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你们来晚了

第24章:你们来晚了

“我希望能和梅寒樱在世俗中平淡的生活下去。”井尚秋双膝跪地头扎的很低。

    “……”沉思片刻花觉厉看了看井尚秋和梅寒樱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你们就离开圣岛吧。”花觉厉也是从那个年龄过来的自然知道那个年纪的心态,这两个孩子多半只是临时起意想要逃离圣岛的控制,不过等他们离开后就会知道没有这个身份的他们根本生活不下去。

    那时自然就会回来,花觉厉很自负不过他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多谢盟主!”井尚秋扣了一个头梅寒樱跟着也扣了一个然后起身离开,如今他们自由了!

    “哈哈哈!”两个孩子离开后花觉厉看着戒指仰天长笑,真是天助我也!传说中的戒指现世这是我的时代就要降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了半天花觉厉停了下来。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就只见一个玉片从袖子里飞出停在了他的面前。

    “二十八星宿听令!”

    片刻玉片里就传来男女各异的声音但却出奇的一致:“在!”

    “开启圣坛!”

    “是!”

    修行者的阴谋,只要炼化戒指就可以得到里面的力量,不过真的如此吗?

    不说这些说一说沈乔那边的情况吧。

    井尚秋留下的网站就是圣岛的网站,不过那只是他自己的账号,因为井尚秋的权限不够根本无法了解更多的详情。不过有里面的那张圣岛底图就已经足够了。

    回到吴家的众人开始商讨该如何才能去到圣岛,首先是结界问题,因为羲月的关系形同虚设,但是对于她之外的沈乔他们就不行了,距离的遥远让他们对戒指的感应削弱了。

    如今他们必须要快速的前往圣岛,那些拥有妄想的修者们可不会留给他们时间!

    如今最快的方法就是飞过去,飞机虽然可以快速的过去但是那片区域一切电子产品都会失灵,就算是船也得划着过去,至于井尚秋乘坐的那艘那是用灵力驱动不是电子的。

    五个人里面会飞的有羲月和穆杰,不过却只是短时间飞翔。

    “我有一个小宠物,就在刚才醒过来了。”沈乔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把大家都说愣了。小宠物?竟然还有小宠物?

    沈乔把手机拿了出来白色的手机链晃来晃去如同一个云团翻滚着。

    “这是……”大家的目光全部都注视到了那个白色的不明物体。

    突然那白色的小东西一跳就脱离了手机在沈乔周身飞翔着,把大家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东西?

    “超音速飞剑!”一把抓住乱飞的小云沈乔嘴角弯起露出尖锐的小虎牙笑道。

    “超音速飞剑?”

    “没错,之前从玄寿下来的时候她就陷入了沉睡,我就把它挂到了手机链上了。”沈乔像是揉着面团一样揉着小云,小云也十分享受这样的揉搓。

    “云如其名,虽然现在她还没有进入成长状态但是速度也绝对是这个。”说着还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只能坐两个人。”沈乔揉着小云皱着眉头说道。

    “担心什么?你们不是还有我们嘛。”玉金突然插话让大家眼前一亮。对呀,大妖是可以凌空飞翔的自由停落的。

    不过……

    “那可是猎人的地盘呀?你们……”羲月欲言又止但是她的意思却是众人皆知,毕竟大妖在猎人面前还是有些威胁的。

    “放心吧,他们还威胁不到我们,大不了我们不进去就成了。”玉雅抱着胳膊抬抬眼皮淡淡的说道。

    “如此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快速过去了。”沈乔点了点头然后对田海说道:“你就留在这里,这个给你。”

    说着就从手镯里拿出一个发夹(不过为什么会是发夹呢?),这是暗庭的通讯器之一得到这个的同时就证明田海得到了最终的证明,他不再是备胎了。

    接过发夹田海有些发愣: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他留下来?他也想战斗啊!

