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 不要动

第0005章 不要动

“嗤....”我向前开了大约一公里见没有人追了之后便将车停在马路边一处宽敞的荒地里。然后双手抱着方向盘,开始猛喘粗气,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光着的膀子上面全是汗水,就连座椅都被浸湿了一大片。

    一旁的范莹莹也是吓得目瞪口呆的,长大的嘴巴和鼓着的眼睛,久久都没有合上。“妈呀。”忽然,回过神来的范莹莹大叫了一声,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以为这次死定了,呜呜,吓死我了。”这丫头哭着哭着就解开安全带扑进了我的怀里。

    不要说她了,我现在心还在怦怦的乱跳,刚才真的是太惊险了,车子原地三百六十度旋转一圈翻起来两个轮子贴着地面行驶的那十几米路,在跟那卡车贴着行驶的时候要是要司机因为惊慌稍微往左打一点方向盘,我们就连人带车一起掉下悬崖去了。

    现在回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呜呜,你这个乡下来的混蛋,车技怎么那么好?”哭完了的范莹莹,一边擦眼泪一边对我说:“吓死老娘了,你下次能不能提前招呼一下?”说完又扑进我怀里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伸手在我身上乱拍,一堆酥胸在我腿上蹭来蹭去的....

    “你还想有下次?”我擦了擦身上的冷汗,将空调调节器往上调了一下,对着我脸吹,稍微平静一下后对范莹莹说:“这一次我就已经吓得跟你一样半死了,要是真的再来一次的话我估计直接被吓死了。”今晚真的是太惊魂了,到现在都还在冒冷汗。

    “车子没什么油了,给,给你家人联系,让他们来接你。”我说着将电话递到趴在我大腿上的范莹莹的眼前道:“你还是快些回家去,估计很快又会有人追上来,这些人看样子不要你的命是不会罢休的。”想到今晚这些人这么不顾一切的追着我跟范莹莹不放,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一定要把范莹莹抓到,或者把她绑走。

    “嗯,我现在给他们打电话。”范莹莹推开我的手,然后掏出她自己的另一部苹果手机跟我说:“你的电话他们不知道,不会接的,要用我的手机打过去才有人接。”说完她便熟练的解锁接着按了一串数字拨了出去,看着她现在的样子我觉得有些可怜,范莹莹可怜,相比今晚被我作弄了的那甄建他更可怜。

    一个小三的私生子,童年一定很不开心,所以他长大以后喜欢装,一个人越缺什么就会越装什么,他装作自己很牛,其实一点儿都不牛,只是因为他现在有了一个当市长的爹,而这个爹指不定那天就垮了或者像他老妈那样被另一个小三踢了,这样的人很累,在外面风光无限回到家就得装个听话的孙子。

    这样的人活着可悲,我也可悲,打小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

    “车里有枪吗?”我忽然皱着眉,望着打完电话一脸兴奋的范莹莹问道。也不知道这个丫头给谁打了个电话,嘀咕了两句,接着脸上就乐开了花。“有,92式军用大口径手枪,就在你座位下面。”范莹莹一脸灿烂的答道。

    “你这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要不要我送你去精神病院观察几天?”我一边弯腰伸手去摸枪一边侧过脸望着范莹莹说。“你懂什么啊?”她冲我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娇嗔道:“我的一个哥哥跟姐姐从国外回来了,等下他们来接我。”看她那脸上一脸的憧憬,应该是好多年不见了。

    “咦,你要枪做什么?”忽然醒悟过来的范莹莹,盯着我一脸疑惑的问道:“那些人应该追不上来了,你拿着枪干嘛?”“下车,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我检查了一下手枪,确定弹夹里装的是真子弹之后对范莹莹说:“你不想死的话,立刻给我下车。”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很不详的感觉,一种死亡的气息真在向我靠近,越来越浓,每次有这样的感觉,准会出事。

    “走,去上面山坡上。”我下车之后走到副驾驶外面给她拉开车门,然后指着背后一山坡对她说:“上面安全。”说完我便转身朝那山坡上走去,这山上没有什么泥土,都是些岩石,到处都是荆棘丛,没走多远我的肩膀上就被蒿草等植物给割破了,勒出一条一条的血印,还有些发痒,火辣辣的痛,每走一步我尽量的将两边的灌木之类的给身后的范莹莹弄开,让她走得舒服一些。

    “好了,就这里。”

    爬到山披上,一处凹形地带,这里适合藏身,因为是在两块巨石的中央,四周还有许多小松树和长长的蒿草,躲在这里没人能看见。

    “你相信我吗?”我问。

    “相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相信你,所以我才听你的跟着你上来。”范莹莹答道。

    “那好,你看那天边是什么?”我指着黑乎乎的天上的那一轮明月说。

    “月亮....”

