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男科不可怕,拒绝妖魔化

第004章男科不可怕,拒绝妖魔化

还恶心到吐了?

    他很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哪个部门的。

    “不是不满意你的解释,而是……”开奖趴在垃圾桶上,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后半句话就继续呕吐了起来。

    连梦露听到呕吐声,奇怪地走到门口,她虽然觉得白全书说的内容尺度有点儿大,不太适合她们这些女性听,可他们的反应也没有这么激烈啊。

    吴瑞雪跟着走到门口,嗅到酸臭的味道,她嫌弃地捂住鼻子:“他为什么不去洗手间?”

    白全书抱臂:“我等你解释。”

    好不容易才吐完的开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有洁癖,可我刚过去那些人就……”

    提到这里,他不禁悲从中来。

    连梦露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非常不和谐的场景,能让有洁癖的男孩子这么伤心,难不成是医院的那些医生都是披着狼皮的禽兽?

    连男护士都不放过?

    哦不!

    连梦露有些慌张。

    吴瑞雪不着痕迹地躲到连梦露的身后,她长的漂亮,一定要多小心才是。

    “他们居然让患者脱裤子……”开奖伤心地陈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两个女人的眼神有多怪异。

    白全书默默地走到一边,这次招来的两个新人,似乎都很喜欢脑补。

    开奖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手:“我有洁癖,他们居然让我第一个上手检查!你说他们残忍不残忍?”

    他说着的同时伤心地捶墙。

    检查的是别的地方,他也就忍了,他毕竟是个要成为有名的医生的男人,可是他们居然不给他一点儿心里准备,就让一个看到脏东西就恶心的几天吃不下饭的人去检查别人的菊花!

    开奖想到这两个字,胃里一阵翻涌,接着又趴在垃圾桶旁边吐了起来。

    “这……”都能吐?

    吴瑞雪默默后退两步表示不认识开奖。

    连梦露茫然地问:“咱们这些做医生的,看那些东西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在学校里面学习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有更脏更重口的内容……

    按理说,只要是在学校里面上过课的人,都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反应啊。

    白全书捏着鼻子,一字一顿地解释:“他说过,他有洁癖。”

    吴瑞雪连梦露不约而同地:“切”了一声。

    在学校里面,实践课的时候解剖的肢体跟活人比起来,细菌可多了去了……

    白全书踢踢开奖面前的垃圾桶问:“你有洁癖,为什么还学医?”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开奖终于吐够了,他打开随身携带的湿巾,擦擦嘴:“因为我以前一直以为医院是最干净的地方。”

    报了医科大学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医院干净都是有原因的,可悲催的是,等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错过了转科的机会。

    开奖每每想到这个,都后悔的不能自已。

    “据说洁癖男无法忍受自己的身上有一丁点的脏污。”吴瑞雪之前听说过患有洁癖的人的样子,但却没有想过身边居然也有洁癖男。

    嘿嘿。

    以后恶作剧就简单多了。

    “虽然现在告诉你,会让你深受打击,不过我还是觉得通知你比较好。”连梦露很想知道,开奖的洁癖是不是真的像书里面形容的那么夸张,她顿了一下说:“你刚才吐到自己的衣服上了。”

    开奖如遭雷击般低头,看到那一点点的黄色污渍,顿时感觉自己好像承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他嘴里念叨着:“不行我要去洗澡,我要去换衣服,我这次洗澡一定要用完一整块儿香皂!”

    说着这些,他双眼空洞地向前走着,没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冲到了大楼的外面。

    连梦露了然地点点头,原来书上对于洁癖的描写都是真的,并没有夸张啊。

    只不过……

    连梦露脑海里面突然钻进去两个字:肥皂。

    咳咳,这种梗都是好几年前流行的了,不知道说出来她们会不会嘲讽她跟不上潮流。

    连梦露虽然很纠结,不过还是犹豫着说了出来:“第一次用就要用掉一整块儿肥皂,他就不怕今天晚上过来的时候,就轮到别的医生检查她的菊花了吗?”

    “作为一名女生,我希望你能够矜持一点,不要张口菊花,闭口生殖器的!”吴瑞雪用细嫩的手指轻轻地拍着自己光滑细嫩的脸蛋,高高在上地说:“那不是一个淑女该说的话。”

    咦?

    长的像吴瑞雪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还讲究说话?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男生喜欢她呢。

    连梦露沉思了一下后,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到现在还找不到男朋友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她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找不到男朋友是因为自己不够漂亮,不喜欢打扮,听了吴瑞雪的话之后她发现很有可能不是这样。

    吴瑞雪无语了,她明明是在显摆啊,可是连梦露那一脸受教的样子算怎么回事儿?

