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无止尽的广袤宇宙。

    一颗火流星穿梭而过。

    受某种莫名的吸引,砸向一颗星球。

    火焰……无止境的火焰中,一只巨兽冲腾而起,它那庞大的身躯美妙而优雅,从未见过这样的生物!

    巨兽靠近他,一双眼睛中火焰飞腾:“从此刻起,你就是我。”

    “啊!”

    他坐了起来,脑子里却一片混乱,看着自己的双手,粗糙,并且长满了老茧,这不是一双贵族的手,他不再是……?

    记忆逆袭,许多陌生又熟悉的光影片断,在他脑中翻滚,他曾经行走在黄金之阶上、头戴至尊之冠、一言即可主宰无数人生死、挥手便有万千战士去覆灭一个国家……

    忽然,他脸上的铁面具伸出无形的倒勾,狠狠抓进他的大脑,让所有关于过于的记忆,都消失在剧痛之中!

    “啊啊啊啊!”

    他抱着头在地上翻滚。

    当他不再回忆时,剧痛缓解。

    他在地上一边轻微抽搐,一边观察身边的环境。

    很黑。

    应该是在地下。

    青石墙壁构成一间简单石室。

    一盏油灯闪烁着微弱的光。

    除了简单的床之外,一无所有。

    这是斗室……

    血腥斗场内环区,地下一层,斗室。

    即将进入角斗场决斗的角斗士,将被分配这样一间斗室,在此静心修炼,应对生死决斗。

    虽然无法回忆自己的身份,但是一些对自身处境的认知,却仍然存在,他记起自己是被卖到这个名为血腥斗场的地方,已经整整一年,而一年之前的记忆,点滴不存,都被锁于脸上铁面具给予他的剧痛之内。

    这时一个念头出现:他不是死了么?

    还记得,那场万众瞩目的决斗,环形竞技场四周,坐着上万人,衣冠楚楚的王族贵商们,撕下虚伪的礼仪面目,疯狂摇动手中的手帕,呐喊着,期待一幕真正的血腥盛宴。

    没错,是血腥盛宴,双刀螳螂唐杰的盛宴。

    那些人都是为了围观双刀螳螂再一次吃人,而他,只是被摆上餐桌的鲜肉而已!

    但没想到吧,鲜肉也会反抗,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能给双刀螳螂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

    可惜的是,双刀螳螂唐杰是一名武者,虽然只有一级,但已经修炼出了原力武器,拥有原力武器的武者,和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实力天差地远。

    而他,虽然也拥有原力天赋,并且还测试出了是属于火系,但在没有修炼出原力武器之前,仍然只是一个普通人。

    再精巧的算计,也要败于这种实力差之下。

    武者、斗士、地阶斗士,还有传说中的天位。

    每一个位阶,实力判若云泥,不可跨跃!

    特别是斗士,武者只比普通人强上一些,但斗士,却已经脱胎换骨!

    武者入门之后,修炼出十颗原力之珠,获得了融合甲兽的资格,才真正走上了无尽力量之路,成为至尊贵的斗士!

    甲兽,伴随斗士的一生,甲兽是斗士的盾、是斗士的枪、是斗士的一切。

    血腥斗场中角斗士中,没有斗士,最高等级的角斗士,也不过是九级武者,这十名巅峰武者,被称为十天王。

    但斗士和甲兽,距离他还是太遥远,他被双刀螳螂杀掉之前,最渴望的是,成为一名可以将原力变化成为武器的武者!

    这样才能在血腥斗场,拥有一线生存的机会!

    他握紧了拳头。

    强烈的意念之下,似乎召唤出了什么东西,莹莹火光,出现在黑暗斗室里,那光源的出处,竟然是一颗椭圆形的……蛋?

