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深夜电台主持

第1章 深夜电台主持

凌晨4点,这个时间段绝大多数的人们已经进入了梦乡,还有一部分依然坚挺的人,要么就是为了生计在奔波,要么就是为了情感在纠结,要么就是为了欲望而放纵。

    可是,绝对没有一个人愿意打开收音机静静的收听楚风主持的‘心灵老母鸡汤’这档名字土掉渣的情感解惑类节目。

    如今的手机直播遍地都是,如果实在闲的蛋疼,准备好卫生纸在床上看看穿的少的可怜的美女主播卖萌露肉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如果不是楚州市城市广播电台非要完成24小时不间断直播这个变态的指标,楚风分分钟都会失业下岗。

    这份2000+的工作虽然有些差强人意,但对于从小热爱表现且无一技之长的楚风来说,还算可以接受。

    当然,如果能有几个听众就更好了。

    在楚州市城市广播电台直播层的最边角,一间小到不足以四人打麻将的房间内,楚风依旧打开了直播操控台的按钮。

    “哈喽,大家好,又到了凌晨4点,这个时间,相信已经没有人在收听节目了,在这里,本帅要对还坚守在自己工作岗位的自己说声辛苦了。”

    “接下来,便是你们最爱的楚风楚帅的!”

    简单的放了段音乐,楚风继续说道。

    “最近,本帅的不少朋友都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对于爱情,本帅有自己的认知,先说说婚姻吧,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相亲是为坟墓看风水,表白是自掘坟墓,结婚是双双殉情,移情别恋是迁坟,第三者是盗墓!”

    突然啪的一声,原来是楚风摸出一根烟叼在口中,他心满意足的点上火吸了一口,重重呼出一口白烟。

    这个时间电台连鬼影都没有,自然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回头只要把烟灰打扫好就行。

    “听听,我说的是多精辟啊!仿佛十七世纪欧洲的灵魂歌者,我都为我自己着迷。”

    “如果你爱上一个人,你需要的是示爱;如果你娶了一个人,你需要的是示弱。”

    “示爱还是示弱,那都不重要,因为爱情像钻石,灿烂但昂贵;结婚像房地产,冲动购买后你得长期付贷款,而且很容易被套牢。”

    “所以我至今单身,都说爱情让你动脑,所以我无脑可动,婚姻让你烦恼,所以我无忧无虑,在这里,我还是衷心祝福天下的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

    这也不怪楚风敢信口雌黄,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他兢兢业业,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敢说错,可近半年的深夜独处,逐渐让楚风有些压抑,更重要的是,有一次他足足开了2个小时的个人演唱会,第二天却平安无事。

    想来连自己的领导都不愿意收听自己的节目,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在猪肉都突破二十一斤的年代,拿2000多点死工资的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放飞自己。

    叮铃铃~叮铃铃~

    突然,沉寂了不知道多久的电话突然响起。

    这让正处于自嗨模式的楚风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

    短暂的失神,电话的铃声还在响。

    楚风平复了一下心情,脑海中浮想联翩,难道是李主任深夜蛋疼菊紧收听了自己的节目,然后打来电话兴师问罪!

    “哦,谢特!”

    想到李主任这个三十岁已经到了更年期的离异少妇领导,电话编辑和主持集合与一身的楚风赶紧按下了接听健,脸色浮现出猥琐中带有一丝严谨的笑容,努力挤出生平最和善的声音。

    “是李主任么,我是小风,刚才的播音可能会让你有些误会……”

    “误会个屁,我说楚风,老子是陈浩,今天喝多了刚醒,无聊就搜索了你的频道,刚收听你的节目就听到如此劲爆的语录,你小子莫非是熬夜熬变态了吧,这种话居然敢直播说出来,不过我佩服你!”

    “草!”

    原来是自己的好友陈浩打来的,这让楚风紧绷的心情平复下来,他弹了弹烟灰,骂道。

    “你半夜不睡觉给我打个鸡毛电话,明天不用上班吗?要我说你就是闲的,还有晚上去哪喝酒浪了,居然不叫我,你死定了!”

    “吗蛋,老子好心关心你一下,居然不识好人心!”