    “啪。”

    在她抬起头背对着我去看那一轮皎洁的月亮之后,我伸出手从后面打晕了她,然后将她腰间的我的那件衬衫给解了下来,铺在草地上,轻轻的把她放上去之后我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包雄黄,在她身体的周围撒上,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毒蛇和野兽接近伤害她。

    做好这一切,我蹲在她的面前仔细的端详着月光下她那张美丽的脸,这个丫头晕过去之后嘴角还挂着笑,那对浅浅的酒窝很好看,也很迷人,我将目光移到了她胸前那山峰上正泛着白色光泽的玉佩上,最终我还是没有忍住,伸手去轻轻的将那玉佩给拿了起来,然后将我昨晚洗澡时取下来放在口袋里的半枚玉佩给掏了出来。

    严丝合缝,我将两块玉佩放到一起,它便合了起来....

    “车在这里,那丫头肯定没有跑远,她身边还有个光着膀子的年轻人,大家注意找,找到了就先把那光膀子的年轻人给干掉,范莹莹要给我留着。”不一会儿功夫,几辆别克八座商务车便来到了我停车的地方,上面下来十几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其中一个我认识,他就是开宝马的那一名司机,我在后视镜里看见了他的样貌。

    这个人印象很深刻,因为他脸上都是戾气,是那种看起来比较凶悍的人,所以很好记,我趴在草丛里看了看,我忍着蚊虫叮咬和背上植物割伤那火辣辣的痛,蹲在哪里确定车上所有人都下来之后我才开始向山坡下移动。

    总共十六个人,我有点儿犯难了,范莹莹的手枪只有十二发子弹。“老大,地面上有鞋印,他们肯定爬上山去了。”一名大汉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之后冲站在马路中央四处巡视的一名穿着红色格子唐装的男子说。“你他妈的还愣着干什么?赶快上去追啊!”唐装男子一听那汉子话立刻瞪了他一眼咆哮了一声。

    “砰。”

    见他们要冲上来,我也来不及想子弹够不够了,我猛的从草丛中跃出,然后朝跑在对前面的一名男子开了一枪‘噗嗤’一声,子弹就从他眉心贯穿而过,观察好地形的我在地上打了个滚,翻到了一块岩石的背后,接着举起枪‘砰..砰..’连开了三枪。‘噗嗤。’‘噗通’三名被我击中心脏和脑袋的大汉顺着山坡滚到了马路上。

    ‘砰砰...噗噗...铛铛...’剩下的12个人连同那唐装男子在内,纷纷举起手枪朝我开枪。‘呼’的一声,几颗子弹从我耳边呼啸而过,接着被我身后的岩石给挡住掉到了地上,我面前的一块半人高的玄武岩被他们的子弹打得‘铛铛’直响火花直冒。

    “妈的,兄弟们小心一些,那小子是个硬茬子。”唐装男看了看他脚下那些眉心中弹的大汉之后跺了一下脚气急败坏的骂道:“妈的,非要剥了他不可。”‘砰’我看准时机对着那唐装大汉的腿开了一枪‘噗嗤’一声他就跪倒了地上。‘妈呀,我的腿,我的腿。’瞬间疼得他满头大汉,在地上嚎啕大叫。

    “砰....”我趁他的手下回头去看他伤势的一刹那,从石头后面一跃而出,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朝他们开枪,然后翻滚到第一名被我打死之后倒在山坡上被树枝挡住身体的汉子面前,快速的夺过他手中的枪之后钻进了一旁草丛之中,接着在翻到一块巨石的缝隙背后,两轮交锋下来,他们的人还剩下五个,我的手枪里还有最后一颗子弹。

    “呼...”翻到石头背后的我,背靠着是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怦怦直跳,擦了擦眼角的汗水之后我退出从那死人手里抢过来的手枪弹夹,看了看里面还有满满的一弹夹子弹之后我将弹夹换了过来,放进了范莹莹的手枪里。

    “老大,快,躲到车背后去,这小子太邪门儿了。”剩下的几个人纷纷退到了马路上,将唐男装扶起躲到了横在马路中央的别克商务车背后,我屏住呼吸,探出头借着月光看了看四周,然后起身弯腰,顺着树林子往山坡下摸去。

    我慢慢的移到了马路边的一棵松树面前,侧着身,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躲在车背后的五个人,一个人握着枪在车头的位置目不转睛的盯着山坡上我刚才蹲的位置,两名大汉守在那唐装男子的身旁,还有一名男子握着枪蹲在车尾轮胎的位置,探出半个头一脸警觉的注视着四周的一举一动。

    马路两边停了四辆车,三辆别克,还有就是停在一旁空地上的范莹莹那部保时捷了,我趁他们不注意,摸到了第二辆别克车尾部。‘砰...砰..’我猛地一下从车后闪出来,一边朝那唐装男子走进一边开枪,先将车头的那汉子给击毙,接着把车尾的那家伙干掉之后再迅速的将地上护着唐装男的两人给干掉。‘砰...’“你最好别动,否则我立刻打爆你的头。”在那男子伸出手准备捡起他面前的枪时我对着他的手臂开了一枪。

    “别动!”

    忽然十几名抱着微冲的汉子和一名拿着一把武士刀的女人出现在我的面前。顿时十几把枪对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