    他愣住了。

    这东西和他心意相联,他瞬间就感受到了这颗蛋的存在,这究竟是什么……?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收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颗蛋,究竟是什么存在,但是他死而复活之后,拥有的东西,该是个秘密,总归是不能暴露于别人面前的,想着收起来,那颗蛋立即就悄无声息的隐入黑暗。

    “嘎嘎嘎嘎嘎嘎!”

    一阵怪笑声,伴随着一个白色胡子头发虬结盘集如蛛网的怪老头,他穿的那身白袍子,却点尘不染,在黑暗中发散着莹莹的光。

    “铁面小子,你死而复生了?”怪老头笑着说,当然不是在恭喜,他语气不善。

    风卓祭祀。

    负责治疗重伤角斗士,管理血腥斗场内各种祭祀、武技买卖事宜,权力相当之大,与场主平分秋色,最大的爱好是:利用那些重伤角斗士的身躯,做一些残酷试验,被角斗士们私下称为疯祭祀。

    “我检查过你,和生人没什么两样,这不可能!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告诉我,你是怎么复活的?天坑里不可能有东西存活下来,你究竟经历了什么!”疯子祭祀大声问。

    “我……”他无法回答,他只记得自己被双刀螳螂唐杰撕心而死,至于如何复活的,也许和那颗蛋有关?

    “不想说么?铁面小子,嘎嘎嘎,既然你活着回来了,按照血腥斗场的规矩,没完成的角斗,就要继续进行!”疯子祭祀恶意的笑容,“双刀螳螂,和死而复生的复仇者,多好的题材,我也很期待啊!”

    “是的,大人,您说的没错,角斗就定在十天后,是场主大人亲自安排的。”一个小个子男孩,从疯祭祀身后冒出来出,他身材瘦小,却有一颗和身材不成比例的大脑袋,看起来有些滑稽。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疯祭祀满意的走了。

    而那个大脑袋男孩,却向他眨眨眼睛,又悄悄扔给他一张纸条。

    等到疯祭祀远去,他急忙展开这张纸条,借着远处火把上微微的光,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

    ‘丁火,恭喜你又活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竟技场安排你醒了之后,再过十天,就进角斗场,十天之后,你会第二次和双刀螳螂对决,这次你要干掉他,别再死了,拜托。’

    ‘修炼火属原力的残火心经,是早就商量好的,你的存款,已经足够买到它,上一次,我没来得及把东西交给你,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你是个天才!十天时间,你一定可以晋升武者,干掉臭哄哄的双刀螳螂!一定没问题/

    ‘阿米。’

    纸条背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是一部关于原力修炼的心法。

    阿米……,丁火关于那个大脑袋男孩的记忆,完全苏醒,克伦族的男孩,丁火在血腥斗场唯一的朋友。

    一年前,失去过往记忆的丁火,被卖进血腥斗场之后,就结识了阿米,阿米已经在血腥斗场生活了八年,他今年十五岁,也就是说,阿米七岁就被卖进了血腥斗常

    丁火被迫成为角斗士,为生存而撕杀。

    而阿米拥有一颗庞大、聪明的脑瓜儿,引起疯祭祀的注意,被疯祭祀提升为他的专属助手。

    疯祭祀负责售卖一切原力武技。

    想在角斗场活得更长久,就要学习武技。

    武技需要购买。

    角斗士每赢得一场角斗,就会获得一些角斗场通用货币,做为奖金,积攒奖金,购买武技,训练,更强大,杀死其他人,再获得奖金,这就是角斗士的生活。

    丁火对火属原力,拥有超强的修炼天赋,原本可以在角斗场走得更远,他赢了二十场角斗,已经积攒够了买到基本武技心法的金钱。

    但是超阶对战,以普通人对战武者,与双刀螳螂一场战斗,让丁火死于非命。

    如今他回来了。

    残火心经。

    原力修炼心法。

    武技分为天地人三阶,又分为修炼技和战斗技两种,修炼技用于提升原力,战斗技用于杀敌求胜。

    人阶心法,修炼法中等级最低,却是开启原力之门的钥匙。

    残经系列,是血腥斗场内唯一的修炼法,包括残风、残水、残地、残火,每个角斗士,都修炼这种‘残功奇法、愈伤愈强’的修炼技。

    除修炼技外,用于杀敌求胜的战斗技,竟技场提供了很多种,这是为了生死竟技时,角斗士们会各出奇招,打得比较好看,提高观赏性,吸引更多的观众来观看。

    十天之内将这部心经修炼完成,在体内凝结出第一颗原力之珠,进阶武者。

    天才也不可能吧?

