想到自己什么都没带,路上该如何解决吃喝问题。

    顾家小少爷骑着马越跑越远,渐渐变成天边的小小黑点,翠兰一直目送弟弟的身影,忽然叹了口气,“希望马儿跑得够快,希望他不要回头。”

    杨峥脸色稍变,小姐年纪虽小,性格也温柔,见识却不少,许多事情看在眼里,心中已明白七八分。

    “小姐恕罪,老仆苦思冥想,也只能救得一人。”杨峥单膝跪下,声音悲切。

    “杨叔叔快快请起,救得弟弟一人,就是救了顾氏全家,何罪之有?”

    小书童茗香与丫环菊香面面相觑,不明白小姐在说些什么,但是心中甚感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