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7章 最终章

第1557章 最终章

大海之上风浪正急,今天本不是一个适宜出海的日子。

    “今天的天气可不怎么好。”张坚站在船头皱眉道。

    “这正是我们需要的,风高浪急,附近的船只也不会太多。我们做什么都不必太担心被人发现,即便动静大一点,又有谁会知道?”乌南明微微一笑道。

    “不错,今天就是我们四个人齐聚之时。范剑南也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天时地利万事俱备,还有什么好等的?”第一理事冷笑道。

    “苏玄水,准备得怎么样了?”乌南明缓缓地道。

    “所需的东西,已经派人装上船了。就在后面的船舱里。”苏玄水点头道。

    第一理事点点头道,“那么开始吧。这个阵法非常复杂,我一个人恐怕很难完成。苏玄水,你是玄门正宗出身,应该对符籙颇有心得。你也来协助我们。”

    苏玄水点点头,“这是自然。”

    他们几个人合力,在船头的一块颇大的甲板上构筑了一个精妙复杂的阵图。整个阵图几乎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河图洛书上的符文图案被完整的结合到了一起。很多地方就连乌南明也感到惊异,第一理事果然没有说谎,他对河图洛书确实是花了很大的工夫研究。

    阵图很多地方的构建相互契合,绘制得非常合理。范剑南在边上看着,心中狂跳不已。第一理事对于河图洛书研究理解,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在这个构筑精妙的阵法之中他看到了古代巫文和各种巫术图形,甚至包括了贝叶禅经上的记载,和诅咒宝石之中的内容。

    本来这些东西,只有范剑南知道。但是第一理事却硬是凭借着自己的术法造诣,进行理解和推导,得出的结论几乎是分毫不差。这份功力让范剑南也只能为之折服。

    整个阵图几乎花了四五个小时才构筑完成。完成之后,第一理事等人又对整个阵图进行了仔细的核对,在确保万无一失之后。第一理事才点点头,转身看着范剑南微微一笑道,“范剑南你是遁甲宗师,怎么样,对我这个阵图的构筑有什么看法?”

    “叹为观止,从某种程度上说,你是我所见过最厉害的人。你这样的天赋和能力,称得上是真正的玄门术法天才。”范剑南苦笑着,点点头道。

    “你言过其实了,其实你如果到我这个年纪,也许你的成就会比我更大。”第一理事缓缓地道。

    “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比我更执着。你认定了一个目标,可以不顾一切的去完成。你可以全身心的投入,而不顾一切。这些我都做不到,所以我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像你一样的人。”范剑南摇头道,“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

    “不必客套。现在该你动手了。”第一理事淡淡地道,似乎完全没有理会范剑南言语之中的嘲讽味道。

    “你要我怎么做?”范剑南看着他道。

    “激活这个大阵。”第一理事缓缓地道。

    范剑南摇头道,“这样的大阵,恐怕我无法启动。能力不够。”

    第一理事点点头道,“这个阵法看似分四象五行,实则变化无穷。以你一个人的力量,确实会很吃力。但是如果我们四个人也各据其一,要启动它也并非不可能。

    尤其是当这个阵法启动时,你所受的压力越大,则你体内的血裂越受到催动。我有完全的理由相信,你可以承受这一切。”

    范剑南冷冷地道,“你倒是真看得起我。”

    苏玄水轻轻一笑道,“范剑南,你可别忘了,杜先生还在我们的手里。今天这事,你已经没有任何退缩的余地了。”

    范剑南深吸了一口气道,“好,我就陪你们冒一次险,不过我可以保证这绝对不会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几个分别走进了这个阵法图,范剑南站在了中心阵眼位置,乌南明和第一理事等人分列四个角。只是刚刚站好,乌南明突然开口对第一理事道,“我觉得我们最好换个位置。”

    “原因呢?”第一理事皱眉道。

    “这个阵法图是你构筑的,说不定你对此有更深的了解,所以事先选好了位置。既然我们已经说了要公平合作,在所站方位上岂能让你一个人占了便宜?”乌南明冷笑道。

    第一理事微微一笑道,“你如果想要换位置,也不是不可以。你喜欢到哪里都可以。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我们现在是在船上。理论上,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改变着彼此的位置。所谓哪一个方位占便宜的说法,根本就站不住脚。”

    乌南明微微一怔,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本来,船浮在海面上随波逐流,可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换着位置么?既然这样,又有什么位置可以占先的说法?

