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想借机占我便宜

第5章 你想借机占我便宜

林晓天走出酒吧时,天色已微微有些发暗。

    他走到路口,正欲栏拦辆出租车回医院时,身后突然传到道娇喝:“站住,小偷!”

    林晓天循声扭头望去,却见路口巷子口那边,窜出两道身影。

    冲在前面的是个尖嘴猴腮的年轻人。他抓着个女士钱包,正疯狂的逃窜着,逃窜的方向,正是向着林晓天这边。

    年轻人的身后,是个穿着制服的女警官。

    “混蛋,我让你站住。”女警官大喊。

    “你当我傻啊,站住让你抓么?”年轻小偷回敬了句,继续向着林晓天这边逃窜。

    女警见到林晓天站在前面,连忙大喊:“喂!前面的人,快拦住那个小偷!”

    林晓天属于那种哄着不走打着倒退属驴的性格,听到女警这种命令的口气,立马不爽了,本来还想见义勇为协助抓捕罪犯的心思立马打消了。

    可是小偷先生不明白他的心思,唯恐他跳出来捣乱,脸色立马变得狰狞,恐吓道:“不想死的话,马上给大爷滚开!”

    林晓天闻声笑了。

    因为女警的态度,他本来还真不准备管这档子事,可是被小偷这么一吼,他又改主意了。不为协助警官抓捕犯罪,单纯就是想给自己出口气。

    “艹,找死!”小偷见他居然不屑的笑,迅速从衣袖中抖出刀片,狠狠划向林晓天。

    林晓天冷笑,眼见寒芒即将划到自己面前时才出手。他出手如电,后发先至衔住小偷的手腕,顺势往前一带。

    “哎哟!”小偷用力过猛,一个狗吃屎扑倒在路面上。

    林晓天站在一边,冷冷看着地上那道狼狈身影,“以后嚣张前记得看看黄历。”

    小偷连忙爬起身,作势要逃。

    女警窈窕的身影迅速窜过,熟练的施展擒拿控制住他,随后麻利的给他上了手铐。

    直到这个时候,林晓天才看清了她的模样。干练简洁的马尾,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模样有几分酷似林心如。尤其是那张小嘴,生得格外精巧,淡淡的粉色,如花瓣般清丽美观。点缀在精致的小麦色五官中,有如水墨画里别开生面的一朵桃花。

    呆板的警察制服里,是呼之欲出的傲人身材。丰臀**,细腰长腿,寻常女人只要占了一样就能够吸引无数男人爱慕,她却得天独厚的四样齐具。

    林晓天打量着这个女警,觉得很赏心悦目。

    小偷被铐住后,还很嚣张,回头瞪着他恐吓:“小子,你有种,等兄弟从拘留所里出来后,你就等死吧。”

    “都被逮捕了还敢嚣张!”女警杏目圆瞪。

    林晓天看着女警,暗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性格会这么粗暴呢。

    “看个屁啊,这种霸王龙你能吃得消的吗?”小偷丝毫不畏惧女警的警告。

    女警掏出警棍,顶在他的喉咙上,冷声道:“真当老娘不敢动你吗!侮辱警务人员,恐吓无辜市民!再给我嚣张一句试试!”

    她的力道很足,小偷感受着喉咙上的压力,吓得连连后退。

    女警步步紧逼。

    “警官,我知道错了。你把警棍放下来,我保证老老实实的。”小偷吓得脸色惨白。

    女警冷哼一声,放下警棍,走到林晓天面前,对着他伸出手:“你好,明珠城滨海分局胡琳晶,谢谢你刚刚的见义勇为。”

    “不用谢。”林晓天伸手和她简单握了下,淡淡的说。

    胡琳晶闻声神色有些不悦,心说我都自我介绍了,你怎么连点表示都没有了,也太自视甚高了吧。

    林晓天注意着来往的汽车,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脸色变化。

    “你手脚功夫很不错,以前练过?”因为不悦,胡琳晶的语气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林晓天没有看她,冷淡道:“这是秘密,无可奉告。”

    “你这是什么态度。”胡琳晶更加不高兴的,板着脸质问。

    林晓天回头瞥了她一眼,反问,“那请问警官,我该是什么态度呢?”

    “你!你!简直岂有此理!”胡琳晶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起来。她作为局里的警花,平时别说是同事,就算是分局局长见了也会给几分面子,哪里有人敢这样对待自己。

    林晓天看到有出租车开过来了,伸手就要拦车。

    “不许停车!”胡琳晶凶神恶煞的对着出租车司机大喊。

    出租车司机见警官这么火大,立马把车开走了。

    林晓天赶着去照顾老爹,见出租车居然被吓走了,微微皱了下眉头,“胡警官,我很忙,麻烦别再烦我了好吗?”

    “什么,我烦你?”胡琳晶简直就要气炸了。

    旁边的小偷见她气急败坏的模样,乐得直咧嘴。

    “笑什么,给我闭嘴。”胡琳晶对着他大吼,随即扭头看向林晓天,大声道:“你是这场偷窃案件的目击者,又是罪犯蓄意伤害的对象,我对你进行例行询问有问题吗!我现在再问一遍,你在哪儿工作?还有,你以前是不是练过功夫!”

