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好心”的妹妹(5)

第5章 “好心”的妹妹(5)

可惜因为烫伤的关系,现在这份甜美再被想起,就远没有当初那般强烈。取而代之的是,一想到就忍不住打寒颤的剧烈痛感。

    感受着那部位即使上了药,也依旧没什么减缓的疼痛,两人都不由得对许元都有了些埋怨。

    要不是她过来时没有提早通知一声,他们也不会猝不及防就被热腾腾的咖啡烫个正着。

    这么想着,两人的脸上竟又不约而同地流露出几分掩饰不住的怨怼。

    许元把徐骏安和陶莹莹眼神间的你来我往互动尽收眼里,不由在心底轻嗤了一声。

    这两个人这么明目张胆地眉来眼去、眉目传情,真当别人是瞎子么?

    她不是,原主也不是。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在原主心中,是除了父母之外最重要的人,给了他们毫无保留的关怀与信赖,原主又怎么会没有发觉他们之间早已经变了质的关系?

    可就是这份信任,蒙蔽了原主的双眼。让她就算偶有察看到徐骏安与陶莹莹有些举动亲密超乎寻常,也没有产生怀疑,才会导致她最后那样的结局。

    许元不是灯下黑的原主,她会仔仔细细地看着他们,然后好好教一教这对狗男女怎么做人!

    心里这般想着,许元脸上却没有显露出丝毫情绪。她扬起一抹温柔的浅笑,说道:“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回去准备一下晚餐,等会弄好了就给你们送过来。”

    徐骏安点了点头,眼见着许元就要推门离开,突地又想到什么似的,把她叫住:“萱萱,你要过来之前先提前跟我说一下。”

    许元的眉梢一挑,疑惑地问道:“怎么?你都伤成这样还打算去哪吗?”

    “啊?”徐骏安被她问糊涂了,顿时就一脸茫然地望着她。

    “你不是想出去,担心我过来了找不到你吗?”许元纳闷道。

    “不是,我让你过来之前先通知一下,是……”说到一半,徐骏安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是什么?”许元问。

    静静地坐在另一张病床上的陶莹莹,也是下意识的盯着他,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一丝紧张。

    是什么?

    徐骏安沉默了一下。

    他本来是想说,别像下午一样突然就过来,直把他们吓了一跳,连咖啡都拿不稳,直接都浇到自己身上去了。

    可是他突然想起眼前这个可不是别人,而是他的正牌未婚妻,是那个懵懵懂懂、却能勾得他一颗心蠢蠢欲动的女人的亲姐姐!

    他要是一时嘴快真说出来,那天不塌了才怪。他虽然现在对陶莹莹挺有兴趣的,也很享受跟陶莹莹之间的明来暗往、暧昧勾缠,但他却没有跟陶萱萱分手的想法。

    陶萱萱是那种很适合做个贤妻良母的人,这样一个女人,娶了她,她就会把他照顾得很好,让他不用去为自己的生活琐事操心。

    “没什么,我只是……不好意思让你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而已。”憋了好久,徐骏安终于憋出了这么个叫他自己都觉得拙劣的理由来。

    怕许元就着这个话题纠缠下去,连忙又道:“已经很晚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路上小心点,注意着点安全。”

    许元莞尔一笑,道:“知道了,你们先休息一下,我会很快回来的。”

    “嗯。”

    松了口气的徐骏安与陶莹莹异口同声地应道,目送着许元离去。

    许元走出医院时,外面已是满天星斗。她先是不疾不徐地找了个看起来还不错的餐厅,好好犒劳了一下自己空虚的胃部,才又随意地打了两份简单的快餐,给徐骏安与陶莹莹带过去。

    在医院与那两人虚以委蛇了一番,当着给两人上药护士的面,把一副好姐姐与贤惠未婚妻的形象表演得淋漓尽致之后,许元这才打道回府。

    接下去的两天,许元每天都必定要去医院露下脸,刷下存在感。然后她便惊讶地发现,不过两天的时间,徐骏安与陶莹莹之间的感情进展,几乎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就连负责给他们换药的医生护士,甚至是徐骏安找的那个熟人,都隐隐察觉到了不对。以至于他们看许元的眼神,都多多少少带上了些许的同情与怜悯。

