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玄寿仙境2

第5章:玄寿仙境2

灯火的脸上带着微笑望着走出来的沈乔仿佛从沈乔的身上看到了雷,尽管沈乔长得不太像雷不过那双清澈的眸子简直就是雷的翻版,在刚刚见到沈乔的时候灯火就确定了这孩子一定就是雷的儿子。

    “就在刚才任务面板下达了第七小队的任务,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我们照顾你了,”灯火脸上微笑不减的伸出手,“我是黄庭第七小队队长灯火。”

    “沈乔。”沈乔轻轻拍了下灯火的手回答了他。

    “哈哈,在圣殿范围内除了族长以外是不允许飞行的所以我们就走出去吧,”灯火走到沈乔前面带路眼中充满了崇敬,“看到那尊雕像了吗?”

    “圣殿里的那个?”

    “没错,圣殿就是因为他才被称为圣殿。”

    “是大英雄(幽)大人吗?”

    “你知道啊,是的那就是幽大人的雕塑。”灯火的语气里满是惋惜,“可惜现在这代人都不在关注幽大人的事迹了。”

    “现在圣殿就是族长的办公室,每逢周日都会开放一天让那些小兔崽子们瞻仰瞻仰。”

    “圣殿是玄寿最高的地方所以没什么人经过,黄庭就在圣殿的外围的圣石街不过我们第七小队不在黄庭居住而是在圣殿下方。”

    “那里原来是暗庭的地盘,不过暗庭已经消失几百年了我们第七小队也算是雀占鸠巢了。”

    “虽然第七小队队员们都出任务去了现在就我一个人在,不过放心好了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诶?你在听我说话吗?”灯火突然发现沈乔的注意力完全没在他身上。

    “那是什么?”沈乔指着远处滚动的云球眼中的好奇就差写出来了。

    灯火的眼睛也眯了起来“那就是任务的奖励(超音速飞剑)!”

    白色的云雾弥漫在整个玄寿天境,一白一黑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走在圣殿外围圣石街上路上很安静两人基本上都没怎么说话直到走到外围尽头飞行台。

    “多么安宁啊……”白色身影背着手望着下方的居民区说道。

    “爷爷……”黑色的身影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的疑惑,不过在你听了这个故事之后也许就有了答案了。”

    白色的身影是星辰,黑色身影就是沈乔了。

    “这是十九年前发生的事件,由于事情发生的太快所以谁都不知道当时那个事件是怎么发生的……”

    “当时是世俗历二零一二年一月,月异皇族皇后和长公主来到世俗。当时月异皇已经退位而新一任月异皇才刚刚八岁所以是长公主和皇后代理监国……”

    “很奇怪是吧,明明两人都是监国者为什么还一起出来,根据我们的情报当时月异受到了猎人的疯狂绞杀她们是出去谈判的……”

    “可是意外却发生了……”

    “月异皇后死了,长公主失踪了……同时不见的还有二人的护卫队不过他们很快就出现了并且造成了世俗界巨大的恐慌这件事被人类压住了现在很少有人知道……”

    “不过几个月后的另一件事情却是人类怎么压都压不住的……那就是(黑色五月)”

    “那年的五月十三日整个世俗世界都陷入一片黑暗,当我们注意到事情有些不对劲的时候黑暗就消失了……”

    “就算是现在我们也很难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知道的就是那天月异护卫队的大妖们和虚妖组织(绝)大战了一场而整个人类社会也受到了波及死伤过百万,最严重的就是你所在的清河市可以说基本被屠城了,异能者们也损失不少也是因为如此人类异能者们才出现在了大众眼前。这就是震惊世俗界的(黑色五月)事件。”

    说到这里星辰把头转了过来看着沈乔,“那个月异长公主她就在事件之后才回到月异,不过她却带回了一个孩子也因此失去了月异监国的资格还被发配到了战场,而她的的妹妹一气之下去了世俗至今未回。”

    星辰笑看着沈乔:“当时你拿出月异戒指的时候我才知道你母亲的身份,还真是吓了我一跳!没想到我的儿子这么厉害几百年没交女朋友但是一出手就拿下了月异监国长公主,哈哈哈。”

