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逆召唤了

第2章 被逆召唤了

“你说你是吕布?”

    “没错!”

    声音坚定,不容置疑。

    “我呸!”

    楚风吐出一连串烟圈,喷道。

    “你要是吕布我就是董卓!我就是曹操!我就是罗贯中!”

    “你怎能是我义父?曹阿满不过是一小吏,不足挂齿!至于罗贯中是何许人也?”

    “你还给我装!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大半夜不睡觉,闲的无聊看美女直播去啊,别说貂蝉了,古今四百大美女都有,我深夜做节目已经够苦逼了,你居然还来玩我,找骂呢吧!”

    “我……”

    “你什么你!”楚风根本不给对面说话的机会,继续道:“真不明白,为何每天晚上你总是尽量站在有光的地方,后来经人提醒我才明白,原来你是想当夜明猪呀!”

    “你这个傻X就像南方的农作物,一年三熟,从来都不带歇气儿的!像你这样的新生命体竟然还能在地球上活这么多年!不得不佩服佩服天朝,林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你以为你是铅笔盒啊。装那么多笔!你怎么不说你是超级赛亚人!我看你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落魄中年大叔,你还吕布,你拿的动方天画戟嘛!回家抓自己的小鸡玩去吧!”

    楚风一口气说了几大段话,有些口干舌燥,趁着间隙打开矿泉水猛灌几口。

    电话那头得到喘息,连忙插嘴!

    “楚先生为何辱我?”

    “我想看着你说话,可你为什么把脸埋在你的屁股里?哦?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的脸,那你的屁股哪儿去了?”

    “你别和我说话,正因我听不懂,在别人的眼中看来,我和一头猪在吵架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不对,说你是猪都抬举你了,你简直猪狗不如!”

    “先这样吧,说多了,也白费,这些话说给狗听听,它还知道我是在骂它呢,说给你,还以为我夸你呢是吧!”

    说完,楚风不给对面任何机会,猛然挂断了电话。

    “气死我了,这一晚上都什么破事!”

    楚风靠在直播椅上,把矿泉水瓶丢到一边:“还吕布,这种人就是找怼!”

    突然,直播间顿时安静了下来,播音台原本轻微的机器运转声也失去了动静,接着,一股冰冷的气息散发开来,整个房间在一瞬间冷的仿佛十二月冷风笼罩下的西伯利亚。

    楚风只觉得脑袋一晕,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一切竟然大变。

    周围没有了高楼大厦,有的则是中式古典的纯木建筑,自己身在一个庭院之中,一个伟岸的身影正站在他的面前,楚风简单的目测下,此人身高不低于2米。

    等等!这人打扮有些怪异!

    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更重要的是,手里提着一柄方天画戟!

    “吗呀!这不是吕布是谁!天…天,我居然梦到吕布了!”楚风此刻有些语无伦次,暗道自己刚才骂了吕布半天,这货居然感应到给自己托梦,实在有些神奇!

    楚风刚准备说话,一道凌厉的风迎面袭来,他几乎没有看清,方天画戟的戟尖已经顶住自己的喉咙,一丝疼痛传遍了全身。“奇怪,做梦怎么还会疼?”楚风喃喃自语道。

    “你就是楚先生吧!”吕布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愠怒。

    “楚先生?”楚风楞了一下,再次环视了一下四周,又掐了掐自己的脸,惊倒:“难道不是做梦,本帅穿越了?”

    “居然这么离奇,等等,莫非刚才真的是吕布给我打的电话!”相信了自己穿越的楚风,自然想到了刚才的电话。

    自己不偏不巧,正好穿越到了三国的时期,而且还正好来到了吕布的面前,莫非方才自己的言语伤害到了这个三国第一战神,磅礴的愤怒形成了念力把自己召唤而来的?

    这么一想,楚风心头一紧,自己方才图一时痛快,把吕布骂的那叫一个惨,眼下居然落到了这厮手里,凭吕布火爆到足以燃烧太平洋的脾气,自己小命不保啊!

    难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本帅泪满襟啊!

    “奉…奉先啊!”不去理会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楚风第一时间还是保命要紧。

    “楚先生。”吕布冷冷一笑,道:“方才先生可是把我骂的体无完肤啊。”

    “误会啊!这都是误会!”楚风巧舌如簧,连忙道:“你先放下兵器,容我慢慢道来。”

    “哦?”吕布眯着眼,倒是收回了方天画戟,楚风虽然奇装异服,但怎么看都是弱不禁风的书生,根本跑不出自己的五指,倒是要听听看他怎么说。

    见吕布收回兵器,楚风暂时心头一松,道:“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说完,有些不安的看向吕布,见他微微点头,便问道:“话说你是怎么给我打的电话?”

    “打电话?那是什么,是和你说话吗?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从半年前,每日寅时起,我脑海里便出现了你的声音,每日都能持续一个时辰,时间久了,觉得先生倒是大才,许多事看的很是透彻,今日听你说道情爱,便想咨询一下,接着便能同先生对话,怎知先生居然对我破口大骂,让我好生愤怒!”