    “这是传承者的战斗,我不想把你牵扯进去。”沈乔按住田海的肩膀坚定地说道。

    “没错。”田歆抬头看着田海抓着胸口的项链,“我以真名(哈尼雅.永夜)发誓,绝对会回来!”

    田海看着田歆咬着嘴唇良久才按着胸口说出来:“如果你在三天之内没有回来,我就回去找你。我以真名(路西菲尔.永夜)发誓!”

    真名?哈尼雅和路西菲尔才是半血魔族田歆田海的真名,不过这真名却是来自灵魂的传承,用真名起誓的誓言时一定要实现的,不然就会受到灵魂的诅咒。不过这些都只是传说罢了,但是不论真假两人的誓言却是真实的。

    “既然如此,我们走!”确认无误后沈乔下达了出发的命令!

    抱上田歆沈乔跳上了小云的身上,羲月借着夜晚的月光展开了雪白的双翼。

    玉雅闭上双目再次睁开的时候双瞳已经变得妖异,原本的短发已经过腰翠绿的妖气弥漫然后收入体中。此时的玉雅冷艳邪魅这才是天凤族的大王子风采啊。

    玉金的变化则不是那么大但是那七彩的妖气确实很耀眼如同极光一般美丽高贵。

    两位大妖分别抄起吴铭和穆杰就飞了起来。

    一行七人浩浩荡荡的就飞往圣岛的所在,为了不被世俗的人类发觉穆杰使用了幻术——折射来隐藏一行人的身形。

    折射可以作用到单一一个人身上让其看不清真实的世界,也可以作用在本身让别人看不到自己。

    总之七个人无声无息的离开了陆地奔向了大海向着“圣地”进发。

    急速的飞行高空的严寒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大问题,因为一旦戒指被猎人们得到那就真的没用了……

    借着羲月的感应能力七人很快就找到了圣岛的踪迹,不过在那之前他们先行遇到了出岛的井尚秋和梅寒樱。

    双方一高一低冷目相对,满天星辰把夜照的很亮也看得很清楚。

    “对不起……”井尚秋首先吐出了这三个字。

    “你没有必要说那句话,我只问你戒指还在你手里吗?”沈乔淡淡的问道。

    “你们……来晚了……”

    井尚秋闭上了眼睛很费力的才说了出来。

    急速的飞行高空的严寒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大问题,因为一旦戒指被猎人们得到那就真的没用了……

    借着羲月的感应能力七人很快就找到了圣岛的踪迹,不过在那之前他们先行遇到了出岛的井尚秋和梅寒樱。

    双方一高一低冷目相对,满天星辰把夜照的很亮也看得很清楚。

    “对不起……”井尚秋首先吐出了这三个字。

    “你没有必要说那句话,我只问你戒指还在你手里吗?”沈乔淡淡的问道。

    “你们……来晚了……”

    井尚秋闭上了眼睛很费力的才说了出来。

    “晚了……呵!”沈乔听到这话竟然笑了出声。

    “对不起……”井尚秋再次道歉,“不过我不后悔,那种东西还是混灭了比较好。”

    “果然,”沈乔扶额叹了口气,“果然你什么也不知道啊。这也算是我咎由自取了吧。呵呵”

    “……”井尚秋诧异的看着沈乔不明白他说的什么。

    “既然如此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沈乔摇摇头,“我们是戒指的守护者,保护戒指以及戒指的封印。”

    “封印!”

    井尚秋和梅寒樱同时惊道。

    “没错,戒指的封印。戒指里面啊封印着魔化英雄王(夜池幽)的力量,也就是你们所谓的灭世魔王的力量。”

    “一旦封印解开(夜池幽)会现世,世俗就会生灵涂炭。”

    “所以才要毁灭呀!”梅寒樱大声喊道。

    “哼!或许你们不知道吧,”沈乔轻哼一声“破开封印的唯一办法就是破坏戒指本身!”

    “什么!”