    沈乔苦笑着扯了扯身上黑色的制服,“我想我知道理由了,让我重建(暗庭组)的理由了。”

    “不愧是我的孙子,哈哈哈!”星辰一把搂过沈乔用力的揉着他的头发。

    沈乔耸耸肩膀目视前方望着远处飘动的云团沉思着。

    “母亲常说她不是为自己而活的,如果不是我的任性她也不用死……”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所以我们都身不由己”星辰的话透露着落寞。

    突然一道白色的光影从远处急速冲来直直的停在沈乔身边然后绕着沈乔乱飞。

    “别闹!”沈乔向后一抓抓住一团云团。

    “你们的感情很好嘛,超速云可是以忠诚著名的你可不能亏待她啊!”星辰露出笑容。

    “当然,我又不是不喜欢小云。”沈乔说着话手里就跟揉线团一样揉着‘小云’

    “真是一个猫一样的孩子啊。”星辰溺爱的看着沈乔感叹。

    “当然,我可是有着天猫血统的。”沈乔说着话手里也不停着小云也很高兴十分配合着沈乔的双手上下翻飞着。

    “传承戒,指一共有五枚,分别存在玄寿、月异、巫墓、环特、神五个族。你手中有玄寿、月异两枚还有三枚在外面。你想要重组暗庭就必须找到戒指的拥有者或认可者,当然你也可以按照你的想法找人,毕竟这些是可遇不可求的。”

    “要是二十年前的话还可以去巫墓找巫墓戒指拥有者,可是在二十年前巫墓发生了政变。巫墓的女王继承人安娜公主带着戒指逃到了世俗,黑五月事件后就销声匿迹了。”

    “神族的传承并非血缘的传承,经过几百年的沉淀更难找到了。至于环特,他们更难找鬼界冥界的交界处可不是那么好去的。”

    “我一定能找到的。”沈乔突然坚定的说手上的动作也停了。

    “呵,也是。你可是雷的儿子我的孙子啊。说不定刚出玄寿就能找到呐。”

    “当然!”沈乔拍了拍小云小云很机灵的停在他的肩膀上“我们走!”

    向前走了几步后沈乔回头望了一眼星辰嘴角勾起“老头子,你就放心吧!”

    “臭小子。”星辰啐了一口但是却没有动只是看着沈乔渐渐走远。

    “当初不知不觉间,最小的儿子就长大了。没想到现在最小孙子也长大了,我是真的老了。”星辰摇了摇头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只留下不停滚动的云雾

    “灯火大叔,我回来了!”沈乔走进第七小队原暗庭根据地发现灯火的身边多了好几个身穿黄庭制服的人。

    “回来啦。来,我给介绍几个黄庭。”话未说完灯火就僵在了原处。

    “这是……大人。”灯火从上往下打量着沈乔的衣服然后半跪在地

    “大人!”其他人也同样半跪在地。

    沈乔僵了一下然后赶紧把灯火扶了起来,“大叔,你们在干什么?快起来!”

    灯火顺势站了起来认真的解释“这可是必要地礼节,没想到阿乔出去了一趟就成了大官了。”

    “你在说什么,我不就是换了身衣服吗?就算是暗庭也只是跟黄庭同级吧!”

    灯火苦笑“你真是什么也不知道啊,暗庭可是跟族长同级的甚至可以直接统领水、黄、木三庭成员。”

    “不是吧……”沈乔瞪大眼睛然后扯了扯身上的制服“原来这身衣服还有这个作用啊?我还以为这身衣服的作用就只有打架的时候很舒服而已呐。”

    “打架。舒服?”灯火嘴角扯了扯对沈乔无语了。

    沈乔握了握手上的腕带一道光圈散发出来身上的黑袍就不见了露出之前的便装。

    “那现在我就是你们的后辈沈乔了”嘴角勾起露出小虎牙一亮沈乔俏皮的说道。

    “来,我给你介绍。”灯火调整好情绪用大拇指指着身后的几个人,“这是黄庭组第四小队的枫叶队长还有柳条队员。”

    灯火身后一共有三个人,两男一女。

    “喂!还有我呢!怎么忘了我呢?”其中一个长相平庸没有任何特点的男人指着自己说道,“灯火,你什么意思?怎么每次都把我梧桐忘记啊!”