    双刀螳螂唐杰修炼残风心诀,足足一年,才升级到了一阶武者,血腥斗场中的角斗士之王汗尼拔,修炼残水心法,达至九级武者,也用了五年时间。

    而丁火只有十天。

    幸好,在被唐杰裂心而死之前,丁火已经已经激发了体内原力,拥有了成为武者的根基,只需要按照残火心经,凝练出第一颗原力之珠,就可以成为武者,拥有原力武器。

    现在,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与双刀螳螂的角斗,就在十天后,不是赢,就是死。

    丁火开始默念这部残火心经。

    没多久,少量火焰,在丁火胸口升腾而起,火焰颜色炽红,这就是属于丁火的火属原力,只有当原力之火,在体内经脉里,百转千迥,重重压缩,才能结成第一枚原力之珠。

    这个过程非常漫长,有一半拥有原力天赋的普通人,无法完成筑基,终生也只是一个有点天赋的普通人。

    在这之前,丁火之前没有得到残火经心,也不会任何武技,却能够在没有任何测试工具的前提下,激发经脉内的原力之火,展现出原力天赋,所以阿米称他为天才,现在得到了残火心经,修炼过程,一日千里。

    在丁火闭目修炼时,一颗白生生的小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斗室一角,静静散发着微弱的光。

    两天之后,阿米再次来到斗室的时候,丁火对第一颗原力之珠的凝炼工作,已经进展到了七成,一片火盈盈的原力之火,在丁火胸口处覆盖,只要这片原力之火,再进一步凝结成原力之珠,丁火就可以进阶成一级武者!

    “丁火。”阿米小声叫了一下。

    完全沉醉于修炼的丁火,瞬间惊醒。

    “阿米,你来了。”丁火向阿米一笑,“谢谢你的残火心经。”

    “哇,你这次死而复生,性格改变很多啊,以前你都不会笑的!”阿米惊叹,“而且,才两天就完成了将近七成的筑基,你简直就是超越所有天才的天才!”

    “我以前不会笑的?”丁火想了想,但脑袋又有变痛的趋势,面具仍然在封锁他的记忆,于是丁火暂时放弃,“我之前体内的原力储备,已经足够筑基,只是没有心法而已,现在,就不一样了。”

    丁火打了个响指,一朵原力之火出现在他指尖,勾勒变化,有只火焰之蝶璀璨出现,围绕着丁火上下翻飞、翩翩起舞。

    “别玩了,再闹也只是个耍戏法的!”阿米说,“你要尽快完成筑基,升级到一级武者,炼出原力武器,才能和双刀螳螂拼上一次!”

    “还有,双刀螳螂知道你没有死,他说他这次要把你整个吃掉,你小心点!”阿米有些担心。

    “吃掉我?”丁火笑了一下,嘴角勾勒起残忍的弧线,“我不喜欢吃人,但我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不过,武者又怎样,比起普通人强上一些而已,只有晋升至十级武者,拥有了甲兽,成为斗士,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丁火握紧拳头,“早晚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名真正的斗士!”

    “我就喜欢你这份自信!”阿米击掌叫好,然后低声说,“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

    约定?

    什么约定?

