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绝妙圣地

第1章 绝妙圣地

绿树阴浓,大桃村瓦台倒影,阵阵蛙鸣入了池塘。

    昨个下了一场大雨,太阳公公罢工了一天,今天可劲撒着欢炙烤着这座小山村。

    大桃村建筑队这几天正在给村主任家盖二层小洋楼,十八岁的陆小北是村建筑队的一员。

    陆小北长得很清秀,不过家里条件不好营养没供上,脸色有点蜡黄,身材很瘦削。

    陆小北顶着大日头在那干活,在墙根阴凉地脚歇脚的刘老汉忍不住劝道:“小北过来歇会,不用这么拼命!王扒皮喝酒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王扒皮是工友们给工头王大龙起的外号,嫌弃这犊子抠门还经常无故克扣工资。

    陆小北笑了笑,洁白的牙齿霎时好看,他冲好心的刘老汉摆摆手说道:“不歇了刘叔,多挣点钱给俺爹还债!”

    陆小北推着小推车去了不远处的砖堆开始捡砖,那边阴凉地脚的刘老汉等人开始议论上了。

    “哎,小北这孩子真可怜,老爹见义勇为本该拿上一笔奖励,反被那天杀的局长诬告故意伤人把人打了还给送进了局子,这世道你说上哪说理去?”刘老汉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谁说不是呢?这年头当官的偏袒有钱有势的,咱就是个农民,谁会向着咱说话?小北这孩子命苦呀!为了捞出来他爹外加给他老爹治腿,这一下子就是五十万的巨债,这得猴年马月才能还得上呀,可是要了血命了!”

    “好人没好报,老陆一家子真是命苦呀!”

    工友们议论的正是陆小北父亲两个月前出的那档子事。

    大桃村屁大点地方,家长里短的琐事总喜欢拣出来叨叨一番,陆小北对此已经渐渐习惯见怪不怪了!

    但是陆小北人穷气不短,他坚信只要不死就能翻身,人活着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过了半晌,工头王大龙一脸酒意的哼着小曲回来了。

    他戴着顶遮阳帽,挺着个大肚子,中午喝了半斤白酒,脸色潮红的他借着酒劲冲阴凉处歇息的工人喊道:“赶紧给我干活去!”

    刘老汉等人一看工头回来了,赶紧爬起来麻溜干活去了。

    “刚才喝酒的时候村主任可说了,这小楼下个月底就得完工,要是误了工期,村主任急眼了不给老子钱,我上哪弄钱给你们开工资去?一个个就知道偷懒!”工头王大龙骂咧咧的坐到了阴凉处抽着烟当监工了。

    这家伙喝了不少酒,困意袭来撇头躺在凉席上眯上了眼睛。

    陆小北捡了一车砖用小推车运到了墙头下,手里却多了一个画轴,这是他刚才从那堆砖块里捡到的。

    不远处那堆砖头是拆屋的时候留下来的,工头为了节省材料就让陆小北捡一些能用的来垒墙。

    陆小北刚才趁工头王大龙骂人的时候打开了画轴看了一眼,这就是很普通的一副山水画,有山有水有草地,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了。

    陆小北觉得这画轴应该是村主任家拆屋的时候丢下的东西。

    “小北,来十块整砖!”刘老汉站在支架子上喊道。

    “好嘞刘叔,接着!”陆小北把画轴往小推车上一丢,开始给刘老汉扔砖。

    忽然一股邪风没理由的吹来,头顶的木头支架子哗啦啦的带着响声被这股邪风从支起来的钢管上猛地吹了下来。

    陆小北刚捡起来一块砖刚准备扔给刘老汉,猛地一抬头长条形的支架子哗啦啦就砸了下来。

    速度之快让陆小北根本来不及抽身,咣当就被砸了个结实。

    刘老汉啊呀一嗓子:“哎呀我的妈呀,快来人呀,小北被砸到了……”

    工友们听到呼喊声,赶紧从墙头上跳下来七手八脚的开始掀支架子扒拉砖块。

    陆小北倒在了支架子下,脑袋被砸了个血口子,小推车也倒在了他身上,砖块全都堆在了身上。

    工头王大龙刚睡着,冷不丁就听见了刘老汉那一嗓子,一个激灵坐起来的他赶紧跑了过去。

    “能不能给老子省点心?眼睛留着吃饭用的吗?赶紧送村卫生所去,真尼玛晦气!”工地上见血不是好兆头,王大龙一肚子气赶紧指挥着工人开始扒拉砖块抢救陆小北。

    只是众人不知道,陆小北被砸倒在地的那一刻,身上流出的血水侵染了那个捡来的画轴,染红的画轴却离奇的自动打开放出了一道白光,这道白光像是在寻找主人一样,径直钻入了陆小北的脑子里。

    陆小北的脑袋被砸出了一个血口子,可是说来也怪,当画轴的这道白光钻到陆小北脑子里以后,脑袋上的血口子居然自动愈合了。

    潜意识里陆小北就觉得昏沉的脑袋猛地被一抹清凉的感觉袭来,转而他就看到了一副奇异的画面。

    陆小北站在了一处奇妙的地方,脚下是一片铺满青草的绿地,绿地中间划开了一条小河,河水是从一处椭圆形的池子里流出来的,不远处有一座耸立在云端的山峰,白色的雾气环绕在山间……

    有山有水,绿意盎然,好一处绝妙圣地!

    “有人吗?”陆小北喊了几声。

    声音很空旷,传到山里还有回声,可是却没有人出来回应陆小北。

    “我-草,难道穿越了?”陆小北看过一些穿越小说,觉得自己可能穿越到某个朝代了。

    可是转念一想,陆小北觉得不对劲,他猛地一拍脑门:“我去,这不是刚才那个画轴里面的地方吗?”

    眼前的绝妙圣地就是陆小北捡到的那幅山水画所绘制的画面,这里跟画里的景象一模一样,只是面积上放大了数倍而已。

    这是什么鬼地方?

    我怎么来的这个地方?

    陆小北一头雾水,拖着浑身是伤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沿着草地中间的河岸向那个椭圆形的池子走了过去。

    入眼的池子不大,也就跟村舍院落里的自来水水池子面积差不多,里面的水清澈见底,让人忍不住就想喝上几口。

    浑身是伤的陆小北瞬间就被这池里的水引得口干舌燥,没理由的埋头就喝了起来。

    入口的清凉让陆小北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入口的甘甜如蜂蜜般甜蜜,陆小北喝的肚子溜圆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真是美死了,这水可真甜!”陆小北抹了把嘴忍不住感叹道。

    可是下一秒,陆小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上的伤口,吓得他猛地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