    灯火白眼一翻“谁叫你的存在感这么低。”

    “混蛋!”梧桐脸上瞬间落下无数黑线。

    “存在感低又不是我的错”梧桐躲在墙角画圈圈一边碎碎念。

    “别管他,过会儿就好了”灯火摆摆手对着沈乔解释。

    “队长,你的‘节操’又掉了”枫叶身后柳条面无表情的从地上捡起一个别针递给枫叶,别针上有两个很大的字(节操)。

    “哦哦”枫叶赶紧接过(节操)别针别在了左肩膀上然后看向沈乔。

    “我是四队队长枫叶,老早就想见你了。”枫叶很自来熟的抱住沈乔把沈乔的头按进她那块爆掉的胸部,“真是个可爱的小正太啊啊。”

    沈乔挣扎着出来然后伸出食指一本正经的对枫叶说道:

    “有点松弛要注意保养啊。”

    这话一出不仅灯火梧桐惊讶的张大嘴巴就连面瘫柳条都变了脸色,不过枫叶却没有生气反而很认真的说:

    “啊,我也有感觉呢,”用手托了托两个大水球晃了晃“该怎么解决呢?”

    “用月异混乱区的特产犬牙草的异种大牙草和兔耳草,那里的女妖都用这种方子。不仅丰胸还能防止松弛下垂,混乱区女妖们身上不带着点大牙草都不好意思出门。这可是混乱区的秘方只有熟人才告诉她的。”沈乔遮着嘴在枫叶耳边低声说道好像怕别人听到一样。

    “真的呀?我都不知道呢!”枫叶眼睛里都冒出小星星了,“难怪月异混乱区的女妖们都是以大胸出名的。我这就找这两种草!”

    突然枫叶脸色一变十分严肃对着身后的柳条和。(梧桐:梧桐啊!梧桐!不要忘了我啊!)

    “我不在的时间里队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记住一定要好好照顾小乔啊。”枫叶说照顾的时候特意加重了口音。

    “是,队长。”柳条梧桐微微俯身

    得到答复后枫叶一步一颠儿的离开了房间。

    “乔,你真是这个!”灯火揽住沈乔的肩膀伸出大拇指。

    “生活环境如此,见多了也就会了”沈乔翻了翻白眼。

    “走,我们去武器库看看去,身为玄寿高层要是不了解我们的武器系统那可是要被人笑话的。”灯火按着沈乔的肩膀推着他就往外走。

    柳条和梧桐也赶紧跟出去。

    就这样沈乔接下来的时间就全泡在第四小队的武器库研究玄寿的武器。直到2031.7.1……

    “过去无法改变,未来也无法得知,现在却在掌握中,如何做我想你心里有数。”星辰背对着沈乔慢慢说道声音很轻但却十分有力。

    沈乔一身黑袍全身上下只露出猩红的猫眼。

    “碍于身份我们不可能公开相认,但是我不可能什么也不做所以有什么难处就用暗庭的名义通报上来吧。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言尽于此。”星辰说完以后站过身来溺宠的看着沈乔。

    “哼!说到底我也就只是个族长罢了,不过他们会为他们所做的负责。”星辰眼中寒芒一闪然后很快恢复。

    “你就放心下去吧,要记得这里也是你的家。”星辰推了沈乔一把把他推到了传送“电梯”里。在传送阵消失的一瞬间星辰的脸瞬间黑了下去。

    “不会了,那种事情我不会让它发生第二次了。”

    沈乔站在“电梯”里伸着左手,出神地望着戴在食指上的玄寿戒指。

    可是……

    “电梯”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接下来沈乔瞪大眼睛心跳都漏了一拍。

    “电梯”消失了,沈乔就这样完全暴露在万米高空之中。

    “啊!”

    “啊!”

    沈乔就这样直直的掉下了去,猛烈的风吹的沈乔不停地打转。沈桥紧咬牙关可是风还是灌进他的嘴里就连呼吸都困难了。

    沈乔就这样被摔成了肉酱。故事完。

    当然不了!

