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如此师徒

第2章 如此师徒

居然是东海医科大的!

    这所院校虽然不是华夏最顶级的医科大学,但也算不错。

    对于张阳这样一个连高中都没有读过的人来说,似乎有些望尘莫及。

    至于这个什么何天晴院士,却第一次听说。

    不过在华夏,虽然砖家叫兽满地走,但能够评为院士,想来不差。

    只是张阳对此见怪不怪。

    师叔虽然不靠谱,但是凭着一身出神入化的祝门医术,积累的人脉还是相当不错的。

    就算不认识这个什么院士,他想要对方一个推荐信也不难。

    因为师叔除了祝门医术还擅长用毒,据说就连南疆蛊王、西域毒王也跟他称兄道弟!

    青灵子撇撇嘴,一脸不信的说道:“切,咱们符医门就三个人,还加上你这个不入流的小角色,第二简直是污辱啊!哼,你师叔我早晚成为第一,让你师父恭恭敬敬地将掌门之位让给我!等我当了掌门,我就把门规改了,什么不准结婚、不准经商、不准害人统统改了!必须三妻四妾、必须家财万贯、必须率性而为!”

    “好,师叔我在精神上支持你!那个,后天就开学了,我先去收拾一番,晚上咱们好好喝一杯,明天一早我就上路。”

    张阳说着,就准备走人。

    青灵子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他虽然很认同,但是绝不愿意真的扯上关系。

    否则一旦被师父发现,他还要不要活了?

    “这个可以有!不过你小心点别被你师父发现,为了他那只血芝天鹅和茯苓香猪,他真有可能杀了你。”青灵子提醒道。

    张阳愣了愣,皱着眉头说道:“不是说好就吃血芝天鹅吗,怎么连那只茯苓香猪也……”

    “你看好了,这次你可是一去就是五年,咱们爷儿两以后还有多少机会在一起喝酒,你又有多少机会享用你师父那些好东西?那老小子那么多好东西总是藏着掖着的,这次已经很对得起他了。没准儿吃了茯苓猪,你就突破了呢!”

    咦,这话怎么听着如此耳熟……

    貌似,每次忽悠我偷师父的好东西,师叔都会来这么一句。

    不过那茯苓香猪也确实是好东西,就算无法帮助自己突破,至少也有不少好处。

    沙沙沙!

    突然,不远处的树丛里一阵闹腾,一个人影凌空虚度,几个起落,快速朝佛医门方向掠去。

    原来刚才诗诗并未走远。

    可是,她为什么要偷听自己跟师叔的谈话呢?

    张阳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

    第二天清晨,阳元石下。

    在丹霞山上呆了整整十七年,张阳最远就是到附近的县城。

    而且就算下山,也往往有师父或者师叔陪伴。

    这次终于要独自离开这里。

    想到有机会找到失散多年的父母,不免心潮澎湃。

    再加上总算可以不再眼巴巴看着师父师叔表演,有机会亲自在人身上验证自己的祝门符医水准,心底那一丝离别的伤感也被兴奋替代了。

    “张阳啊,为师的嘱托你都记住了吗?”青云道长一甩拂尘,沉声问道。

    不愧是符医门的掌门,跟师叔青灵子比起来,师父要显得庄重许多。

    “弟子记住了!总结起来就是七个字,泡妞把妹混文凭,对吧!”张阳搓着手,一脸期待。

    “嗯?”青云道长眉头一挑,神色不善地瞪着张阳。

    “哦,是好好学习,争取把咱们符医门发扬光大。”张阳一脸认真地说道。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青云道长摸着胡须,老怀大慰地说道。

    “青云道兄,贫尼腰扭了,能不能帮忙打几桶水?”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岁左右,面容姣好的师太扶着腰远远喊道。

    “好嘞,了尘师太,我马上就来帮你看看。”青云道长赶紧擦掉眼角的泪痕,顺手将烧鹅揣在怀里,脸上尽是猥琐的表情,哪里还有半点哀伤。

    “师父,弟子都要下山了,临行之前,你就把了尘师太让给我吧!”张阳冷不丁说道。

    “什么,你要跟师父抢女……不,师太?!”

    “是病人!”张阳翻了翻白眼,“再说了,这是了尘师太,又不是了因师太!你去多不合适,回头师叔要跟你拼命的。既然你要弟子将咱们符医门发扬光大,正好借此检验一下弟子的水平。”

    “哼!要女人……不,要病人自己下山找去!”青云道长咆哮道。

    “哦,那好,我走啦!”

    “等等!”青云道长语重心长的说道,“张阳啊,时间还早,你赶紧去帮了尘师太打水吧!也算是你另行之前最后为咱们邻居做件好事。阿弥陀佛!”

    “师父,咱们是道士,不应该是无量寿佛吗?”张阳翻了翻白眼,提醒道。

    “咳咳,臭小子,这佛道本是一家,咱们还拜观世音菩萨呢!贫道要去搭救了尘师太去了,你赶紧挑水去!阿……无量寿佛!”老道一甩拂尘,一本正经地说道。

    张阳哀叹一声,将背包放下,挑着水桶朝阴阳泉的方向健步如飞地跑去……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阶梯尽头的时候,两道灰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包跟前,而那个了尘师太则宣了一声佛号,飞身而起,几个起落之后便隐没在云雾深处。

    师兄弟打开背包,从其中取出一个有些破旧的皮夹子。

    可是刚一打开,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张纸条。

    “师父师叔你们好,不知道是谁先下手啊!我就猜到二位老人家为了考验弟子,会血洗弟子的钱夹子……臭小子,不愧是我青云子的徒弟,果然不错!”青云道长老怀大慰,看了眼慢了半拍的师弟青灵道长。

    “接着看吧!”青灵子眼中带着一丝讥诮,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慢了一步。

    青云道长恍然一怔,继续念道:“弟子这次料敌先机,也算通过二位考验。以前总是二位老人家考验弟子,这次弟子也考验下二位,希望你们用不着山顶药池中的解药……啊,不好!好痒好痒,师弟可有解药?算了,我还是去药池保险。混小子回来,你替我教训他!该死的,居然用赤练蛇粉和银线草配制的毒粉算计为师!”

    青云道长丢下这话,朝山顶飞奔而去。

    “哈哈,不愧是你青云子的徒弟啊,果然青出于蓝胜于蓝!幸亏我早发现丹房少了两味药。不过,我可不会教训他,还要感谢他帮我出口恶气呢!”青灵子望着师兄消失的背影,一脸嘲讽地说道。

    可是,他话音未落,脸色骤变,只见地上那张字条冒起了白烟,一股异香窜入鼻翼……

    “该死,这混小子还加了白磷!好痒好痒……张阳,我要杀了你!”

    青灵子一边叫骂着,一边有样学样,朝山上飞奔而去。

    就在二人健步如飞朝药池飞奔的时候,佛医门中一位看起来如同三十许人的美艳女尼也在气急败坏地大声咆哮。

    “你说什么?那小子说你长得跟为师一样难看,就算我把你洗白白了送过去他也不屑一顾?!好好好,他不是要拿文凭,要把符医门发扬光大吗?哼,老娘偏不让你如愿!诗诗,你拿着为师的信和那个金蚕蛊立即下山找你师姑,她会教你如何做!”

    在她跟前跪着一位梨花带雨的少女,正是之前偷听张阳和青灵子谈话后逃之夭夭的诗诗。

    只是如果注意看,就能发现诗诗看似委屈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狡黠。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她前脚跨出房门的时候,原本一脸寒霜的女尼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臭丫头,你那点小心思岂能骗得了为师?不过你既然喜欢那小子,那为师就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