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

第三十章血色爱恋(大结局)

     时间如白驹过隙,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匆匆的溜走。等到蓦然惊醒的时候,却已是白发苍苍,浮云苍狗。该抓住的,该放手的,错的,对的,是非曲直人情世态恩恩怨怨缠缠绵绵都如梦如幻,似今如昨。

     楚云寒回望着这一片土地神情感慨,回想刚踏上这里时的惊喜和激动,再到现在的失落和惆怅,这片他为之奋斗过将近一个月的土地上,曾洒下他无悔的汗水,也曾见证了一幕幕感人的、悲伤的故事。那些为生命激动的欢呼,那些为生命无声的哭泣,那些为生命沉默的敬仰,那些日日夜夜萦绕耳旁的来自灵魂的呼唤,如一副副清晰的画卷在他的眼前一一展开,那里面有他楚云寒的身影,流泪的,自责的,宽慰的。这片土地遗留了太多太多的故事,遗憾的,幸福的。

     楚云寒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无论有过多少的曾经,这里终究留不住他的脚步,他总是要离开的,只是离开之前,心里多了一些东西罢了。拎了拎手里的行李,那么重,那么沉。

     夏雪和林燕对这片土地算是最有感情的人里边的一份子了,毕竟她们在这里生活工作了这么久。如今要离开了,心里头确实有些放不下,放不下那过去熟悉的容颜在灾难中死灰了的脸,放不下邻里阿伯呼唤阿婶或是阿嫂呼唤阿哥的声音。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脸,熟悉的声音都带着浓浓的悲哀。夏雪和林燕虽然曾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挽救他们的生命,但是生命瞬间的软弱只能留下深深的遗憾,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的她们在这场灾难中真正的体会到了死亡的痛苦和活着的悲伤。

     没有人能够阻挡,生命将要远去的脚步,也没有人有能力去阻挡。夏雪和林燕尽力了,这里的救援人员和医务工作者尽力了,所有活着的人都尽力了,只是有些东西,始终改变不了。

     楚云寒叹口气,招呼众人准备启程了。小陕西他们来的时候开的是加长的面包车,加上夏雪林燕她们刚好坐得下。于是,大家把行李整理妥当放到了后备箱,依次上了车,楚云寒最后一个上车,在他准备关上门的刹那,废墟上的救援人员有人大声的喊:“快来人,帮忙啊!”

     因为大部分的志愿者都已经退下去了,这里的专业救援队也在做收尾工作,一部分人被替换了下去,所以现在废墟上的人手有点紧。但好在已经是收尾工作了,没有太大的事情需要很多人在这里了,人多了反而成了累赘,并且连一些机械业陆续退场了。

     楚云寒听到这一声喊后,知道那边可能发生什么急事了,所以招呼大家都下去帮忙,说着自己就已经朝现场跑去了。小陕西他们也在后面跟了上来。

     夏雪有点莫名的心跳加速感,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后面大喊:“云寒,注意安全!”

     楚云寒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的声音,跑去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减慢。夏雪和林燕速度太慢,追不上那几个男人。

     楚云寒到现场后,一看情况顿时整个人有点傻了。

     这里是去世的刘老伯家的废墟,因为刘老伯在的时候阻止了机械推倒危墙,所以周边还有几处残留的墙体,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而在以前刘老伯的屋子的旧址上,现在正有一块大石板,大石板有1.5米宽,2米多长,在大石板下面压着一人,一个身穿红色消防衣服的救援人员,两条腿被整个压在了下面。他此刻脸色煞白,牙齿紧咬,努力坐起上半个身子,双手使劲的推着石板,周围还有两个救援人员拼命的掰着石板,想要将石板推开,只是石板太宽,太厚,质量太大,两人的力量根本不够,他们也只能勉强不让石板整个压在被困人员的身上罢了。

     楚云寒没有说话,找准方位,双手把住了石块的一边,后来跟上来的小陕西他们见状纷纷把住一角,众人齐声喊了一个号子,同时使力,勉强将石板抬高了50公分的样子,被压的人员被另外一个救援队员一把抱了出来。楚云寒他们见状将石块像一旁的空地上甩去。

     夏雪和林燕赶到的时候,人刚被救出来,两人顾不得其他,立即查看受伤情况。夏雪看着血肉模糊中隐约露出一点白色骨头的两条腿心里一阵悲叹,这两条腿怕是保不住了!

     没有随身携带纱布以及止血药物,于是夏雪一边将自己白色的外套几把撕出几根条帮伤员包扎,一边喊:“快准备担架,需要马上送去医务室!”

