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会做粥的男人

第2章 会做粥的男人

魏秋姗一觉醒来只感觉脑袋疼得厉害,她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和姐妹们在至尊娱乐会馆喝了不少酒,到了早晨才回来。

    她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周围,果然是回到了家里。

    那些小姐妹实在是太不仗义了,死命的灌她酒嘴上还说着奇怪的话,“祝你新婚快乐。”“姗姗,不带你这样的,说好的大家一起结婚的,现在竟然藏了个男人。”“魏秋姗,以后你可就是有老公的人了,我们可不敢打电话再约你出来了,你老公会吃醋哦的。”

    当时魏秋姗似乎是喝醉了,什么老公老婆的统统抛在了一边,现在一个人坐在床上思绪一点点回归到脑海中,魏秋姗皱起了好看的眉头,肖南,自己竟然在昨天嫁给了肖南。想到这一切,魏秋姗不禁有些悲哀。

    她揉着脑袋,掀开了被子,屋外的阳光已经铺盖了整个房间。

    “啊····”一声高分贝的叫声充斥着整个别墅。

    呈现在魏秋姗眼前的是一具完美的tong体,修长的小腿有着惊人的弧度,饱满的大腿上面一方黑色的森林郁郁葱葱,平坦可以说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胸前的双峰由于惊叫声一晃一晃的,魏秋姗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魏秋姗气愤的身子发颤,厉声叫道,“肖南,你给我滚出来。”她竟然气的忘记了盖回被子,如果这个时候肖南出现的话,那绝对会成为一个犯罪现场。

    还好出现在房门口的不是别人,而是别墅的保姆李妈。

    “小姐,你醒了吗?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魏秋姗愣了一下,开口问道,“李妈,怎么是你?”

    “小姐,你现在都是为人妻子了,怎么还这么毛躁。”李妈唠叨着将被子盖在了魏秋姗身上,将那浓浓的春光遮盖住了。

    魏秋姗也感觉有些尴尬,红着脸缩回了被子里。李妈从小看着魏秋姗长大,可以说是魏秋姗半个母亲,魏秋姗小时候还是李妈帮着洗澡的,可是让李妈看到自己的身子魏秋姗还是感觉到有些害羞。

    “李妈,你怎么来了,肖南呢?”

    昨天肖南和魏秋姗新婚,魏秋姗特意让李妈也回去了,要不然她可不能在新婚之夜光明正大的跑出去,将新郎官扔在了家里。

    “是姑爷打电话让我回来的,他说要亲自做饭给你吃,问我你喜欢吃什么。”李妈笑着说道,“现在姑爷就在厨房里忙着呢,小姐李妈看人是不会错的,虽然你和姑爷才见过一面,但是姑爷是一个好人,你和他在一起我放心。”

    魏秋姗不屑的哼了哼鼻子。

    “李妈,我这衣服是谁····”

    “小姐,昨晚发生什么事你难道自己不清楚吗?”李妈以过来人的语气含笑的说道,“小年轻人也不知道节制一点,昨天晚上累坏了吧,姑爷特意不让我叫醒你的,你看看他多好吧。”

    听到李妈这么说,魏秋姗满脸通红,一边是由于李妈误会了,另一边则是自己的身子果然被肖南看光了,魏秋姗气的牙痒痒,小拳头在被子下狠狠的敲打着大床,就好像是在打肖南似地。

    “小姐,我现在就去把你的衣服拿过来。”李妈说着还自顾自嘀咕着,声音虽然轻,但是魏秋姗却听见了,“没想到姑爷这身板真中用,小姐下半辈子的幸福不用担心了。”

    这么一说更是闹的魏秋姗大红脸,该死的肖南。

    魏秋姗穿了一件薄纱的长裙走了下来,厨房里传来了对话声。

    “姑爷,还是我来吧,你别弄脏了。”

    “不碍事的,李妈姗姗醒了吗?”

    “小姐已经醒了,正在换衣服呢。”

    “哦,李妈你尝尝这味道怎么样,姗姗会不会喜欢?”

    “只要是姑爷做的,小姐一定喜欢。”

    “呵呵,那就好。”

    魏秋姗路过厨房门口的时候,肖南正端着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出来,目光对视,魏秋姗像是一只斗胜了的骄傲大公鸡扬起了下巴,掩盖其内心的惊慌。

    肖南也不去揭穿她,点了点头说道,“喝点粥再吃午饭,这样对身体好。”

    “要你管。”魏秋姗冷冷的扔下了一句,自顾自到客厅中看起了电视。

    肖南也没有再说什么,将煮好的皮蛋瘦肉粥放到餐桌上,又跑进厨房里折腾了一阵,拿出了筷子,一小碟酱瓜片,一小碟切片的西红柿整整齐齐的放在了桌子上。

    从始至终,魏秋姗都没有说话。

    因为在她看来一个男人能够煲粥,细心到如此的地步简直是无能的表现,这样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怎么能让她有好感,更谈不上喜欢。

    连带肖南看光了自己的身子,魏秋姗也懒得再去和他计较,她替这个男人感到深深地悲哀,桌上放着的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慢慢冷了下来,魏秋姗终究是没有去碰它。

    肖南自然是不知道魏秋姗心中所想的,放下粥之后就去别墅外抽烟了。

    肖南蹲在别墅的大门口,抽的是七块钱的硬盒长白山,一阵吞云吐雾。路边好几辆飞驰而过的宝马,凯迪拉克频频探出头来瞧着这令人诧异的一幕。s市号称地皮最贵的枫林别墅区,不是有钱就可以住进来的。别墅里的保安都个个是海外留学回来的海归,这样的地方这个乡巴佬是怎么闯进来的,还有恃无恐的抽烟。

    肖南笑得得意,在别人疑惑的目光中竖起一根标志性的中指,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老爹啊老爹,你给我找的这个老婆确实不错,我已经检查过了,这身材比起当年村里的王寡妇还要妖娆,真是烧的人心痒痒,就是胸部有点小还需要好好开发开发,我会好好努力的。”

    肖南熄灭烟头抬起头来,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正稳稳地停在了他面前,一看到车里坐着的人,肖南挥了挥手走了上去,老岳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