    半年前不就是自己刚刚主持‘心灵老母鸡汤’的时候么,一个时辰就是2个小时,不正好是自己主持节目的时间段么,天呐,吕布居然是自己的听众,尽管是被迫的,但也足够自己骄傲的了。

    “这个,我想我是明白了。”楚风点了点头,离奇的人生不需要多想。

    “既然如此,先生倒是可否给我解释一下,为何骂我一事?”吕布开口询问。

    “哦,这个,实不相瞒。”楚风眼珠微转,心中已有了主意,道:“今日我论道之时与你传音,无意之间却发现了董卓的耳目,所以我灵机一动,才会对你那般言语,好避开董卓耳目。”

    “什么!我们的对话我义父都知道了!”吕布一脸紧张,虽然他勇冠三军,但猛虎不敌群狼,凉州兵骁勇善战,吕布还没有自信能以一人之力抵挡董卓的虎狼之师,所以才会紧张。

    “奉先稍安勿躁,与你传音之后,我便杀了董卓的耳目,所以这事,董卓是不会知晓的。”楚风安慰道吕布。

    吕布倒是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要不然也不会屡次中计,败走徐州了。

    听楚风这么一说,吕布立刻心生感激,兵器往地上一插,双手抱拳:“倒是我错怪先生了,还忘先生务怪!”

    “奉先啊,所以要三思而后行,我倒是想多问一句,我怎么才能回去?”

    “这个不难,我脑中有个意念,只要召唤先生,先生便会来,如果先生要走,我只需意念送先生走即可,现在召唤先生的意念已经消失,但送先生走的意念却还在!”

    “这么神奇!那送我回去吧!”尽管穿越如此离奇,但面对着双手沾满鲜血的吕布,楚风是一刻都不想和他多呆,生怕自己一句话说错丢了性命。

    “先生着急要走?”吕布有些急切道:“此处是我府邸,周围尽是我心腹,很是安全,先生不如为我解惑之后我再送先生离开?”

    “这个…好吧。”看吕布的架势,自己不解决完他内心的困惑估计是走不掉了,也只能应承。

    见楚风答应,吕布心情大好,拉着楚风回到自己房中,命人送来酒菜,两人便坐下。

    楚风很想说大半夜喝酒吃肉对身体不好,但多余的废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先生,此时绝对安全,可以为我解答之前的问题吗?”

    楚风撕下一个鸡腿,塞入口中,咬了一口,道:“这个在我看来,全是王允那个老匹夫的诡计!”

    “诡计?”吕布有些不解。

    “没错,我来问你,期初王允让你见到貂蝉有意将貂蝉许配与你吧。”

    吕布点了点头,示意楚风继续。

    “但是后来,他又将貂蝉许配与董卓,表面上看他是迫于董卓才这么做的,但你们西凉军来汉都多年,为何王允却不将貂蝉许与董卓?如果不是他有心,奉先你又如何能见到貂蝉,王允假意两头逢源,实际则是要你与董卓火并,如果你杀了董卓,自然没有好的下场,也就不足为惧,如果董卓杀了你,那失去了你的保护,刺杀董卓的机会就会更大,思前想后,对于王允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

    吕布紧缩眉头,细细品味楚风的话,随即怒道:“果然是好算计,好一个王允,居然敢算计我吕布,来人!随我去司徒府!”

    “奉先且慢!”楚风见吕布暴走,更加坚定了此地不可久留的想法,不过好人做到底,自己也正好过一把谋士的瘾。

    “楚先生请说!”

    “先别打草惊蛇,你如此莽撞过去,必被王允抓住把柄,让董卓生疑,倒不如你主动面见董卓,一来把王允的意图说出,二来可以问董卓索要貂蝉,董卓虽是贪婪好色之辈,却更重权势,绝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决裂你奉先。”

    “这样一来,你地位可保,美人可得!”

    楚风随意的晃了晃手,加上一把扇子就是神机妙算的绝世高人形象!

    “先生大才!受我一拜!”

    在吕布眼里,楚风简直就是大能,不仅对生活、爱情经验丰富,军事计谋上也是诡计多段,心中不由萌生一个想法,如果楚风能留下来帮助他,也许这天下皆可落入自己之手。

    “一拜倒是不用了,这肉也吃了,酒也喝了,要是方便,还是送我回去吧,我家煤气好像还没关!”接受了吕布一拜的楚风大言不惭道。

    “好,我这就送先生回去。”

    吕布点了点头,随即突然想到什么,唤来下人,送上一托盘,满是黄金。

    “还望先生收下!”吕布很是诚恳。

    “这怎么好意思呢!”楚风搓了搓手,夺过托盘,猛然觉得双手一沉,他满眼放光,天哪,这得多少钱啊,本帅要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