    白全书转身停在面对着两人。

    两名女人发现前面有一巨大障碍物,不自觉地昂头。

    白全书没有表情的脸毫不留情地在两人的眼前放大:“这里是医院,你们站的地方是男科,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用你们平时生活时的思想,来玷污这一崇高的职业。”

    在男科不让说生殖器?

    那男科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白全书就是看她们用嫌弃的口吻叙述着男科的专业名词的样子不顺眼,虽然他也明白那两个人说的意思是不让说脏话,但是这里是男科,在男科提到生殖器之类的都不是在骂人,而是陈述。

    说到底,那些平时被理解为骂人的话,在男科里都是在普通不过的专业名词而已。

    而男科也像别的科一样,都是医院里的一个在普通不过的科室。

    只不过因为这里看的全都是男性疾病,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觉得男性疾病是隐秘,非常的难以启齿而已,所以刚毕业的实习生们都把这个科室给妖魔化了。

    可是男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不。

    没有!

    在医院里,不管是男科妇科精神科还是别的科存在的意义都是给患者治病,没有道理因为毛病被分到了男科就觉得羞耻。

    白全书觉得自己有意义为她们科普这一点。

    吴瑞雪立马保持沉默,不用平时生活的思想思考这个科室的话,那这个科室肯定会被妖魔化的更厉害好吗?

    他怎么就不明白这一点?

    “白组长,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连梦露慢悠悠地举起自己的手。

    虽然她也知道这个问题问出来很有可能让白全书成为自己的敌人,但不问的话她会一直都很好奇的。

    白全书瞥了连梦露一眼,心想难道是他刚才说的内容太不符合他的形象,所以遭到质疑了?

    不,应该不会是这样。

    连梦露专业素质还过的去,应该说是他们这一批学生拔尖的,但在生活之中却比较迟钝,这一点白全书早就调查过,所以他觉得连梦露问的应该不是这一个问题。

    既然不是这个问题,那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白全书淡淡地开口说:“你问。”

    不管对方提出的是什么问题,他都要用最不在乎的语气回答,毕竟他是她们的组长,他必须要让这些人认识到,他就是这个科室百科全书一般的存在。

    上到男科疑难杂症,下到医院每一个人的八卦,他都知道。

    当然,知道八卦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

    因为这仅仅代表了个人收集信息能力出色而已。

    “我想知道你到男科实习的时候跟我们的情况一样吗?”连梦露边问边注意着白全书的表情。白全书毕竟是男人,南申上来就要看男人脱裤子应该很不能适应吧?

    他刚到男科的时候?

    白全书摸摸自己的下巴,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他应该也不愿意进入男科,并且还想了各种的方法整当时的组长,现在的主任……

    咳咳。

    好汉不提当年勇。

    白全书面不改色地撒谎:“不一样,我当时是自愿进入男科的。”

    吴瑞雪对此保持怀疑态度。

    她觉得能够自愿进入男科的男人思想肯定有问题……

    “怪不得南申刚才说要离你远点儿……”连梦露忽然懂了什么。

    原来南申不只是开玩笑而已啊。

    白全书眼神变冷了几分,这两个小家伙,上来就当着他的面挑他的词儿,胆子都挺肥啊!

    只不过她们问的直接,他也打算用虚构出来的态度,让她们认识到众多科室存在都是平等的,没有必要因为大家的谣言就带有色眼镜打量这个科室;“我只是觉得不管在哪个科室都一样而已。”

    两人显然不信:“哦~”

    白全书也懒得在解释,他有预感,这种情况即便解释,也只会越抹越黑而已:“走吧,我先带你们参观其他科室。”

    刚才带他们到这里来之后就没有往前走了,其实前面还有几个非常重要的小科室。

    连梦露了然地笑笑,这话题转移的也太露骨了。

    吴瑞雪看到连梦露还是很不顺眼,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胆子在当着白全书的面攻击连梦露了。

    医院的房间大部分都长一个样。

    如果不是门口挂着牌子,就连在这里工作多年的老员工也未必能够准确地找到要去的地方。

    白全书推开其中一个房间的门:“这里是前列腺……”

    话音没落,房门已经被打开。

    连梦露好奇地探出头打量着里面,她一直反对进入男科,但是如今都没有机会离开了,她自然要在最短的时间适应。

    吴瑞雪低低地吐槽着连梦露的行为,身体也跟着凑了过去。

    房间里面的众人正打算检查,现在已经到了脱裤子缓解,他们本来以为这次检查跟以前相同,想都没想地就解开腰带,裤子齐刷刷地落了下去。