    “关心个屁,真不知道你脑子是让门夹住了还是被驴踢了,真的关心我的话就带十个八个美女来看我,我…”

    楚风还准备继续讲,电话那头便挂断了。

    “再敢来骚扰我,我非把你炮轰的体无完肤!”楚风愤愤丢下一句狠话,按下了断线的按钮。

    想到陈浩,楚风倒是宛然一笑,自己在孤儿院长大,没有亲人,在楚州也只有三个好朋友,陈浩算是其中一个,虽然两人平时喜欢斗嘴打趣,但私下关系还是比较铁的。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带着的玉石项链,楚风心情有些难受。

    这个项链自打有记忆后边待在他的脖子上,听孤儿院的院长奶奶说,楚风被捡到的时候脖子上便带着这个项链。

    这项链材质做工均为上成,项链上还刻着楚风两字,字体苍劲有力,楚风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二十多年前正是玉石飞涨价格离谱的年代,能把这个项链带在一个弃婴的脖子上,足以看出楚风的出生非富即贵,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遗弃了。

    对于自己从未相见的父母,楚风也不知道自己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好了,尽管刚才发生了一点点意外,但这不并不影响本帅的心情,SO,GO!”

    “不管婚姻是悲剧还是喜剧,观众……”

    楚风刚刚继续,电话却又响了起来,有了方才陈浩的前车之鉴,这一次楚风倒是淡定的很,他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水,缓缓的按下了接听按钮。

    “我说浩仔你有完没完,我这个节目是针对整个楚州市的,而不是你一个人的私人电台,无数的粉丝翘首以盼,等着本帅去解答他们心中的疑惑,你这个单身的万年老吊丝还是老老实实睡觉去吧!”

    “请问是楚先生吗?”

    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音,虽然通过电话,依然阻挡不了这声音的深沉与宏伟。

    看来这声音的主人倒是个硬气的汉子,楚风不自觉点了点头,随即,他猛地反应过来,这难道是自己的听众打来的!

    天哪,还真是有这么无聊半夜不睡觉听自己的节目人!

    “是我!您说!”楚风努力让自己更冷静一点,不过声音还是带着些许的颤抖,废话,半年没接过听众来电的他,对于这第一次难免会有些无法自控。

    “我…我有些情感问题想请教一下您!”

    “请教不敢当,互相学习学习,您说,我听着呢!”楚风一脸严肃。

    “是这样的,我爱上了我义父的女人,尽管我很努力的想要忘了她,可每当看到她依偎在我义父的怀中,我的内心就很愤怒,想一戟杀了我义父。”

    声音很是平静,提到杀人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波动。

    “什么!居然有比我还变态的人!听他的声音恐怕也有三四十岁,他义父起码也有个五六十,这人居然爱上义父的女人,难道是一个恋母癖,居然还想弑父,简直就是个大变态!”楚风心中大惊,身上鸡皮疙瘩顿时布满全身,嘴上却说道:“这个,我想问你一下,你不觉得你们的年龄有些差距吗?”

    那头沉寂了一下,道:“不错,但这依然无法阻止我爱她!”

    “这话倒是没错,对于爱情来说,年龄不是差距,财富不是障碍,距离不是问题。心里有爱的人,什么都可以跨越的。”楚风夸夸其谈,道:“但是我个人认为,爱情多少得有些底线!”

    “底线?我不懂!还望先生赐教!”

    吗的,居然装糊涂!

    “这个,说明白点吧,既然是你义父的女人,算是你义母吧,勾引二嫂都翻了江湖大忌,勾引义母嘛……”

    “我没有勾引,王允已经答应把蝉儿许配给我,但是我义父,却夺我所爱,这口气实在难以下咽!”

    “敢情变态的不仅仅是你啊,你义父居然看上了你媳妇,确实有些过分。”楚风点上一根烟,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我……”

    等等!

    王允?

    蝉儿?

    义父?

    混乱的爱情?

    这怎么这么耳熟!

    楚风脑袋一转,三国里有名的‘狗血’‘乱伦’‘悬疑’‘谍战’凤仪亭桥段浮现在了脑海中。

    “敢问壮士大名!”

    一瞬间,楚风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头的声音古井无波,猛然说道。

    “吕布,字奉先!”

    吓~楚风叼在口中的烟头掉了下来,大晚上自己居然和一个精神病说了大半天!

    天哪,叔可忍,婶可忍,老子不能忍!

    他重新点上一根烟,怼人模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