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正午骄阳。

    透过木门的缝隙,晒到丁火脸上。

    丁火稍稍有些晕眩,而当两个奴隶打开木门,他赤脚踩在滚烫的青石地面,迎向那山呼海啸一般的叫喊声时,仿佛有些时空错乱,什么时候,他也经历过这种场面?

    而当他真正抬头仰望,看到了五层圈环高台上,数万张居高临下的狂热面孔,还有他们口中暴发出的,那种疯狂、嗜血的高呼声。

    “杀掉他!”

    “吃了他!”

    “吃掉铁面小子!”

    “干掉复仇者!”

    丁火忽然明白,他现在是奴隶,是角斗士,是挥剑砍杀供人取乐的奴隶!

    一种强烈的屈辱感像是大海一样淹没了他!

    他垂下头,握紧拳头,肩膀在颤抖,无穷无尽的记忆在大脑内翻腾,同时,脸上的沉默面具,开始将无形利爪刺进他的大脑,剧痛狂卷而至,却中和了一下蚀骨的屈辱,他有力气抬头。

    天地在旋转,环形高台上的每一张疯狂面孔,都近在咫尺!

    丁火骤然大吼:“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丁火的吼声像是滚雷一样,竟然压制了数万个狂呼声,场中奇异的沉寂了一下,随即暴发出更加狂乱的笑声、喝骂声、歇斯底里的叫声。

    逐渐这些声音融合在一起,变成:“杀掉他!吃了他!杀掉他!吃了他!”

    最高层高台上,有个身量很高、犹如铁打一样的雄壮中年人,他身边是一个身着白袍,金丝软带束腰,额上带着花冠的年轻人。

    两人身边,十几个身上只挂着几片布,露出雪白诱人身躯的美貌少女,诚惶诚恐的服侍着,把各种南蛮沙漠里绝对没有新鲜水果,还有盛着暗红色酒浆的黄金酒杯,放在两人面前。

    看到场下的狂热,年轻人嘴角上挑,露出一个轻佻的笑容,“从地狱归来的复仇者,和双刀螳螂之间的世纪之战,真是让人期待啊,特别是,真想看到,铁面小子被双刀螳螂一口一口的吃掉埃”

    “哈哈,破军王子,你很快就能看到了。”竟技场最高负责人,陆虎,哈哈大笑,他很满意这场角斗的安排,看看今天的上座率,简直就是爆棚。

    “还有,陆虎大人,这两天那位摇光美人,就要被送到竟技场了吧?”破军王子伸手揽过一个少女,把手粗暴的伸进她的部位间,用力揉撮,少女痛苦的皱起眉,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陆虎可有可无的点点头。

    “她的初夜,卖给我吧,多少钱都没问题!”破军王子表情狂热,手下越发用力,少女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哼。

    “叫?你喜欢叫是吧!我让你叫个痛快!”破军王子嘿嘿怪笑,抱着少女就走到了后方石屋里,没一会儿,石屋里就传出来少女的痛哼惨叫声。

    “白日宣淫,一个废物。”陆虎冷哼一声,非常不屑,虽然破军王子是开阳国王的儿子,但也只是开阳国众多王子之一,并且贪花好色,不成大气。

    这时,竟技场内,传来更加热烈的疯狂叫声。

    陆虎向下看去,双刀螳螂出场了。

    好戏正式开锣。

    “哦呜、哦呜!”

    双刀螳螂唐杰,挥舞手臂回应观众们的狂呼,表情招摇,姿态嚣张。

    丁火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唐杰身上,缓步走到角斗场正中。

    角斗场面积并不大,为正圆形,直径三百步,最中央更以九十步为直径,挖割出了一圈石槽,失败角斗士的血,灌注其中,被称为鲜血之环,环中鲜血终年不枯,吸食了无数角斗士的生命。

    丁火站在环中。

    唐杰与他面对面。

    “嘿嘿嘿!一顿美餐!”唐杰嘻嘻的笑,舌头在自己上下嘴唇诡异的舔吸着。

    “你上次可是没敢吃我。”丁火脸上同样挂着笑,眼神却冰寒,他指的是上次他装死,差点在唐杰身上留下永久难灭的记号,以至于唐杰不敢进行他的食尸习惯。

    “铁面小子!这次你逃不掉了!”唐杰哇哇大叫,几乎是凝质的蓝色水属原力,包裹住他的双手,随即一双寒冰之刃出现。

    原力武器!

    变化出原力武器,唐杰就地一跳,像是张牙舞爪的大号螳螂那样,跳到丁火上空,两只寒冰之刃,急切直下。

    “杀!杀!杀!”