    井尚秋和梅寒樱大吃一惊,这些他们的确是不知道的。他们很希望能从沈乔或者提他人的眼中看到这其实是骗人的。可是现实就是如此,沈乔说的就是事实!

    “怎么会这样……”井尚秋觉得之前的将近二十年的人生都白过了原来他一直生活在谎言中吗?

    “快回去,快!”井尚秋来不及想那么多了一招手小渔船就掉了头。“我犯下的错,就要我去弥补。沈乔我带你们进去、进去圣岛!”

    “嗯。”沈乔点了点头,羲月也笑了出来,只是希望、希望还能来得及。

    不过事实真的能如他们所愿吗?这得去问天了吧……

    寒风中七人继续前行不过这次又多了两个帮手,不过圣岛上的祭坛已经布好五枚戒指安放在祭坛的最中央。按照最初的传说只要将戒指炼化那么里面的力量也会随之既出,而得到那力量的人将会成为真神。

    为了这一天修者们建造了这个祭坛名为毁灭戒指实为炼化,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快速进行仪式的原因了。

    还要再快一点啊!沈乔焦急的想着。

    就在这时远方的天空中突现异象,风也没有按着正常的规律运行。这代表着封印正在减弱,时间、时间就要来不及了!

    “不,已经来不及了。”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听起来很年轻绝对不会超过十八岁。

    “谁?”羲月身体一滞停了下来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那人凌空而立腰上佩着一把长刀,身上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势。

    那是一个少年不过却长着花白的头发就像是少白头白发长多了一样,在夜色中能很清楚的看到他穿着宽松的运动服这绝对是哪个学校的校服。

    很奇怪的人这是羲月的第一感想,那个看似同龄人的少年的肉身和灵魂仅仅靠灵气相连接,并不是普通人的定魂锁链或者定魂钉。

    那少年带着一副早就认识你们的目光凌空走向了众人,每一步都带着浓浓的气势。

    “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么多好友的转世,我真是很激动呢。”那少年一开口就把大家惊住了。不过这个寒假吃惊的事儿还少吗?

    “你是谁?”沈乔有些警惕的说。

    “我叫寒冰,不过说了你也不知道。我认识的是你们其中之人的前世,你们自然是不知道的。”名为寒冰的少年看着沈乔不过沈乔感觉得到他看的不是自己而是透过自己看到了另一个人,他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前世了吧。

    羲月则感到奇怪,从这人的身体来看他绝不超过十七岁但是从灵魂来看又是看不出年龄的,这就代表者他的灵魂至少存在过几万年以上甚至更多。

    并且这决不是夺体重生,因为灵魂与肉身的是十分重合的,这一点最让羲月觉得奇怪。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羲月问出了这句话。

    “我吗?我杀了那个孽徒。被心魔附体又擅自自裁这种徒弟我要他何用!这算是一个理由吧。”寒冰抬抬眼皮说出了理由。

    孽徒?夜池幽吗?他到底是什么人?

    “总之我是你们同盟吧,放心我不会坑队友的。被队友坑过的我可是最讨厌这种行为的了。”寒冰此时就像是正在抱怨的孩子就算身上的气势也掩盖不了。

    轰隆隆!

    火山爆发了!这代表着结界消失了!

    “不!”井尚秋大喊着,不管怎么说那个黑暗的吃人不吐骨头的小岛也是自己生长的地方,不论如何那里也是自己的家啊!

    “你放心,那种程度那帮家伙还死不了。”寒冰在一旁淡淡说着,不过这倒是实话只是一点岩浆而已伤不到这些修士们的。

    “啊!既然如此我就带你们一程吧。”寒冰叹了口气手臂抬起轻轻一挥众人只感到一阵失重眼前一花就到了一个岩浆密布的地方。

    这就到了?

    找了个安全的地方众人落了地。

    “人我已经送到,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寒冰说下这一句话转身就消失了。

    “我们快走吧,就算是这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炸了!”穆杰看着周围的一片红光有些担心地说。不过穆杰这乌鸦嘴真的说中了!

