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高考

第四章 高考

“邹凯,一中11考场,4号”

    “阳新利,二中5号考场,23号”

    …

    “刘海,本校,8考场,1号”

    考场一路念下来,果然和前世一样,于子年和郭海螺,以及陈利军在本校的一个考场,只是一个2号,一个8号,一个25号,相距甚远。

    但一样的轨迹,预示着高考卷子也会一尘不变,这让于子年松了口气。

    看着教室里面交头接耳的同学们,在核对有哪些人和自己一个考场而热闹非凡,于子年感叹,这个场景又要去一不复返了,虽然重生过来,已经叫不出其中一部分人的名字,但是多看了眼,过了这段日子,大家都要各奔东西,也许一辈子难以聚首。

    “哎,有点悲伤春秋了。”于子年正感叹自己重生过来有些过于悲观,而此时外面已经闹成一片。

    …

    “啊!啊…”

    听到外面的喊叫声,于子年探出了头,只见每个教学楼都是一片雪白飞扬。

    纷飞着,散乱着,书页一片片扬起,飘着,然后在成百上千的撕喊声中缓缓落地。

    撕碎的书页,它们承载了十几年的压抑,未来的希望,以及绝不回头的坚定。

    突然,教室里也凑起了同样的乐章,

    于子年也掂起了一摞,看着兴奋的人群,也激昂了一回,绝不参加第四次高考,心里想着。

    晚餐,是几个人一起吃的特别餐,主要是余可与郭海螺的家里特制餐,于子年和袁大头两个外来户蹭的不亦乐乎。

    ……

    6日上午,于子年又重点照顾了下语文复习资料,还一个人偷偷温习了独门秘方。

    下午的数学实在看不下去了,又跑到了食堂与寝室的交叉口小假山等那个身影,这次是碰运气,反正这么做,感觉心里平静很多。

    半个小时左右,老天开眼了,一个高挑书卷气息的身影果然出现,对方看到于子年,眼神惊讶了下,虽然藏的很好,但是没躲过于子年这老男人的捕捉。

    “考试顺利!”

    擦肩而过时,于子年,忍不住轻轻说了句。

    苏允一停了下身影,一秒后,继续而去。

    留下准备微笑面对她的于子年一个背影,让他暗自苦笑。

    自古离愁,红豆相思,真应了路漫漫其修远兮。

    ……

    但不管怎样,见到了真人,就犹如一剂镇定剂,下午的数学复习的很顺畅。

    晚间,挂了个电话给母亲姐姐,然后就是和大家一起漫不经心的聊天,同时等待明日的到来,

    看得出来,大家都有一定的情绪,就连跳脱的余可,此时都安静下来,看来十几年的功夫,要一朝定江山,不在乎是不可能的。

    而复读生陈利军甚至有些焦虑,不时又看书来。

    ……

    7日,考生的生死日,还是准时到来。

    并没有因为逃避放慢脚步,也不因期待而加速流去。不急不慢,捉摸着人的心境。

    提前20分钟进考场,于子年三人也移步安检门禁。

    “加油!”

    郭海螺信心满满的笑着鼓励,陈利军有点谨慎,

    而于子年此时不知道为什么,进入考场后,之前的一丝忐忑都消失殆尽,出奇的平静。

    考前五分钟,一个监考老师上面宣讲考场纪律,另一个老师开始核对考生准考证信息以及身份证。

    当开卷哨吹响的时候,试卷在压抑的期待中逐一发放。

    拿到试卷的第一时间,于子年做了下深呼吸,然后开始浏览题目。

    读音,错别字,词语…,选择题一路看下来,第一眼有把握的就占百份之七八十,

    而后面的诗词填写只有一个没记住,文言文完全对号。后面的大小作文还是和记忆中的一尘不变。

    只有阅读这个大分项,需要临场发挥。

    开考铃敲响后,于子年放松的笑了笑,对不知道何时站在身边的监考老师不以为意。

    一路过关斩将,轻松作答,选择题不会的就看第一眼缘,除非后面有机会瞟到其他人的,否则不改。

    文言文,诗词与作文完全就是按照考前的准备背诵默写。

    至于阅读,就靠套用一些准备的万金油词汇和句子,至于得分多少看天意,以及阅卷老师的心情。

    答完卷,看看时间,差不多一百分钟,然后伸个懒腰,顺便看看周围情况。

    左边的青春痘男生,还穿着另一所省重点高中的校服,竟然也做完了,准备用铅笔涂答案,还面带自信的微笑。

    嗯,就你了。找到目标,于子年右手支撑面颊,左手转着笔花,眼角的余光在左边男生和监考老师中穿梭。

    第七题没把握,他填了,答案c,和我一样,于子年心里想着。

    而另外两个也有注意,其中一个不一样,不过于子年不急动笔,坐正身姿,装作从头认真检查,免得老师怀疑。

    当碰到不一样的时候,仔细看了看,还别说,于子年感觉两个都对,沉吟一分钟,还是改吧。

    此刻,语文功德圆满,反正分数不会变了,再次核对准考信息,发现没错。

    有闲情看了看郭海螺,闷头在写。陈利军这姑娘脸都憋红了,但感觉也不错的样子。

    轻松的熬到交卷时间。

    …

    “走,吃饭去。”

    郭海螺一脸笑意,招呼于子年和陈利军。

    从三楼下到操场,迎面碰到了王业江,一个从高一就主动爱和于子年攀比成绩的男生,也是郭海螺的最大潜在情敌。

    “于子年,那个作文题目你没有掉入陷阱吧。”,

    一见面,这货就下套,真是熟悉的剧情,前世第一次高考也是这个场景。

    结果就是于子年作文没发挥好,以致后面数学都心态不对,一心想拿下后面答题,来弥补作文的失误。

    “王业江,你是什么意思,老师没跟你说不要谈考试么!”,郭海螺沉着脸质问,因为他发现于子年表情平静的吓人。

    “我不就问问,反正都考了,哈哈,不要急呀。”,这货耸耸肩,开心的离去。

    “老鱼,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好像也掉入陷阱了。”

    看到于子年眼睛深邃的看着王业江离去的背影,郭海螺拍拍他肩。

    “没事吧?”,旁边的陈利军一直很安静,此时也担心看着于子年,从考场带出来的驼红还残留着,别有一番味道。

    “没事,吃饭去吧”,于子年把两人的担心看在眼里,又看了眼那个背影,带头走向食堂。

    ……

    下午数学

    发现试卷和记忆中的一样后,选择填空除了一个需要演算,其他的稍微推算就填写答案。

    后面的大题完全按照剧本,第一,二和最后两个先做,没有任何疑难杂症。

    中间几个,反正时间充足,慢慢用公示套用。秉着每分步得分的想法,不急不燥,虽然有两个没得出最后答案,但尽力了,希望扣分不会太多。

    ……

    第二天的英语,发挥不错,目前感觉最好的,除了语法和完型填空有几个摇摆不定,其他感觉在预料中。

    期间本想看看周围情况,伺机而动。没想到和前面情况掉过来了,看来男生英语普遍差一角,自己由猎人变成了猎物。

    此种情况,于子年哭笑不得,但也没大方到随便给看,不过也没完全封死。

    …

    最后一科,文综

    历史选择题,于子年自信满分,政治有两个没感觉,地理四个没把握,还好后面找到机会核对答案,旁边的人也在报英语之恩。

    后面大题目有把握的就三个,其他的都没一个有把握得分多少的。

    到最后,于子年感觉,文综分不会太低,至少220分打底,但是也高不过260分,

    真是天意,前世长项变弱项,实在是地理和政治短时间突击,得分不难,高分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