    “死也不能忘的约定,我们要,逃出这里,然后,向所有敌人复仇!”阿米提醒丁火。

    碍…,丁火想起来了。

    克伦族,介乎于人类与甲兽之间的种族,盛产天才炼金士,一度成为南蛮大陆首屈一指的种族。

    但他们那天才的、可以移殖的大脑,成为人类最为觊觎的财宝,于是抓捕克伦族成员,取出他们的大脑,做为炼金术材料,又或者一些炼金士,干脆将克伦族成员,做成甲兽,拥有卓越的计算力和控制力的克伦族甲兽,一时成为高贵炼金士身份的证明。

    克伦族险些灭族。

    后来南蛮大陆七国联合决定,保留克伦族栖息地,做为禁猎区,免得克伦族消失在这块大陆。

    只有七国公允炼金士协会的成员,才可以进入禁猎区,获取一只克伦族甲兽。

    这是……从猎杀,变成圈养。

    不止是侮辱,而是从根源上剥夺了克伦族的身份。

    阿米从外型上看,只是个发育有些怪异的人类,不像其他克伦族那样特征明显,在血腥斗场,这个秘密,只有丁火知道。

    所以两人击掌盟誓,要倾力合作,逃出这里,然后复仇。

    “先从逃出这个混蛋竟技场开始吧,如果有人敢阻拦,就毫不留情的干掉他们!”阿米眼中闪烁着森寒的光,一个克伦族的天才大脑,肆无忌惮的破坏时,能造成多大的伤害,请誓目以待。

    丁火继续修炼,偶尔一些回忆会浮上洗脑,然后就是头脑一阵剧痛,那张面具,在禁止他思考过去。

    于是,惭惭的,丁火放弃了记忆,现在的目标,是生存,是活下去。

    第九天,原力之火,已在丁火胸口凝结成了一颗红通通的小太阳,只等待最终缩成一颗小球,就完成了从普通人到武者的跨跃,正式成为一名武者!

    丁火已经注意到了,在自己修炼时,那颗蛋,会鬼一样悄无声息的出现,虽然没对他的修炼,造成什么妨碍,但这种存在感,是无法抹杀的。

    丁火觉得自己应该给阿米展示一下自己的蛋。

    这样说感觉很怪异……,丁火无聊的想,也知道如果是之前的自己,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无聊想法,但是,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不是么?

    ‘从此刻起,你就是我’

    那条庞大而优雅的美丽巨兽,这样对他说,一切的变化,都始于那一刻。

    今天是第九天,丁火和阿米约定,让阿米来见证丁火的升级。

    见证丁火拥有自己的原力武器!

    当一个普通人,完成到达武者等级的转变后,最大的能力变化,就是可以将原力放外,凝结为一柄武器,这柄武器,与武者心意相随,只要武者不死,就可以斩破世间一切!

    比如双刀螳螂唐杰的寒冰双刃。

    水系的原力武器。

    可以变化成两把冰刀,锋利无双,且冰冷刺骨,能轻易剖开敌人的心脏。

    丁火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还记得那里被冰刀撕开的绝望,但这次……,绝对不会输!

    脚步声响起。

    这个时间,肯定是阿米。

    丁火站起来,就看到了火把的微光中,阿米快步而至。

    “丁火,残火心经修炼的没问题吧?你马上就是一个武者了!恭喜你!”

    阿米很兴奋,脚步都轻快了许多,他快步跑来。

    丁火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强烈的危机感,刺激他的身体,但究竟哪里不对……

    咦?!

    丁火注意到,阿米的影子,长了一截,似乎有一只大号的螳螂怪,在他的影子上盘踞。

    螳螂?

    “小心!”丁火大叫。

    什么?阿米茫然看向丁火,也就在这时,阿米的影子忽然暴涨而出,化做一道寒冰色光芒,还顺手在阿米手臂上戳了一刀。

    “嘿嘿嘿嘿!”

    影子跳到墙壁上,像是壁虎一样爬在那里。

    火把的光,照耀出这个诡异男子的影像。

    他很瘦、很高、四肢极长,一双三角眼,闪烁着疯狂的光。

    双刀螳螂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