    这些许元都看在眼里,却佯装不知。眼见着这两个人没两天就可以出院了,许元心想,也是时候该给他们送上一份“出院礼物”了。

    这般想着,许元默默取出手机,翻找了一会通讯录,手指微动,拨通了一个号码。

    下午三点时分,在上次与江清尘见面的咖啡厅里,许元见到了如约而至的刘邺。

    刘邺的年纪跟陶萱萱差不了两岁。他中等身高,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长相眉清目秀,眉宇间却带着一抹深沉的郁色,似乎最近过得很不如意。

    想来也是,他出轨被陶莹莹抓奸在床,气得陶莹莹拖着个大肚子打小三,还到他公司闹腾,结果两人在推搡间,陶莹莹失足摔倒……

    孩子当时就没了,也因为这个事,刘邺在他公司处境变得不怎么好过。原本属于他的晋升机会,也因为这次的事情而失之交臂。

    不过一个能在妻子怀孕期间出轨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有这样的下场纯属咎由自取,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在许元打量刘邺的同时,刘邺也在暗暗观察着许元。他平时并没和这个妻姐有过什么交集,对陶萱萱唯一的印象,就是年纪轻轻,却总是穿着深色套装,那副穿着打扮看起来,就像个中年教导主任。

    看起来严肃,说起话来却又是温言细语的那种。不过工作能力真的是很强,钱赚得比他多,混得也比他要好。

    然而今天她虽也是一身职业装的打扮,却是简单的白色修身衬衫,再加上一条剪裁得体的黑色长裤,长发蓬松地盘在脑后,惟留几缕微卷的发丝调皮地垂在脸庞两侧,倒显得整个人简练优雅。

    其实穿着的改变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褪去那副严肃古板面容之后,他这位妻姐却意外地有了种莫名的压迫感。就像现在,她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地啜饮着咖啡,却意外地就给他一种坐立难安的压力。

    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问道:“姐,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找你有什么事,你应该心里有数。”许元淡淡地道,“莹莹要跟你离婚,你有什么打算。”

    “可以。我尊重她的决定。”刘邺答得飞快。

    说实话,他是真的爱过陶莹莹的,否则也不可能一知道陶莹莹怀孕,就马上向双方父母摊牌直接结婚。

    可是婚后只要他工作一忙,陶莹莹就会疑神疑鬼、作天作地,怎么安抚保证都没有效果,着实叫他感觉心累。

    出轨是他的不对,陶莹莹想要离婚他也没有异议。可因为陶莹莹去他公司闹腾的缘故,他在公司里总是被人指指点点。处境尴尬不说,就连他的上司也因为这个事,觉得他不堪大用。这段时间,他在公司的地位已经变得岌岌可危。

    眼见着这个公司是没法再待下去了,他对陶莹莹的感情已经被陶莹莹磨没了,更没有心思跟她继续过下去了。他现在只想着赶紧与陶莹莹离婚,彻底将这个事情完结掉,换个地方再重新开始。

    “既然你也想跟她离婚,那么就把离婚协议给签了吧,彼此好聚好散。”许元说着,抬手从包里取出两份拟好的协议文件,推到了刘邺的面前。

    刘邺拿过离婚协议书,仔细地看了起来。第一页纸还没看完,他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对许元道:“你们这太过分了吧??我是过错方,在财产分割上多补偿她一些是应该的。但是要让我净身出户,你们简直欺人太甚!”

    “你也说自己是过错方,也有心理准备要多给莹莹一些补偿,那为什么又计较这么多?”许元冷笑,语锋如刀,“你不但出轨,还害莹莹落了胎。六个多月的孩子,就这么没了,那个孩子你不心疼。可对她来说,却是身体跟精神上的双重打击。精神上的创伤,是你那几个钱就能弥补的了的?”

    刘邺的脸色在听完许元这番话后,黑得就跟个锅底似的。

    他按捺住暴跳而起的冲动,压低声音道:“姐,我跟莹莹结婚大半年,我怎么对她的,你们也都知道。钱是我在赚,家是我在养,连家务也基本都是我在做,连饭都是我做的。我不敢让她受半点的委屈,她只要在家好好地养胎,想买东西就买,每天让她自己开开心心的就行了。我可以拍胸脯说,除了这次的出轨,我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孩子没了我跟她都很难受,我也承认她受到的伤害比我更大,家里的积蓄和财产她得大部分我无话可说,但是让我净身出户,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