    “可!恶!的!恐!高!症!啊啊!”沈乔拥有天猫的血统而猫普遍都有恐高症,沈乔也不例外所以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衣服都因为高速摩擦变得滚烫了。当然沈乔才不会说他是被烫的清醒的。

    坐以待毙可不是沈乔的性格,沈乔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黄庭四队独家研发的战斗型防护罩:枫叶的狂想!——手镯型)

    名字这么特别据说还有家用型、办公型不愧是黄庭四队!

    沈乔还记得当初拿到这款防护罩的时候那比名字还简短的使用说明书让他愣了好一会。

    使用说明书:请自行摸索……

    虽然还没用过不过“黄四出品必属精品”这可是整个玄寿都知道的,沈乔深信不疑。

    二话不说(沈乔也说不出话来)沈乔就把枫叶的狂想——手镯型带到了手上意念一动,嗡的一声球形的防护罩就把沈乔包裹起来。接下来就是重点了!

    “火焰!冲击!”毫不保留的超大火力输出就连样子也变得狰狞了本来圆圆的瞳孔收缩成竖瞳指甲也更加锋利了,沈乔最弱的就是他自身的妖力能拿的出手的也只有这个妖火了,他玩妖火那可是比一些大妖都厉害在月异沈乔对妖火的控制力算得上是前端的。

    于是乎二零三一年七月一日夜一道“流星”从天而降。

    “妈妈,流星!流星!”地面上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指着天上一闪而过的流星兴奋地大叫着。

    “亲爱的,我们永远在一起。”一对男女相拥在一起甜蜜的笑着。

    清河市最高的建筑“魔源大厦”顶楼一道倩影迎风而立在月光的照射下一身白色小西裙显晶莹剔透清秀的面容也显得更加柔和只是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忧伤,乌黑的双马尾随风飘扬。

    “俊佑,”少女望着流星划过的地方皱着眉头,“要开始了”。

    “雪畅……”少年穿着同样的白色款式小西装剑眉星目面如刀削轻轻按住少女的肩膀语气温柔而坚定“你还有我们。”

    “嗯”少女声音很轻但却很清楚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心里默默说出‘对,我还有你。’。

    “嘭!”

    一个火球从天而降斜斜的砸到山中密林中,还好树木不多不然一定会引发一场超大的森林火灾。

    片刻!

    嗖嗖几道人影踏着树梢风一样的飘到“案发现场”四下查探后纷纷疑惑“陨石呢在哪里?在哪里啊?”

    来人穿着带着浓厚的古代风格就像是侠客一般。

    没有结果几人只能叹气离开。

    “呼!”沈乔关闭(黄庭四队独家研发的防御型隐身结界:梧桐的无奈!——胸针型)后松了口气。

    好像掉到一个了不得的地方了,这地方沈乔可是做梦都想再来的。想当初从月异来到人间世俗界的地方这是这个地方,也是认识那个人的地方。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果猜得没错的话这地方就是沈乔的梦想所在(武林)在这(武林)中有着十年才有一次的盛会——武林大会!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果猜得没错的话这地方就是沈乔儿时的梦想所在(武林)在这(武林)中有着十年才有一次的盛会——武林大会!

    十年前沈乔曾经来过不过因为年纪不到十五岁而失之交臂,能参加大会的必须是十五岁到五十五岁之间的。

    这武林大会虽说十年一届还是有很多能人志士来到这里。武林大会报名的方法很特别,只要能找到会场就可以报名参加。

    虽然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要在几万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里克服重重‘困难’找到那些分散的小木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个报名是有时间限制的七月一日至三日过期可就不候了。

    晃晃手腕暗庭特别的黑底银云纹制服就换成了之前穿着的便装不过穿着半袖衫七分裤人字拖和这个阴森的密林里的气氛很不搭不过沈乔可不在乎这些。

    沈乔闻着那些“侠客”们留下的气味慢慢的向着密林深处走去……

    果然,在慢悠悠的散步两个多小时后终于看到了那月光下闪着烛火的小木屋,农历五月十二月亮已经接近圆满了。

    伸缩一下锋利的指甲,猩红的眸子仿佛染血一样瞪着小木屋的门身体紧绷一步一步慢慢的向着木屋走去。

    砰砰砰!