     因为随时可能有人受伤,所以担架等物都是在附近就有,于是等小陕西寻来担架的时候,大家将伤者抬上担架,就要往医务室送去。小陕西人高马大步子大,和一名救援队员两人抬着担架在前,楚云寒等人在后。

     担架刚刚走过危墙的时候,大地突然的震动了起来。这次的余震比以往的都要强烈一些。小陕西和那名队员抬着伤员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楚云寒身子重心不稳,向前扑,他和林燕夏雪相距不远,楚云寒在扑倒的瞬间,看见夏雪和林燕就倒在危墙下,而危墙正在向下倒!

     楚云寒大叫:“小心!”同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在地上一个弹冲,一下子就冲到了她们的身后,用身体将二人护在了身下!

    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生,根本没有给人们逃走或者暂避的机会,危墙倒下了,楚云寒三人被埋了......

     余震来得快,去得也快。或许它只是想捉弄下地面上逃避灾难的人们,只是代价却是它料想不到的沉重。

     地不摇了,烟尘也开始消散了。小陕西埋着的头缓缓抬了起来,只是脑子还有点蒙蒙的。使劲的晃了晃脑袋,略微清醒了一些,他四下一扫,脸色大变。他大吼着冲到倒塌的墙处,一边大声的喊:“云寒,林燕,夏雪,你们坚持住!”一边使劲的刨碎石块,这时候其他的人也都冲了过来,大家不停的呼喊着三人的名字,不停的清理着压着三人的石块。

     夏雪感觉头很晕,眼前有点黑,就像是地震刚开始时她被埋在下面的时候一样。她意识渐渐的回来,感觉背上有点沉重,她努力的回想刚才的一幕,整个人在想起楚云寒飞身过来的瞬间身子僵直了,心底的痛无法抑制的在黑暗中流淌了出来。她大声的喊:“云寒,云寒!你还好吗云寒?云寒你说话啊云寒!”

     身边有点响动,她以为是楚云寒,大喜之下询问:“云寒,是你吗云寒?你说话啊!”

     耳旁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夏雪,是我,林燕......”

     夏雪听见林燕的声音,哭着说:“燕子,云寒不说话,他就在我们背上,他不说话了燕子!呜呜——”

     林燕一听,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她试着摇了摇背上的楚云寒,试探的问:“楚云寒,楚云寒你说话啊,你还好吗?”

     背上的人没有声响,但是外面的声音传了进来。听着小陕西他们的叫喊,林燕和夏雪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大声的回应着他们:“唐飞,你们快点!楚云寒被压住了!”

     小陕西他们听见里面的回话,更加卖力的清理石块。很快,石块被清理开来,露出了下面的三个身体。只见楚云寒趴在夏雪和林燕的背上一动不动,后背上多处地方已被砸烂,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往外流。

     夏雪在小陕西他们抬起楚云寒身体的一刹那就翻身坐了起来,因为楚云寒用身体挡住了大部分墙体,所以她们俩受伤都很轻。她顾不上自己,扑到楚云寒身边,摇着紧闭着双眼的楚云寒哭喊着:“云寒,你醒醒啊云寒......你不要吓唬我啊云寒......求求你,快醒醒啊......云寒——”

     那种撕心裂肺的恸哭,那种焦急的呼唤,似乎起到了作用。紧闭着双目的楚云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一清醒就咧了一下嘴,后背多处的疼痛使他不由得痛呼出声。而这一刻的夏雪等人听见他这一声响无疑似是天籁之音。

     夏雪两只手捧着楚云寒的脸,让他的眼睛正视着自己,焦急的说:“云寒,你醒了,太好了云寒......”

     楚云寒脸上露出一个笑,这笑里头有安慰,有痛楚,他努力的抬起手,摸着夏雪的脸,嘶哑着声音艰难的说:“雪儿......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 夏雪哭着说:“云寒,不要说对不起!只要你没事就好,我只要你没事!”

     楚云寒喘着气,呼吸开始有点急促,眼睛不肯从夏雪的脸上挪开半刻,他安慰夏雪说:“傻瓜......我能有什么......事啊?我还要......还要陪你......过一辈子......”

     夏雪流着泪使劲的点点头,然后一把将楚云寒的头拥进怀里,只是在她拥住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楚云寒的后脑勺上的伤口!那是一条几乎从头顶到脖颈的伤口,伤口的宽深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伤口处正有鲜血冒出来,里面还能看见一些白色的东西,她知道那是——脑浆!

