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重生,悲催的开始

第2章重生,悲催的开始

慕容晔嘿嘿阴笑两声,一脸狰狞的扑了上来,既然都要死了,那就最后再便宜他一次。洞府中很快传来了一阵阵惨烈的呼喊声,声嘶力竭,令人毛骨悚然!

    “慕容晔,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渐渐的叫声弱了下来。

    半晌,慕容晔抽身出来,嫌恶的望了一眼身下这具干瘪的尸体。叶初云死了,她的储物手镯跟储物戒指都成了无主之物,慕容晔轻易的除去了上面的神识印记。

    目光顿时炽烈起来,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他的面色又阴沉了下来。“怎么会没有?”

    慕容晔又望了一眼那具干瘪的尸体,目光阴狠,也罢,有这魔女多年的私藏,此次也不算毫无收获。至少杀了这魔女,值得。

    她的眼界极高,寻常的东西看不上眼,因此储物手镯跟储物戒指里面存的都是一些好货。譬如说珍贵的丹药,灵草,乃至炼器材料。

    慕容晔贪婪地将叶初云的储物手镯,储物戒指占为己有,然后一个火球,将这个女人,还有他们经营多年的爱巢,烧的干干净净,没有半丝留恋的离开了。

    一道漆黑的光芒被烈焰掩盖,谁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

    “慕容晔!”滔天的恨意仿佛融入了叶初云的灵魂深处。她痛苦地大喊,感觉全身竟如针扎一般。

    “我居然没死?”叶初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因为惊讶,眼中的血红慢慢褪去,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作何反应。

    她明明被慕容晔那个畜生采补而死……

    千年的相知相守,她十分了解慕容晔的性格。他不可能给自己留下这样的祸患。因为他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睚眦必较的性子。

    因此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不可能活下来。可是……

    忽然,一股强烈的痛意袭来,她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被这股信息给挤爆了。叶初云慢慢适应了那股信息,顿时被这股信息给惊呆了。

    她死了,被慕容晔那畜生榨干了,现在活着的是苍月叶家的大小姐叶初云。父亲叶太傅乃是当朝太子太师,身份清贵不比,母亲乃是顾氏嫡长女,留下一子一女,只可惜早逝而亡。

    继母是亲小姨,顾氏嫡次女,温柔贤惠,待她与兄长视如己出。叶初云不由环视一眼四周,破破烂烂的屋子,发霉的被子,动一下就发出吱呀声的破床,心里顿时明白了,所谓的“视如己出”。

    不过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她竟然是一个没有任何资质,不能修炼的废柴!

    死而复生在一个废柴身上,这似乎是一个悲催的开始。叶初云翻了一个身,感觉到身上的痛意,还没等她多想,忽然门“嘭”一声被踢开了。一个一身蓝衣的清贵男子冲了进来,二话不说,一把将她从床上提了起来。

    丝毫不顾她满身的伤痕,“叶初云,你这个小畜生!”

    “啊!”叶初云痛呼一声,被男子一把扔在了地上,她下意识的护住头部,心里不停咒骂:该死的!是哪个王八蛋?可恨这身体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这个小畜生,你没有一点天赋我不怪你,谁让你天生就是贱命?可是就算是你知道了太子跟你退亲的消息,你也不该到太子别院大吵大闹。还辱骂你二妹。我告诉你,赐婚是皇上的意思,我已经答应了。改立你二妹做太子妃这件事情也是皇上亲自下的旨,你也不想想,你一个废物,哪有资格当太子妃?”

    “你,找死!”叶初云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当即大怒。她在修仙界虽然臭名昭著,但是敢当面这么骂她的人也实在是需要敢死的勇气的!

    混蛋,她记下了!

    “找死?你说谁找死?你这个废物,还死不悔改!”男人大怒,一脚踢了过来。

    叶初云这身体就像被巨石碾过一般,反应不及,那一脚生生挨上了,整个身体就像落叶一样被扫出老远,撞在了破旧的桌子上,“咣当”一声,桌子竟然散架了。直接落下来,砸得她头昏眼花。

    可是她的惨状没有得到男人的同情。男人并没有放过她,而是走过来,一把将她提起来。再一次重重的扔到了地上。

    两次同样的动作让叶初云一下子想起了前世那个让她爱入骨髓,又恨入骨髓的男人,慕容晔!叶初云的双目顿时像是灌进了鲜血一般,妖异赤红,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眼神怨毒的仿佛一条毒蛇。

    男子不由一愣,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嘴上仍然不肯示弱。

    “小畜生!我不管你玩什么花样,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念父女之情!”

    这个声音,不是慕容晔。叶初云的理智慢慢的恢复了过来,这才认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原主的记忆告诉她,这个男人是她父亲,当朝太子太傅叶良辅叶太傅。一个对她凶狠至极,毫无慈爱的男人。

    “父亲……”叶初云轻喃一声,这两个字对她来说陌生至极,却是原主心中永远的痛。

    想到记忆里叶良辅对原主这十多年来的不管不问,对继母异母兄妹们的偏袒,只因为她没有资质而受到的不公,这一声“父亲”极其嘲弄。

    “哼!你还知道我是你的父亲?你这个小畜生!既然你还当我是你的父亲,那就给我安分点,十日之后嫁给璃王!就你一个废物,还敢跑去质问太子?要不是因为你二妹为你求情,你早就被太子殿下下令打死了!一个废物,净给叶家丢人!”

    叶良辅一听叶初云叫他“父亲”,底气顿时又足了起来。甚至没有听出叶初云语气里的嘲弄,当即恶毒地说道。

    “璃王?”叶初云没有理会叶良辅连珠炮一样的咒骂,只听到了“十日之后嫁给璃王”,不由脑子一片混沌,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小废物,别装傻!你以为你一个废物,除了丹田尽毁,同样沦为废物的璃王,还有谁肯娶你?就是街上随便一个乞丐都有一品的天赋,他们都不会愿意娶你一个废物!”

    叶良辅以为叶初云在跟他装傻,当即更加刻薄。

    “丹田尽毁,沦为废物?”记忆如潮水一般涌了进来。叶初云下意识的轻喃一声。

    她跟太子的婚约是她在娘胎的时候就定下的,那个时候她的母亲顾氏与皇后乃是手帕交,时常走动,感情甚笃。况且顾家势强,叶家崛起的势头也十分的强劲。

    因此苍月帝指着顾氏的肚子说:“若是顾氏女产女,当为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