    嘭!

    岩浆的突然爆炸给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还好大家都躲得快不然肯定被埋在里面。

    “呃!”吴铭一阵吃痛他不是被岩浆烧到了而是被飞起的小石头在身上穿了几个孔,不过却没有打中要害,但是肯定会有行动不便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石头都带着强烈的灵气就算是羲月也被这小石块划伤了,更别说其他的人了。

    “玉金!你怎么这么傻!”玉雅突然喊了起来声音带着绝望。

    只见玉金躺在玉雅的怀中胸口开了个血洞。她是为了保护玉雅才这么做的吧。

    “咳咳!我不能让我喜欢的人受到伤害啊。”玉金就连说话都吃力了还吐出了几口鲜血。

    “笨蛋!你真是笨蛋!”玉雅眼睛已经红了。

    “咳咳!我的时间不多了……咳咳!”玉金费尽最后的力气继续说着,“玉雅哥你能不能叫我的真名。我喜欢你这么叫我。”

    “鹤望兰,鹤望兰,兰妹!你别死啊!”玉雅激动地喊着玉金的真名鹤望兰。兰儿,这个小名他已经很久没叫过了,因为小时候的一时兴起玉金也就是鹤望兰,妖界第一的美少女变化成了胖胖的平凡男子。

    “好喜欢……真的好喜欢……”玉金摸着玉雅的脸颊声音已经越来越小。

    “我也喜欢你啊!不对,是爱着你呀!兰儿,别死!活下去我还要娶你做我的妻,活下去啊!”

    玉金露出满足的微笑,她的妖晶已经碎了终究是无力回天了。

    胖胖的人儿一阵缩水成了一个粉发美人那份惊人的美就算是被鲜血覆盖也是灵动万分。不过这美人却是天妒红颜命不久矣了。

    “呵呵!”玉金露出最后的微笑然后就消散了化作片片花瓣消逝在风中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不过玉雅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东西那会是玉雅留下的吗?

    几人都被炸飞了,在短短的一刹那羲月发出了结界但是只包住了沈乔穆杰井尚秋梅寒樱,吴铭和田歆却没有包住。

    不过还好那两人也没事看起来只是受了些轻伤。不知怎么的岛上突然起了大雾让人看不清方向。

    吴铭背着田歆突然手上感觉到一阵湿润,是血!

    “怎么了?田歆?”

    “我没事,只是伤口裂开了。”

    “别逞强啊!”

    “放心吧。我可是魔女呢。”甜心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活力十足。

    “喂,吴铭。”田歆突然发问道。

    “什么事?”

    “如果有一天你看不到我了,你会怎么样。”

    “去找你。”

    “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到找到你为止!”

    “真的吗?”

    “真的,说什么傻话呢?打起精神来啊!”吴铭扭头看向田歆却发现田歆一副坏笑的样子。

    “你被我耍了呢……”田歆坏坏的说道。

    “哼!你就是喜欢耍人。”吴铭有些哭笑不得。

    “我最喜欢耍的人就是你了,除了我你不许被任何人耍明不明白!”

    “嗯。”

    “那我们约定好了。”田歆伸出小指做出拉钩的动作。

    “约定好的。”吴铭也伸出小指。

    彼岸花的约定伊始……

    数理数字74为凶

    总论残菊经霜,秋叶寂寞,无能无智,辛苦繁多。

    概述沉沦逆境和秋叶落寞数,无用之辈,衰叹命运。

    诗曰沉沦逆境无智能,坐吃山空永无成;

    老来更悲度日难,一生非运叹人生。

    详述基业:技艺、文昌、时禄、破危、红艳、劫禄。

    含义:无能无智,仅得衣食,无用之辈,且易生意外之灾,辛苦繁多,沉沦逆境,衰叹非运。

    吴铭背着田歆突然手上感觉到一阵湿润,是血!

    “怎么了?田歆?”

