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好心”的妹妹(4)

第4章 “好心”的妹妹(4)

徐骏安动作一顿,强忍着胯|下火辣辣的灼痛感,顶着额际豆大的汗珠,勉强扯出笑脸问道:“怎么了?”

    许元可没兴趣待在这里欣赏徐骏安的两条大毛腿。她之所以会待到现在,只不过担心走得太快,没能让徐骏安多“享受”一会烫伤的“快感”罢了。眼瞧着他也差不多就要忍到极限,准备不顾一切地脱裤子了,许元自然就准备走人了。

    “你等等,我先出去找一下药箱。”她说着,又面带担忧地看了徐骏安一眼,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徐骏安目送着她关上门,火急火燎地就把裤子扒拉下来,低头仔细端详起来。

    他的底裤被渗透的面积不是很大,但被烫到的地方却正好就是重点部位。眼下那地方已经微微有些红肿,被室内清凉的空气一刺激,灼热的痛感更加明显,直叫徐骏安疼的忍不住直哼哼。

    看着那被烫得泛红的部位,如今除了痛楚没有别的感觉,徐骏安不禁担忧起来,这要是被烫坏了,以后再也用不了怎么办?

    越想就越是心焦,徐骏安想着还是去医院看一看比较安心,但是目光一触及丢在地上的裤子,他就又是一阵头疼。

    裤子上那一大块污渍倒没什么,顶多就是有些尴尬罢了,可是一旦再穿上这两条湿答答的裤子,就算不穿底裤,这被烫伤的部位还是会被摩擦到。刚刚脱下来时那种疼,徐骏安一想到就忍不住要打个寒颤。

    还是再忍一会吧,刚刚陶萱萱不是说了要出去找药箱吗?等会她拿药箱回来了,再让她去给自己买条裤子吧。

    徐骏安暗暗思忖着,叉开双腿坐到椅子上,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这副光着屁股的模样不太雅观,又把西装外套小心翼翼地盖在下|身上,这才一门心思焦急地等着许元回来。

    他急,许元可不急。

    她走出徐骏安的办公室,却并没有如她所说的去找药箱,而是慢悠悠地来到了总经理秘书室的门前,抬手敲了敲门。

    办公室里,早先跑出来的陶莹莹此时正瞅着自己已经脱去上衣的胸口。原本雪白的肌肤现在一片红肿,不断地向大脑传递一阵阵灼烧般的痛楚。

    看着这一片烫伤的痕迹,那浇了咖啡的上衣眼看着也穿不得,陶莹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不知怎么的,就又想到刘邺的背叛,她心中越想就越是委屈,眼泪情不自禁就扑簌簌地滚落下来,一时之间竟哭得不能自己。

    突然听到敲门声,陶莹莹下意识就慌了一下,连忙手忙脚乱地拭去眼泪。才想要去开门,顿时又想到自己正裸着上身,又急急忙忙把那件脏了的上衣往身上套。忙乱之间又是碰到了她那烫伤的部位,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瞬间又掉了下来。

    许元见陶莹莹好一会没开门,又抬手敲了敲,正想开口叫她,门就突地被拉开了一条小缝。陶莹莹站在门后露出半个身子,双手攥着自己的衣领,两眼通红地站在门边,活像是只受了惊的小白兔。

    “姐姐。”见是许元,她用鼻音浓重的声音喊了句,把人让进室内来。

    “我刚刚看你捂着胸口,”许元一副关心妹妹的好姐姐模样,关切地问道,“是不是伤到了?”

    陶莹莹吸了吸红通通的鼻子,不假思索地扯开衣领,让许元可以看到她胸口的情况,一面还委屈地对许元说道:“好痛!姐姐,你来也不说一声,吓人家一跳。人家给姐夫泡的咖啡都倒在人家身上了,烫死我了。”

    听着她委屈中夹杂着几分连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埋怨,许元目中闪过一道冷芒,视线巡睃着她胸上的伤势,嘴里却状似不经意地问道:“说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好端端地,你们俩个都被一杯咖啡给烫到了?”

    陶莹莹一噎。她这时倒是想起来了,徐骏安可是她姐姐的未婚夫。想到许元进来前,她与徐骏安相处的情况,陶莹莹顿时哑口无言。

    总不能说姐姐你来的不是时候,我那时正被姐夫揽在怀中,听他在我耳边低语,说我手上拿的咖啡没有我的津液甜吧?

    她是迷糊单纯,可绝不是傻,这事要是让姐姐知道了,那姐姐得多伤心啊!

    “嗯?”