    “请进。”声调粗犷而不失分寸年近花甲的童十四虽然身为魁梧的彪形大汉但是他可不是那些恨不得脑子里都长肌肉的家伙,不过就算实力突出他还算是联盟首脑里比较低调的那个。

    不过在见到来人那双猩红的眼睛的时候童十四还是不禁打了个寒战。

    “有何贵干?”童十四轻搭剑柄似乎能够随时出鞘语气里充满谨慎。

    “我要报名武林大会!”来人话一出口童十四就笑了不过不是笑沈乔而是笑自己的多疑,看这小子的身形容貌就知道他顶多刚成年因为实在是太嫩了。

    “孩子,你不是在开玩笑?”童十四眼角跳了跳不确信的问着眼前这个孩子。

    “大叔,难道我九死一生来到这里就为了给你开玩笑吗?”沈乔翻了翻白眼。

    “呵!是我失礼了。”童十四无奈的笑了笑,也是能够无伤的来到这里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不过现在这一代来参赛的还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给,这是武林大会期间要求的统一着装还有面具不过要是不喜欢穿就别穿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护腕必须带着。”童十四丢给沈乔一个布包解释道。

    “护腕上印着你的编号,在接下的日子里所有人都要抛弃自己的名字留下的就只有编号只有拿到冠军木牌的人才能将名字留在大会的千年石碑上,小子加油吧。”

    接过布包沈乔乐的都合不上嘴了“知道了。”

    “这是武林大会的说明守则还有你的房间钥匙,不过那些房间还没有建筑所以这两天你就自己找地方住吧。”一看沈乔这表情就知道这孩子十分期待这次的大会很久没见过这么孩子气的参赛选手了,个个都是板着个脸好像有人欠他钱似的想到这里童十四就笑了。

    听完这个大叔的话沈乔突然意识到一点问题当下脸上垂下几条黑线“大叔,你的意思就是说接下来直到房间盖好之前就必须风餐露宿了?”

    这时童十四笑的就更灿烂了嘴角都快裂到耳根去了“没错。小子很聪明嘛!其他的说明都在守则里我就不一一说明了,好了小子报名结束你可以出去了。”

    就这样沈乔被童十四推出了门外伴随着木门‘嘭’的一声关闭的声音沈乔才叹了口气苦笑道“这就是‘福祸相依’了吧”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沈乔把包袱被在肩上轻踏一步跃上树梢连续跳跃了几下就消失在了木屋监视范围之外。

    “不愧是能够无声无息摸到这里的高手,我们毕竟是老了啊。”童十四望着沈乔消失的方向淡淡的说着,“也不知道这孩子跟那对兄妹相比是谁更厉害。”

    那么沈乔在哪呢?

    月光下沈乔正惬意的坐靠在一株百年古树的枝杈上借着月光翻看着《武林大会行为守则》

    包袱已经打开里面一身武师劲装和一个狐狸面具,还有一对儿绣着数字的棕色护腕在月光下十分显眼。

    (零壹叁)

    这是沈乔护腕上的编号。

    “还不错,我很喜欢。”抚摸着护腕上的数字沈乔笑了在月光下这个笑容显得更加耀眼了。

    看了看天空中那轮快要圆满的月亮沈乔慢慢闭上了双眼。

    风吹的树叶哗哗的响,不知道这天晚上会有多少人无心睡眠呢?

    不过沈乔肯定不在其中,你瞧,他睡得多香啊。

    漫山遍野的血色,那陌生又熟悉的面孔上带着一抹抹化不开的惆怅。

    “拜托你们了”就像是按了快进按钮的电影一幕幕画面飞速的闪现最终定格在一句淡淡的嘱托还有那温柔的月光上。

    沈乔醒过来的时候入眼的第一个画面就是一张惊讶的冷俊面孔,而此时沈乔发现他现在正跨坐在这张面孔主人的腰上。

    “呀!哥,我什么也没看到你们继续。”空灵的声音传来好似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沈乔抬头望去只见一十五六岁的少女月白的罗裙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小心翼翼的的转过身并且迅速的跑开了,带起的衣裙有种说不出的飘逸。