    所以他怔了一怔,随即笑道,“说得也是。看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当然,你如果想换的话,我还是乐意和你交换方位。”第一理事大方地和乌南明换了一个位置,耸耸肩道,“怎么样?这总可以了吧!”

    “好开始吧!”乌南明点点头。

    五个人完全就位之后,阵法甚至不需要刻意启动,就自行运转起来。他们所在的这艘游艇突然开始失去控制,在海面上缓缓转动。海面以他们所的区域形成了一个旋转的圆形漩涡。一时间,天空乌云密布,风雷更甚。大量的术力几乎将这艘游艇整个包围了起来,甚至连空气都变得有些粘稠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范剑南皱眉道,“我什么都没有做。”

    “根本就不需要你做什么。你是一个天生的触发者,当你走进这个阵法,就会自然启动一切。现在你还有什么疑问吗?这一切早就已经注定。隐世预言是不会错的。”乌南明冷笑道。“无论你是否愿意,你将成就一个真正的长生者。”

    外面是一个漩涡,这个阵法也如同一个更大的漩涡,四周海域原本处于逸散状态的术力能量正高速涌入阵中,范剑南身处阵法中心所受到的压力,却如同是在几万米海底所受的水压一样。几乎要把他的骨骼都完全碾碎了。

    不得以,他眼中的红芒大盛。血裂被强行催动,他极力抗拒着这涌入阵法中心的术力洪流。将这股洪流推向一侧,由其余四个长生者分摊。如果不这样做,他根本就承认不了。这个阵法的作用也正是如此,范剑南像是成为四方涌动术力的推进器,将这股足以摧垮一切的术力分摊给其余四个人。

    这其余的四个长生者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个双眼暴凸,就连身上的骨骼都在一阵响动。“嗬嗬!!”四个长生者之中,苏玄水的能力最弱,他也是第一个因为受不了而发出野兽般嚎叫的人。

    “坚持住,完美的长生之秘,将在我们四人之中产生。”乌南明喝道。他自己也如同受到重创,脸色发白。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苏玄水已经站不住了,索性在阵法之中盘膝而坐,用道家的引导术竭力控制着体内外的力量冲突。

    张坚的嘴角也溢出了一丝鲜血,但是他却依然站得笔挺。乌南明和第一理事更是在咬牙坚持。一道极大极精纯的术力在阵法中心开始凝结成型,发出了极大的光和热。这一团虚影似乎在阵法的引导下逐渐显露出真容,像是一幅和星空图相对应的人体经络图形。

    “长生之秘!”乌南明狂喜道。“这一定是长生之秘,古人说的天人合一,这才是真正的神仙之道。”

    四个长生者都盯着这一幅逐渐形成的图形。这时整个情况已经开始逐渐稳定。除了范剑南依然在苦苦支撑,他们的压力已经大减。苏玄水终于忍受不住昏倒在地。但是他的昏厥并没有造成其他人的影响,很明显,阵法已经被完全打开。

    乌南明,眼中的狠厉一闪而逝,猛然一个掌诀狠狠拍在甲板上。张坚的身体内传来了一阵爆炸般的声响,他站立不住,摇晃着跪倒,盯着乌南明恶狠狠地道,“你干什么?”

    “干什么?根据隐世预言,只有一个人能够成为长生者,你说呢?”乌南明一阵冷笑。

    张坚想要反抗已经晚了,他受到乌南明的暗算,身体内的术力再也无法支撑。哀嚎着萎缩在了地上,身体一阵抽搐。

    第一理事看着乌南明沉声道,“你也太急了吧?”

    “我已经很有耐心地等了很多年,我也有资格急一次了。”乌南明咬牙道,“现在就剩你我了,我们两个人,今天只能活一个。”

    “你猜会是谁?”第一理事眼神闪烁道。

    “我不用猜,我会自己去争取。”乌南明狂吼道。他飞快地双手结印,强横的术力猛然冲向了第一理事。

    第一理事冷笑着道,“我就知道你隐藏了实力,其实你的真正实力并不在我之下。乌南明,你确实是个奸险小人。”

    “无毒不丈夫而已。”乌南明厉声道。说话之间他已经和第一理事对了一掌。乌南明的身体晃了两晃,看着自己的手,蓦然惊道,“你!”

    第一理事冷笑着道,“现在你知道什么是无毒不丈夫了?”