     夏雪的脸一下子刷白,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伤口,看着怀里的楚云寒,撕心裂肺已不足以形容她内心的痛楚,作为一个医生,他知道这样的伤口代表着什么样的结果,可是她不敢去想,不愿意去想,她紧抿着嘴唇,压抑哭泣的声音导致身体不住的颤抖。

     扶着楚云寒的小陕西他们也都看到了那触目惊心的伤口,眼泪填满了心房。

     林燕在自责和难过中摇摇夏雪的手臂,她轻声的说:“夏雪,快和他说说话吧,迟了怕就......”

     夏雪叫着楚云寒的名字,眼前流过两人从相识到相恋到现在的一幕幕画面。那些欢快的笑语声犹如还在,那些个日夜的思念仿佛还在,那些真切的追寻似乎还在,那和楚云寒有过的一切的一切,仿佛从未消失一般的清晰......

     楚云寒轻轻的挣开夏雪的手,眼睛有点困倦,但是强忍着没有合上,他努力的看着眼前的夏雪,她的头发,她的额,她的眼睛,鼻子,耳朵,嘴,下巴......她的所有,他都要铭记在心。后脑的痛楚和身体的渐渐麻木的冰凉让他在灾区这段时日见惯了垂死的人也是明白自己将要步入什么样的结局。他现在没有其他的奢望,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将夏雪的容貌刻在心里,在过那座奈何桥的时候,不要遗忘......

     他颤抖着手摸着夏雪的脸,他脸上有种异样的红润,似乎一下子有了力气,连说话都不是那么吃力了,他笑着对夏雪说:“雪儿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 夏雪抓着楚云寒的手,努力的不让自己去哭,可是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她颤抖着声音说:“云寒,你会没事的,你答应过我的,我们要一起手牵着手走过白头的,你不能反悔的!”

     楚云寒苦涩的说:“雪儿,我没忘......可是我......我怕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 “不会的,不会的!云寒,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 楚云寒苦笑着说:“雪儿,我也不想离开你,我是真的不想离开你啊!你是那么漂亮,那么善良,从遇见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喜欢上了你,我就知道你就是我值得用生命去守护一辈子的那个人......可是......我怕是要食言了......唉,对不起,雪儿......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能给你穿上......穿上嫁衣......没能......没能看到......我们的孩子出生......呜......雪儿,我走了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答应我——”

     夏雪流着眼泪点点说:“嗯,我答应你,我会照顾好自己,我会照顾好孩子的,云寒,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 楚云寒笑了,笑里有安慰,有幸福,有不舍,有留恋,他将手摸在夏雪的小腹上,喃喃的说:“孩子,对不起,别怪爸爸好吗?不要怪爸爸......”

     突然,楚云寒一把抓住夏雪的手,眼光涣散的瞳孔看着夏雪的方向,努力的要记住那心底至深的爱,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他憋出一口气,喊了声:“雪儿,下辈子,我再娶你!”

     我最爱的姑娘哟

     不是不想和你厮守今生

     只恨命运太过短暂

     它毁灭了我的承诺

     留下了我的遗憾

     亲爱的姑娘呀

     不要嫉恨我的离去

     我也不想就这样离开

     是那走过的岁月啊

     没有带起一点风声

     让我在即将远去的时候

     把那心中的遗憾弥补

     亲爱的姑娘啊

     不要怪我好吗

     我想为你穿上婚纱

     我想牵你的手走进教堂

     可是我现在不能

     不能实现我们的誓言

     请不要为我流泪

     我是这样的深爱着你呀

     我不会喝孟婆汤

     更不会将你遗忘

     如若还有来生

     我一定要牵着你的手

     走完一生......

     夏雪抱着楚云寒的身体,眼泪一直在流,却没有声音。

     这世界,在这无声的哭泣里,沉沦,淹没......

    

    

    

    

    

     《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 马郁

    

    

    信箱出现一张美丽的明信片

    翠绿的山脚木屋袅袅的烟

    但我惊讶的却是背面

    你熟悉的字迹竟已相隔多年

    那一句话是你离开的玩笑话

    搁在我心里灰尘堆成了塔

    你就这样的拨开了它

    在信箱前我已就是那个木偶

    线等着你来拉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像是陷入催眠的距离

    我已开始昏迷不醒

    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不过一张明信片而已

    我已随它走入下个轮回里

    那一句话是你离开的玩笑话

    搁在我心里灰尘堆成了塔

    你就这样的拨开了它

    在信箱前我就是那个木偶

    线等着你来拉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像是陷入催眠的距离

    我已开始昏迷不醒

    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不过一张明信片而已

    我已随它走入下个轮回里

    迷失在我模糊的空气里

    我在你字里行间寻找一线生机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像是陷入催眠的距离

    我已开始昏迷不醒

    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不过一张明信片而已

    我已随它走入下个轮回里

    

    

    

    

     ——————全书完————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