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28章

第二十九章血色爱恋(上)

     黑夜终于消散,黎明的第一缕金光照射到大地的时候,人们睁开了眼睛。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为一夜的偷闲辛苦的弥补遗留下的生活的缺口。

     林燕靠着小陕西的肩膀,看着初升的旭日,脸上带着微笑。霞光在她白皙的脸上画下了一片金黄,神圣,庄严。她就像是从天宫走下来的仙子般,在小陕西的眼里渐渐的取代了太阳的光彩,明亮,夺目。

     那一刹那的美丽

     在我心里成了永恒

     我想我会永久的珍藏

     你微笑的纯真

    

     什么时候愿意嫁我

     我曾忐忑的问

     你说让我继续等

     等岁月苍白了青春

    

     啊,我深爱着的姑娘

     你可听到那走过的风声

     它诉说着岁月的无奈

     卷带着我爱的深沉

    

     小陕西忍不住心中的冲动,突然一把怀抱住了林燕娇小的身体,一夜的陪伴只为厮守黎明的旭光,一生的守候只为抱紧怀中的幸福,我不能看着它从我身边溜走,不能看着她眼角的泪水在微光中化作浮尘。这一刻的天地只有一个颜色,这一刻的你我没有了距离,没有距离的时刻,两颗颤抖的心跳终于寻到一个协调的频率,跳着跳着,这世界只有了一个声音,那是生命的脉动,那是爱的呼声。

     林燕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诧,随即双手很自然的环住了小陕西的双肩,在金黄色的阳光下,笑得那么灿烂,笑得那么幸福,如盛开的牡丹,如飘香的百合,如孤单的鸿雁追上了排行的雁阵。

     林燕轻启朱唇,轻声的询问:“唐飞,你愿意娶我吗?”

     小陕西使劲的点点头,大声的说:“我愿意!我十万分的愿意!我一百万分的愿意!”

     “那你会对我哈么?”

     “嗯,我要生生世世都对你好!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就不会让你有一天的不开心!”

     “我不会煮饭......”

     “我会!”

     “我不会洗衣服......”

     “我会!”

     “我不会生孩子......”

     “我会!”小陕西听见林燕的笑后反应过来,讪笑着说:“这个......要两个人努力......”

     林燕看着小陕西郑重的说:“你确定不会后悔?”

     小陕西抱着林燕的手臂又紧了几分,认真的说:“这辈子都不会后悔!”

     林燕笑了,笑的很幸福,但却霸道的说:“一辈子不行,你得生生世世!”

     小陕西被巨大的幸福冲晕了过去,只知道使劲的点头,使劲的“嗯”!

     “唐飞,背我回去吧!”

     “好,来,上来!”小陕西蹲着身子,林燕爬到了他背上,然后两个人在晨辉里走向那片宿营地,那在小陕西眼里,也许是幸福的起源地的宿营地。

     “如果一辈子就这么走下去,该有多好啊?”两人的心里都冒出了这个念头。于是,背的人背的更稳了,背上的人抓的更紧了。

     楚云寒一出帐篷就看见了走进营地的两人,看着他们看来的目光有点尴尬,那小陕西的眼睛似乎在说“滚回去!”

     那林燕烧红的脸色似乎在说:“哎呀,羞死了!”顺带着在小陕西的后背上来了几下“爱抚”。楚云寒干咳一声,抬头假装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语的说:“呀,原来还早,我今个儿怎么起这么早?还是再回去睡会好了!”

     说着,摇着头自言自语的又缩回了帐篷。只是帐篷里却响起了夏雪吃惊的声音:“什么?你说小陕西追到燕子了?”

     楚云寒笑着点点头说:“没想到,小陕西这么厉害!想当年我追你的时候可是费了老大劲来着!这家伙倒好,这才几天啊!”

     夏雪白了他一眼,随即叹声说:“也好,小陕西和燕子在一块也好,燕子也不会再孤单了,以后有小陕西跟她一块,她估计会笑的时候更多一些吧!”

     楚云寒把夏雪搂在怀里,看着她说:“好了管家婆,有小陕西照顾林燕,你就放心吧!小陕西别的我不敢保证,那人品绝对没问题的!”

     “嗯,这点我也相信,”夏雪点点头说,可是一回想楚云寒刚才的用词,却又怒声说:“你说谁是管家婆?”

     楚云寒和夏雪找到常金贵的时候,他正在收拾东西。夏雪感到诧异,问道:“所长,您这是干吗啊?”

     常金贵回头看见是楚云寒和夏雪就笑着说:“哦,原来是小夏和小楚啊!你们来的正好,我还刚要去寻你们呢!”

     夏雪疑惑的说:“寻我们?有什么事吗?”

     常金贵笑着说:“今天有通知,最后一批伤病员转以后,我们这批第一线的队伍要换下去了,明天会有其他的医疗队来此地换岗的,所以,你们也回去准备一下吧,大概明天下午就得走了!”

     夏雪他们这支队伍从地震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坚持在前线,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也确实有点疲累了。这时候换下去,也是很正常的。当下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回去收拾东西了,并把这消息传达给了其他队员。

     小陕西和林燕接到消息后,却有点惆怅,因为两个人刚刚确定关系却马上就要走了,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说些什么。楚云寒看着发愣的两人,也大概猜到了一些他们的心思,于是笑着拍着小陕西的肩膀说:“唐飞,你说你还没见过林燕的父母,我看啊,你干脆就随林燕去一趟她们家,去拜访一下伯父伯母好了!还杵这犹豫什么呢?”

     林燕听了楚云寒的话后虽然有点害羞,但还是希冀的看向小陕西,只见小陕西两眼放光的说:“对呀,我该去拜访伯父伯母才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哎呀云寒,你可真是我的好哥们儿啊!”

     楚云寒笑着推开小陕西的熊抱,老气横秋的说:“你呀,你是当局者迷!”

     事情有了解决的办法,也是皆大欢喜,众人分头去整理自己的行李,为明天的离开做准备。在灾区这么久了,说不想家那就怪了。

     帐篷里,楚云寒看着一脸惆怅的夏雪询问道:“雪儿,你怎么了?”

     夏雪幽幽的说:“不知道我妈妈现在怎么样了......”

     想起张莉,楚云寒也不禁的心里一痛,那个失去丈夫的女人在他离开时那魂不守舍的样子真的是令他难以忘怀。他叹口气,抱住夏雪,柔声的说:“雪儿,你别担心了,我走的时候安排好了阿姨,等明天这边事了了,我就陪你一起去看阿姨,好不好?”

     “嗯,”夏雪头靠在楚云寒胸膛,忧心的说:“云寒,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心里一直发慌,眼皮也跳个不停......”

     楚云寒听了后,安慰的说:“雪儿,你可能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别想太多了,等出去后,好好的休息一段日子就好了!”

     其实楚云寒心里也有点慌,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这种慌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明了,在这之中含有一种恐惧,究竟是什么呢?他不知道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他肯定,一定会是关系到他的大事情。

     未知的恐惧,纠缠着两个年轻的心,一对向往着幸福的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