    乌南明的那只手像是在迅速的枯萎,很快他的人也是如此。他咬牙喝道,“你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

    “你也有资格说卑鄙?”第一理事缓缓地道,“我早就知道你不怀好意,早在几天之前,我就预先给你下了蛊毒。这种蛊毒是黎夫人遗留下来的。腐骨蚀体,见效很慢但是在你强用术力的时候,蛊毒已经进入了你的全身。现在就算是黎夫人再生,也回天无力了。”

    “你……我不甘心……”乌南明晃了两晃,身体像是一具枯骨般地萎缩下来,他身体内的一切水分像是被吸干了一样。他带着无限的不甘倒下,再也没能起来。

    第一理事冷冷地道,“乌南明,在这些人之中我最小心防着的就是你。”他缓缓走到了阵中那团发出炽热能量的术力之前,冷冷地道,“我才更有资格成为长生者。”

    就在他背转过去的时候,原本已经昏迷的苏玄水陡然睁开眼,一跃而起,双手扶上了第一理事的后腰肾部。太极阴劲!!!

    第一理事的脸色骤然发白,转身还未来得及说话,人已经缓缓软倒。

    苏玄水擦着嘴角的血液,狞笑着喝道,“我知道你们最看不起的就是我。在术法修为上面,我确实不如你们。但是我们山术者除了术法修为,还是传统武术的传承者。只要疏于防备,我能像捏死蚂蚁一样弄死你们。敢小看我?谁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好!”

    他转头看了看范剑南咧嘴笑道,“范剑南你现在一定很惊讶,想不到最后能够成就一切的竟然是我吧?可惜你无力阻止,你只能在那里苦苦支撑,而我将会得到一切。成为真正的完美长生者。”

    他走向了那团光焰般的能量,“我要你看着我拥抱长生。”

    范剑南闭上了眼,他甚至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这些人费尽心机,最终却以残杀的方式来选择谁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弱肉强食,难道这真是自然的规律和选择?残忍和贪婪,真的是才是真正的人性?!

    苏玄水的手接触到了那团炽热的光焰,他的整个人像是突然起了一种完全的质变。光焰在逐渐消失,而苏玄水的气势却如同神明般不可阻挡。当最后的光焰消失之时,苏玄水仰天长笑。

    整个阵法在瞬间崩塌,范剑南如受重击,被巨大的力量推到了一侧。一口灼热的血喷在了甲板上,甚至冒起了丝丝热气。

    风浪犹未停止。苏玄水傲立船头,扬起了自己的手,远处滔天巨浪在他手势下如同傀儡般按照他的心意涌动。“这就是真正的长生之秘,古代传承的玄门秘术。我再也感觉不到生命之痛了,哈哈哈哈……范剑南,你服了么?正是你成就了我,这种滋味不好受吧?”

    范剑南努力睁开眼,苦涩地摇头道,“你错了。”

    “什么?”苏玄水猛然回身,看着他道。

    “根本没有什么真正的长生之秘,你们之所以会长生,是以生命之痛为代价维持了一种平衡。而现在平衡已经被打破,在你真正克服生命之痛的时候,也是你衰亡的开始。就像是这海面的波浪,当海浪真正达到最高点的时候,也是海浪落下的开始,盛极必衰。”范剑南虚弱地道。

    “你说什么疯话!”苏玄水厉声道,“信不信我……”他的声音曳然而止。他突然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他的双脚在风中正在快速消逝,像是被风吹散了一样,皮肉和骨骼如同飞灰般被吹走。苏玄水惊惧得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身体也在风中开始瓦解。

    在范剑南昏厥的时候,苏玄水突然如同失去水分的沙雕一般溃散。风雨之中,这艘船漂浮在海上。

    几天之后,范剑南才在天机馆缓缓醒来。他醒了之后,几天都没有说话。获救的杜先生等人也都过来看他。冯瑗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范剑南才叹了一口气,“我们天机馆,关门多久了?是不是该考虑恢复生意了?”

    冯瑗愣愣地看着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以为他是烧糊涂了。

    范剑南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低声道,“所有的厄运都过去了。我们该开始新的生活了。”

    没过几天,庙街那家卦术馆再度开张。那个一脸慵懒的年轻馆主依然是一天算三卦,但是据说卦金又翻倍了。即便如此,依然是生意火爆。

    有人说他是甚至和一些很有能力的高人交往过密,不过他总是笑而不语。被人问的多了,他也不过耸耸肩,“别信那些。即便没有太多玄妙神秘的人和事,生命依然应该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