    “我没事,只是伤口裂开了。”

    “别逞强啊!”

    “放心吧。我可是魔女呢。”甜心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活力十足。

    “喂,吴铭。”田歆突然发问道。

    “什么事?”

    “如果有一天你看不到我了,你会怎么样。”

    “去找你。”

    “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到找到你为止!”

    “真的吗?”

    “真的,说什么傻话呢?打起精神来啊!”吴铭扭头看向田歆却发现田歆一副坏笑的样子。

    “你被我耍了呢……”田歆坏坏的说道。

    “哼!你就是喜欢耍人。”吴铭有些哭笑不得。

    “我最喜欢耍的人就是你了,除了我你不许被任何人耍明不明白!”

    “嗯。”

    “那我们约定好了。”田歆伸出小指做出拉钩的动作。

    “约定好的。”吴铭也伸出小指。

    彼岸花的约定伊始……

    (五界碎碎念:第一部分完结了,但是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原本生机盎然的小岛已经变得如同人间地狱,蔓延的岩浆夹杂着大量的灵气那灵气逐渐凝聚成形化成一个巨大的黑影。

    “沈乔,你的身体!”穆杰突然发现沈乔的身体冒出了淡淡的荧光,但是似乎沈乔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是怎么回事?”羲月也发现了这一异状。这是灵魂的力量,难道说?不会吧……

    “还是找找吴铭和田歆他们吧,这种情况下他们很危险啊!”沈乔看到自己身上散发出的荧光诧异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

    “恩”

    “喂,你跟你媳妇就在这里呆着,这很安全。”沈乔对着井尚秋和梅寒樱说道。

    的确在灵气聚集之后岩浆的威力就大大减小,在羲月的结界内还是很安全的。

    “啊!”一声巨大的怒吼响彻天际。

    巨大的黑影最后只剩下一个人形伫立在岩浆之中。

    披散的头发将赤裸的身体包住,若隐若现的麦色肌肤在岩浆的照射下显得通红无比。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人影张狂的笑着。

    “终于出来了,那个混蛋竟然敢把我封印起来,这一次看还有谁能治我!哈哈哈!哈哈哈!”人影张狂的笑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正上方已经来了一个人。

    “哦?不知道我能不能治你?”那稚嫩的面孔和淡然的气势这也只有寒冰能做到了。

    “你是谁?”大笑戛然而止,换来的是警惕地目光。

    “看来你封印的时间还是太长了,都忘了曾经你犯下的大错了。”寒冰凌空而立衣抉飘飞那校服已经换成了深蓝色的古装大衣。

    压根没有正眼看寒冰人影放肆的说道:“我管你是谁?哼!看你这样估计也是曾经我的枪下亡魂。能够转世重生已经是你的运气了,还来这里聒噪你是想在我手里死第二次吗?哈哈!”

    “你说的没错,曾经的我是在你的枪下身亡。不管你是偷袭还是背后下手我都认了,可是你最大的错误就是:竟然借用的是我徒弟的身体!这让我不可原谅!”寒冰缓缓拔出手中的长刀幽幽的说道。

    “哈哈!原来是你这个雪豹子,竟然重生了不过如今也别想伤到我一根毫毛!早早身亡的你不可能知道我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人影张狂的笑着说道。

    “并且我现在的身体是你的爱徒夜池幽的身体,你下的去手吗?哈哈!”

    “哼!有什么下不去手的,如今我就算是为了我枉死的徒儿还有那一枪之仇杀了你!”寒冰拔出长刀幽幽的寒气弥漫在刀身十分渗人。

    “第五式(晓)”

    寒冰幽幽的说出这几个字身体几乎没有动作,这让人影觉得很搞笑。

    “你这是在干什么?难道这几个字能伤的到我?”人影很嚣张啊。

    “心魔,已没有注意到吧。”寒冰缓缓把刀收回刀鞘淡淡的说道。

    “什么?”名为心魔(零的分身)身体却占用的是夜池幽的身体,而夜池幽的能力是在众神之战中最厉害的,这也是心魔盯上他的原因之一。

    “阿夜、已经转世了……”寒冰淡淡的说着。

    “什么?”心魔有些诧异,不过这能代表什么呢?