    见她久久没有说话,许元抬头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迎着她的目光,陶莹莹感到莫名心虚,下意识就别过眼不敢去看许元,口中呐呐地说道:“我、我端咖啡给姐夫,他刚过来接的时候,你就正好敲门了,我、我有点吓到,就、就不小心把咖啡给打翻了。”

    “你直接把咖啡放到他办公桌上不就行了,做什么还得端到他身边去?”

    许元问的漫不经心,却把陶莹莹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心想姐姐该不会发现点什么了吧?但看到许元脸上真诚不作伪地关切与心疼,她又觉得不可能。按照陶萱萱的性格,要是真发现她跟徐骏安的事,一定会又伤心又气恨,然后跟她断绝姐妹关系的!

    姐姐对她的好,她心里都知道,她不想让姐姐伤心难受。可是一想到徐骏安,她就又想起早先,徐骏安把她困在自己臂弯与墙壁中间,那个激烈炙热的深吻。直将她吻得两腿发软,就连回想起来,胸口也在热辣辣地疼着。

    只要他们小心点,不让姐姐知道,姐姐就不会伤心了吧?

    陶莹莹打定主意,就更不想让许元对他们被同一杯咖啡烫伤的事产生怀疑了。

    绞尽脑汁地想了好一会,她才想出个自己觉得很合理的解释,对许元说道:“那时候姐夫很忙啊!我怕咖啡放的太远了他够不到,才想着给他端过去的。”

    “下次你还是放桌子上吧,他够不到又不是不能站起来。省的再弄出一次这样的事来。”许元淡淡地说道。

    “嗯嗯!好的!”见许元没有怀疑,陶莹莹心底暗暗松了口气,提了老半天的心这才放下来,连连点头应诺。

    只是她这一放松,刚才因为紧张而被暂时忽略掉的痛感便再度蜂拥而上,登时又疼得她连连抽气,无助地瞅着许元,道:“姐姐,我的胸口好疼!”

    就这一会的功夫,陶莹莹被烫伤的地方,颜色又加深了几分,红彤彤的一片看起来分外触目惊心。

    许元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先去找一下药箱,看看有没有可以先处理一下的药。”

    “哦!”陶莹莹顺从地点了点头,目送着许元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一出陶莹莹的办公室,许元脸上的担忧急切之色一扫而空。她不疾不徐地去找人要了药箱,打开药箱一看,许元就乐了。

    药箱里面感冒药、止血药、消炎药等等一应俱全,唯独就是没有烫伤药。

    无奈,许元只能把这个不幸的事情告诉正心急如焚,等她等得望穿秋水的徐骏安和陶莹莹。

    “我看你们还是去医院吧!”许元叹道,“再拖下去我怕你们水泡都要出来了。”

    一听到会出水泡,陶莹莹吓得脸色一白,徐骏安更是直接脸都绿了。“走走走,我们还是快上医院看看吧。”

    他还真怕去的迟了,那东西就要废掉了。

    陶莹莹也连忙点头称是,两人当下顾不得衣服上的脏污,在公司职员惊异的目光中,跟在许元身后匆匆往医院赶。

    只是这两人烫到的部位实在太引人遐想,就连给他们做紧急治疗处理的医生见了,也是暗暗称奇。由于距离烫伤发生已有一小段时间,又没能及时得到处理,两人这水泡是长定了。

    徐骏安一听,也怕自己在家长水泡了不好处理,所幸在医院里有个高层,家里长辈与徐骏安的父亲交情甚笃,于是就托了这层关系,给自己和陶莹莹安排了住院。医院把两人安排在了同一间病房里,只一道帘子隔开,虽让这两人都不由得有些不自在,却都隐隐有一丝窃喜,不约而同地都没有提出异议。

    等一切安排妥当,两人都住进病房,徐骏安才一脸不好意思地对许元道:“这几天要麻烦你了。”

    许元微微一笑,道:“说什么傻话?你跟莹莹都是我在乎的人,现在你们都伤成这样,我照顾你们不是理所应当的吗?那么客气做什么!”

    徐骏安闻言心里十分舒坦。对于这个未婚妻,他内心还算得上是满意的。虽然为人保守,性格也温和得就跟一潭死水似的,但是无论是处事方面还是处世方面,都还是比较过得去的,倒也挺符合他选择妻子的标准。

    要说他还有什么不满的话,那估计就是陶萱萱的模样了。虽然清秀的长相叫人看着也挺舒服,但哪个男人会不希望自己的老婆是个大美人呢?

    想到这,徐骏安的视线便下意识移到旁边的陶莹莹身上。陶莹莹却也正含羞带怯地朝他望过来,两人视线顿时相互对上,望着彼此心中皆是一动,不约而同就想到了早上那个火辣而甜美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