    看唐杰动了,周围观众席上顿时暴发出轰天叫好声。

    面对唐杰的来袭,丁火显得很狼狈,他急忙向后翻滚,险之又险的躲开这次攻击,然后挥手取出两团原力之火,射向唐杰。

    拥有原力天赋的普通人,可以操纵地水风水四种原力,可以将原力放出体外,甚至能引动一些天地异象,不过由于体内没有原力之珠的增幅,这些外放原力,懦弱无比,即便正面命中,也不过烧个灰头土脸而已。

    “小孩子把戏!给我死吧!让我吃吧!”

    唐杰疯狂挥舞着寒冰之刃,两下就劈碎了那两团原力之火,飞溅的余焰之中,唐杰身影直逼丁火。

    丁火勉强躲避。

    左支右撑。

    好像下一刀就会被干掉。

    看到丁火的窘迫,观众们暴发出轰然大吼:“杀掉!吃掉!杀掉!吃掉!”

    一边倒的支持唐杰,除了想欣赏双刀螳螂的食尸盛宴之外,大家也都认为,在资料上被注明为普通人的丁火,肯定会输,输给一级武者唐杰。

    拥有原力天赋的普通人和武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天差地远,每个人都是来看,双刀螳螂唐杰如何活生生的把丁火吃掉。

    那血肉横飞的吞噬,被吃者的绝望嚎叫,才是他们最想看到的场景。

    转眼间,丁火已经被逼到石墙附近,石墙之上,再高五米,就是五重圆环观众席的第一重。

    钉!

    寒冰之刃切到墙上,差点割破丁火的喉咙。

    “好!”

    观众们站起来高呼,角斗二人附近的狂热家伙,甚至把手中的水果,扔了进来,击打在丁火身上,啪啪作响。

    “去死吧!你马上就要被吃掉了哈哈!”

    一个肥胖的中年女人,站在高台上,狂呼乱叫。

    被吃掉?

    哼哼。

    丁火一直如同冰山般冷静,无论多狼狈也好,他还有底牌没有翻出来。

    等一个机会。

    “你为什么还不死!为什么还不死啊啊啊!”

    唐杰已经陷入嗜血疯狂,丁火能在他的全力攻击下,坚持这么久,已经超出他的预料。

    但由于丁火每次都躲得非常狼狈,身上血痕处处,让唐杰总觉得自己下一刀就能杀掉对手,并且,丁火还不时用原力火球,挑战唐杰的耐性,这就让唐杰越来越渴望和疯狂。

    轰!

    两支寒冰之刃齐出,却被丁火躲过,虽然在丁火肋下切出一条深深血槽,又击中石墙,发出爆炸般的原力激荡。

    就是现在!

    丁火目光中骤然燃起炽烈火焰。

    双手一合,那颗蛋悄无声息出现,嗜血光环!发动!原力武器!激发!

    一圈黄金之光环,脱壳而出,套在丁火身上,丁火合十双掌之中,金黄色火焰飞腾窜舞,一支火焰长棍,疾冲而出,狠狠命中唐杰全无防备的下颌。

    啪!

    唐杰的下巴被击碎,整个人倒飞而出。

    丁火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打算,脚在背后石墙一踏,人如离弦之箭,追了出去,嗜血光环带来的等级加成,让他突破至武者等级,体力原力之珠结成之后,速度力量都是激增,身形恍若鬼魅。

    半空中挥舞火焰长棍,丁火在唐杰仍未落地的时候,自下而上,狠狠一撩,长棍砸中唐杰腰部,又将唐杰掀上了天。

    原地踏足。

    全力一跺。

    丁火跳起四五米高,高举火焰长棍,放声大吼,正午阳光直射之下,看到仿佛飞腾在太阳之中的丁火,观众们脸上都是见鬼了般的惊愕,这一刻,丁火击碎了所有人的期待。

    他就是,毁灭者!

    轰!

    火焰长棍狠狠自上而下,狠狠砸中唐杰。

    唐杰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在地面上,地面顿时爆响龟裂。

    哦……

    沉寂像风一样吹过上下六排圆环观众席,数万名的狂热观众们像是被集体冰冻了那样寂静无声,超乎想像战斗局面,一刹那的逆转,让所有人都陷入震惊之中,说不出话来,诧异的吐气声,此起彼伏。

    怎么可能?

    铁面小子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武者?他手中的原力武器,是从哪来的!明明只有武者,才能拥有原力武器,不是么!

    双刀螳螂也太弱了吧,几下就被打倒了?!

    难道真的要逆转?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六层高台之上的竟技场主陆虎,微微眯起眼睛,说:“有趣,竟然已经成为武者,还懂得隐藏实力,不过,还没结束呢。”

    丁火也知道还没结束,因为他听到了唐杰的笑声。

    嘿嘿嘿嘿!

    疯狂笑声,从地面上升腾而起。

    血流满面的唐杰,随即跳了起来,虽然在大口喷血,连下巴都碎掉了,但他眼中的嗜血光芒,却是丝毫未减。

    “残功奇甲,愈伤愈强,所以竟技场的决斗,才这样好看埃”六层高台之上,陆虎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