    林晓天很不爽她的态度,冷淡道:“我有权保持沉默。”

    “身手不凡,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隐瞒自己的身份,还不敢正面回答警务人员的提问,我现在非常怀疑你是什么犯罪分子。马上跟我回警局接受调查。”胡琳晶伸手就去抓他的胳膊。

    她的小手软软的,滑滑的,林晓天被抓着感觉还挺舒服的。

    他看着抓在自己胳膊上的嫩白小手,淡淡道:“胡警官,请你松手。”

    “不松。”

    “松手。”

    “不松。”

    “我喊非礼了。”林晓天看着胡琳晶。

    “你叫啊,看看叫破喉咙有没有人应。”胡琳晶迎着他的目光,丝毫不惧。

    林晓天看着她迷人的脸蛋,脸上渐渐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嘴角也扬起古怪的笑意,故意大声道:“我终于明白你的心思了,你这么抓着我,就是想借机多占我点便宜对吧?呵呵,你们女人爱起来还真的是不可理喻啊。不过看在你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正点的份上,我就勉强允许你再多抓我的手腕一会儿了。”

    “混蛋,你胡说些什么!”胡琳晶眼睛瞪得老大。

    林晓天没说话,只是目光暧昧的飘向那拽着自己胳膊的小手上。

    胡琳晶连忙松开手,接连向后退去。

    “手感怎么样,没有让你失望吧。”林晓天调笑着问。

    胡琳晶瞪着他,破口大骂:“你神经病啊,你现在是嫌疑犯,我抓你怎么了?”

    “呵呵,琳晶美女,解释就是掩饰。”林晓天笑意更盛。

    胡琳晶抓狂了,指着旁边的小偷大喊:“我刚刚抓他的时候,和他也有肢体接触,怎么他就不说我占他便宜?”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

    胡琳晶气得眼前发黑,直接走到小偷面前,用力拽住他的胳膊,大吼道:“看到没有,我宁愿去占他这个恶心家伙的便宜,也不会占你便宜!”

    “来吧,警官,我愿意献出自己的肉体来满足你。”小偷贱兮兮的说。

    “老娘你也敢调戏!给我去死!”胡琳晶气炸了,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林晓天笑笑,拦住辆路过的出租车,就赶去医院了。

    胡琳晶泄愤后,扭过头才发现他已经走远,心里更加窝火了。

    讨厌的家伙,要是下次落在我手中,看我怎么教训你!她暗暗咬牙,转身又踢了小偷一脚。

    林晓天回到医院时,沈依依正在病房里学习,而老爹则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嘴角带着慈祥的微笑。

    “二哥,你来了。”依依马上起身,过来迎接。

    林晓天笑笑,“老爹,依依,还没吃晚饭吧,我给你们买了些好吃的。”

    他说着,将打包好的饭菜都摆了出来。

    老爹看着那些丰盛的饭菜,眼中露出些心疼之色,“小二,买这么多贵重的菜做什么,太浪费了。”

    “老爹,您还在恢复身体,得补充营养。再说了,钱算什么,花了还可以挣嘛。”林晓天笑着,扭头对沈依依道:“累坏了吧,一起过来吃点东西。”

    “不用了二哥,我不饿。你和老爹先吃吧。”依依笑着摇头。

    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十六七岁,本来是女孩子最为爱美爱攀比的年龄,可她体谅老爹,并不和周围人攀比,一门心思好好学习,而且只要稍微有点空闲就会帮老爹分担家务。哪怕老爹偶尔加餐时,也会故意把更多好吃的让给老爹。

    所以,哪怕此刻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她还是会懂事的让老爹和二哥先吃。

    林晓天明白她的意思,微微有些心疼,轻轻抚摸了下她的脑袋,柔声道:“傻孩子,这是我们家第一顿小团圆饭,一起吃。”

    沈依依觉得他的手暖暖的,很容易让人产生依赖感。

    “依依,听你二哥的,一起吃。”老爹也劝说。

    沈依依心里觉得温暖,微微笑,点了点头。

    其乐融融吃了顿简单的团圆饭后,林晓天就把沈依依送回了家。

    沈依依本想留在这里照顾老爹,但是禁不住林晓天好说歹说,还是乖乖的回去休息了。

    送走沈依依后,林晓天顺便买了两瓶二锅头。

    老爹看到载酒而归的他,顿时眉开眼笑。

    “你小子……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了解老爹。”

    林晓天被触动,心里话脱口而出:“这是当然,关于老爹的一切,我一直铭记在心呢。”

    话才说完,他忽然觉得有些心酸。而老爹则瞬间红了眼眶。

    相对无言半晌后,老爹举起酒瓶。

    “来,喝酒。”他说。

    “喝酒。”林晓天也举起酒瓶。

    酒不醉人人自醉,接连几倍烈酒下肚,两个大男人都红了眼眶,心底的那些情愫都顺着酒气自然的溜了出来。

    不知道是谁先醉,也不知道是谁先流泪。林晓天只知道,那个晚上,两个大男人都流了很多泪,说了很多话。

    第二天醒来时,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椅子上,身上还披着件白大褂。

    白大褂干净清新,上面还带着一股少女身体特有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