    月光?沈乔的脑海里迅速的闪过这个词但很快就甩开了,因为他要是再不起来这误会可就大了。

    “啊呀,真是对不起没想到我在上面睡觉竟然摔下来了真是对不起。”沈乔起身后连连道歉。

    “没事。”吴铭抬头看了看树梢拍了拍掉到束发银丝冠上的虫子,这发冠可是费了不少劲才戴上的,不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竟然没有发现树上有人还是太弱了啊,吴铭本来冷峻的脸上又加上了一丝寒气。

    沈乔尴尬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这个少年一举一动都带着威慑,刀削一般的面庞冷峻的神色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就像一个天生的侠客再加上本来就穿着一身古代侠客的打扮让人有种这人生错了年代的感觉。

    这是什么?吴铭突然在头顶上的青玉簪子上摸到了一串项链项链上穿着一枚戒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在触摸到戒指的同时戒指上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沈乔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这让他怔了一怔,我的运气很不错啊。

    “那个是我……”沈乔还没说完吴铭就把项链递给了他“谢谢,我叫沈乔是来这参加比武的。”

    听了这话吴铭冷峻的脸上似乎解冻了一点,“我叫吴铭,也是来比武的。”

    “呵呵,相聚就是缘分不如交个朋友吧。”沈乔拍拍吴铭的肩膀笑着说不过因为身高的差距沈乔一直是仰视着吴铭的。

    吴铭脸色一青就在沈乔以为会拒绝的时候吴铭发话了,“可以,只要你不会后悔的话。”

    “后悔神马?”沈乔明显很高兴玩笑得对吴铭说,“后悔找了个比自己高了一头还多的朋友?哈哈哈!”

    “也许吧。”吴铭的冷峻似乎有解冻了一些。

    “刚才那个姑娘是你家妹子吧。”沈乔突然想到了那个月光般的女孩儿。

    “没错,”吴铭冷峻的脸竟然在这一刻完全解冻竟然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那是我的义妹也是我的老师。”

    “你妹子真了不起。”

    “羲月的确很厉害,我花了五年的时间才打败了她。”吴铭的眼中露出的憧憬的目光。

    “嘶!”沈乔倒吸了一口凉气,“巾帼不让须眉。”

    “嗯,经常有人这么称赞她。”吴铭很高兴很久没遇到像沈乔这样乐意跟他的话的人了,其他人总是因为他的身份都不敢跟他说话就算是敢说也会被那能结冰的脸色吓走。

    于是沈乔和吴铭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从前来比武的兴奋谈到了武林大会主持人会是哪家电视台的当红支柱,从魔源公司最新发明的远程操纵型机器人到“百变星君”周星星的最新电影和专辑……直到……

    “哥,你们在聊什么呢?我好久都没见到你跟别人聊得这么开心的样子了。”空灵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羲月她正从树林的阴影中慢慢走出身后还拖着一头野兽。

    吴铭眼神一瞟羲月就住了嘴不过眼神可不老实那种不服气还有委屈的情感在那双灵动的眸子里得到了充分的表现,这让吴铭不禁苦笑了一番要知道能让吴铭做出丰富的表情的人现在也就只有羲月一人而已不过以后可就难说了。

    不过跟羲月身上的柔弱气质不符的是羲月的身后还拖着一头“庞然大物”看起来分量绝对不轻的一头野兽并且这野兽身上十分整齐从表面上来看根本不知道是死是活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

    “总之,这就是接下来我们的食物了”羲月用脚踢了踢这个浑身是硬毛的食材看了一眼沈乔伸出了那双柔若无骨的手“我叫羲月,是跟着我哥来看热闹的。”

    “沈乔,来比武的”言简意赅沈乔看得出来这个灵动的少女似乎有点不待见他不过他可不能失了礼节,不过在握上那双小乔的玉手之后沈乔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然后不动声色的将手抽了回来。

    羲月似乎也发现了一些什么东西就连看沈乔的目光都带了几分诧异。

    “没想到这么快我就交到了两个朋友,我很高兴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今天的食物就由我来制作吧。”沈乔的喜悦之情都快写到他的脸上了,没想到本来概率这么低的事情竟然一块遇到两个,运气都要逆天了。

    沈乔真该买注彩票一定能中大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