    “也就是说,你的身体对于我来说只是个没用的去壳罢了……”话说完寒冰就转身离去了。

    “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

    心魔大声怒吼着但是他却发觉他已经控制不了他的身体了。

    “不!”愤怒的怒吼卡在喉咙在憎恨的目光中心魔化成片片碎片消失的无影无踪。

    另一个方向吴铭正抱着田歆目无焦距的行走着,每走一步吴铭的心就会如同被凿子狠狠地凿了一下。

    “吴铭!”“田歆!”“你们在哪啊!”

    远处沈乔他们的呼唤吴铭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如今的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冰块哥!你怎么了!”羲月首先发现了呆滞的吴铭并且很快的赶了过去。

    “吴铭……”沈乔看到吴铭心里一震,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消失了!

    “田歆怎么……”羲月话没有说完就停住了,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了田歆的灵魂已经不再肉身里了。这代表着田歆、死了……

    “田歆!”穆杰也发现了这一点缓缓地语出这两个字就没有了下文,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最后喷涌而出……

    “……”沈乔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拳头已经攥的指甲都插进肉里鲜血滴在地面被周围的高温迅速的蒸发了。

    “你们在伤心吗?”旁边的空气突然变得寒冷起来寒冰来了。

    “不关你事……你走……”穆杰咬着牙狠狠地说着。如果不是他把大家带到这个岛的正中心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了。

    “就算是她也要跟我走吗?”寒冰慢慢张开手心里面是一个紫色的光球颜色暗淡散发着高贵的气息。

    “这个是……”羲月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她在这个光球里感觉到了田歆的气息。

    “没错,这就是那个小姑娘。”寒冰缓缓地说道。

    “你想怎么样?”一直如同行尸走肉的吴铭突然发话了。

    “不想怎么样,”寒冰说话很慢但是他从来不会说废话。“我只是看到了这个不想离开的灵魂,她很眼熟啊,上辈子是我的徒弟之一。上辈子没能看着她走到最后,这辈子我要弥补。所以我把她从冥界带回来了,放心她还是完整的。”

    “真的吗?”吴铭瞬间有了活力。

    “太好了!”羲月和穆杰也是一阵高兴。

    “不过……”话就怕不过这两个字,寒冰也不想打击他们。

    “不过什么?”吴铭赶紧问。

    “她已经死了,这是事实。她必须经过一次转世才能再次活过来。茫茫人海想要找到她可不是那么容易呀。”寒冰看着众人想要杀了他的眼光关紧接着说道。

    “你们是她最好的朋友吧。”寒冰问道。

    “没错!”

    “那么为了增加难度,我决定要她转世到另一个世界,如果你们能找得到她就可以带她回来。我说话算数。”寒冰合住手掌那熟悉的气息也就消失了。

    “好,不过你要带我们去那个世界!”吴铭指着寒冰狠厉的说道。

    “那是当然。冥池的雾气已经翻腾起来了想走随时可以走。”寒冰带有深意的说道。

    “什么意思?”羲月大声问道,不过周围的雾气越来越重除了周围的沈乔穆杰吴铭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

    寒冰看着进入迷雾的众人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接下来就是你们成长的时刻了……我这个师傅终于可以完成那最后一步了……

    “为什么?”玉雅抱着一个布包从旁边的巨石后走出,毕竟是千年大妖一点隐藏的手段还是有的。

    “谁知道呢?”寒冰望着渐渐放晴的天空微笑着说道。

    “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你的小未婚妻哦。”寒冰转身对玉雅微微一笑身体渐渐消失最后化为透明不见了。

    “我会的。”

    玉雅抱着布包里的天堂鸟花苗望着寒冰消失的地方缓缓的说道。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